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一集影集後的聯想。
 
 
結案高手 (The Closer) 裡有一集,一個伊朗裔女士的先生及保鏢在陪她看完醫生後遇襲身亡。因為那位死者族裔的關係,一開始大家都往恐怖組織之類的方向設想嫌犯。在故事推展過程中,揭露了一些伊朗的風俗與民情與我們的經驗大相逕庭的事。比如說,一位伊朗裔女士帶女兒看病,卻需先生陪伴,因為女人不能與家人以外的男人交談;她的先生死後,明明兒子還小,但卻變成一家之主,甚至連做母親的都得聽他的;劇中的伊朗女士,從頭到尾黑衣黑頭巾的打扮……
 
 
說真的,我實在不了解搬到一個地方(還是一般咸認自由民主的所在),守著一些(在我看來)很不公平的文化習俗,這樣的有所堅持到底是為了那樁?
 
 
幾年前去德國,Rainer開車載著我們從柏林往南德出發,沿路玩了幾個城市。記得是在法蘭克福 (Frankfurt am Main) 附近投宿了一夜。旅館雖老舊,價格對背包族卻有些高,於是碰見的幾乎都是像我們這樣家族旅行的住客。有許多是我分不清那個國家來的人,女士們一律深色衣裙、黑色頭巾,包的是密不透風,只賸眼睛。如果不是因為旅舍的歐式建築,真要懷疑自己是不是玩到某個中東地區去了。鄰近旅館的街上也看到幾位同樣打扮的人,奇怪的是,在觀光景點倒是沒怎麼注意到。不會是「土傭」吧?(此地對外傭的稱呼,不是泰國籍稱泰傭、菲律賓籍稱菲傭嗎?那在德國的土耳其籍家傭,就簡稱土傭吧!)
 
 
記得聽過一個說法,其實中東國家有許多女生上了離開自己國家的飛機後,就會立即把面紗給摘了。所以我一直不解在異地還穿著傳統服飾的人,是因為有宗教或特別的信仰的關係嗎?


(長官的頭巾絕對不是這樣 -- 他也絕對沒有 Tom Ford 那麼帥.)
 
在前一個公司服務時,總公司的一位長官是印度裔的男士。除了他那一口老讓我猜到快抓狂的英文,對他的印象就是他一身筆挺西裝及頭上搭配領帶顏色更換的兩頂頭巾了。忘了這位長官是否是錫克教徒(應該是吧,據說印度男人只有錫克教徒才戴頭巾的。)只記得每次看到他就開始猜那頭巾是每天早上纏呢?還是早就固定成像一頂帽子般只要戴上就好?
 
 

(長官頭上的比較像是這樣的頭巾, 但是沒有亮晶晶的飾物)
 

而且,實際一點來看,天氣很熱時,我實在無法不想到和衛生有關的問題耶。(大概昨天在公車上被「薰」壞了,什麼事情都會聯想到這裡來。)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Jessica
  • 天氣的確是太熱了
    叫你什麼都想起來了
    哈哈哈
  • 真的是...太熱啦! hahahaha

    今天午後有大雷雨,天色全黑了,
    還好在下班前雨停,萬幸萬幸.

    voyagefeb 於 2008/07/11 20:51 回覆

  • Sarah
  • 中和一下吧!

    你熱到胡思亂想,我冷到根本就不想動!

    家庭對宗教信仰的態度絕對影響到孩子,
    即使他們到了一個新的國度,有些人還是不願改變.
    我在STT曾見過一個錫克教徒家庭,本來還子們頭上都綁個小髮髻,但某天上學時,突然發現孩子的頭巾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頭俐落的短髮,或許這個家庭選擇了另一種和紐西蘭社會相處的模式.

    唯有家長願意改變,孩子也才能接受新的事務吧!
  • 其實,是不是要改變端看個人,
    而我覺得人家沒改變也是我很主觀的看法.
    或許堅持才能保留文化吧,I don't know.
    而這真的是家長,或說家庭一直以來的教導或規訓/宗教或信仰,所造成的結果.


    只是,身處異地時,那種堅持在群眾中反而更為突出,甚至有點格格不入.我因此很好奇就是.大概我自己很怕被注意,所以難以想像把自己在外觀上弄的這麼顯眼吧? 至於腦袋裡的東西全然不同,那倒是還好.

    voyagefeb 於 2008/07/13 09:20 回覆

  • Emma
  • 香水

    香水自這些頭巾國度裡,是濃郁到幾近毀屍滅跡的程度。

    Every Monday I eat Curry Chicken....
  • 那味道(對我來說, 不能叫香水)真的濃郁到可怕,
    但妳也不可以說它到"毀屍滅跡"啊!
    (難不成是要回上上一篇? hahahaha.....)

    last sat. I ate curry chicken.....

    voyagefeb 於 2008/07/14 15: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