國畫留白, 通常也留下了無遠弗屆的想像.
有時僅僅方寸之間, 卻是寬廣的雲深不知處.
所有的意在言外, 涵納於一片小小的無色彩.
不會真有人想再去贅上花鳥人物, 亭台樓閣吧.

既然如此, 我自問, 為什麼對於一個故事的結尾 --
來不及說的或不想說的, 要執著地問: 後來怎麼樣?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