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BBC的諾桑覺寺*。這大概是JA六本長篇小說最讓我無法忍受的女主角了。年輕、愛幻想,讀了一肚子哥德式所謂浪漫的言情小說,對Abbey懷有不切實際的想像:不管讀那本小說,都把自己置換成書中女主角:受苦、被挾持、或是困在一處古寺或古堡中,等待英雄救美… …


據說JA寫這個故事是要諷刺當時大受仕女們歡迎的哥德式小說,情節之天馬行空,場景之極盡聳動,人物毫無個性可言──總之,除了提供不營養的故事外,一無是處。更何況,也許就真的有人與諾桑覺寺中的慕蘭小姐一般,把小說情節套到日常生活中,把尋常的不甚愉快的生活與疾病,誇張地想成被虐待、禁錮或危害,做一堆白日夢,滿腦子綺思遐想。


繼而我想到自己『浪漫奇情』小說的閱讀,實在沒有立場指責書中人物啊!


「西瓜皮」時代裡,「好時年」等出版社出了好一些英雄美人的小說;其中維多莉亞荷特的小說最接近這種氛圍,在女生閱讀圈中獨領風騷許久。總有些陰暗、有些詭譎、有些英式古老家族的種種神話與流言;情節其實相當制式:很少一見鍾情,卻常是在你不情我不願的情形下被送做堆,誤會或懸殊的身份地位橫亙男女主角之間,然後一切冰釋,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現在想起來,我似乎到現在都還一直迷戀那種英式莊園和曠野的場景。冷冽的空氣飄在文句間、怪異的風俗與吃食、平淡語氣後的強烈感情;反而故事中那些誤會或詭計,都被當成小說舖陳必須有的轉折,像樑柱之於屋宇一樣的必須,可是也讓人像忽略樑柱一樣的視而不見。於是就賸下某些讀者說的,「咆哮山莊」式的清冷。這種環境下的人物,怕是不會有陽光般的性格吧?


也因為喜歡那一份冷清,所以對於讀過的維多莉亞小說中,一直無法喜歡發生在澳洲的「孔雀莊上」,而喜歡在英國本地的「彭莊新娘」、「米蘭夫人」。古老而有歷史的莊院、秘道或日光室、隱而未見的窺視孔、可能有冤魂佔居,大家都不敢開門的房間;多霧而潮濕,迷迷濛濛的不止是誤會。


幸好台灣天氣太暖,所以嚮往想像而已,沒有胡思亂想地把自己也融入小說情節中。好奇搜尋了一下,網路上還有人哀歎找不到這些絕版翻譯小說呢!也算某一種懷舊吧。


* Northanger Abbey (到底北方有什麼怒氣呀?對英國人取地名的邏輯有時實在難以理解。)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essica

  • 我對後面有印象
    開頭卻忘了
    一定是因為沒有讀這本書的緣故
    等我讀完
    再告訴你對女主角的感想
  • 主要因為沒寫多少NA,
    記得我們都討論維多莉亞荷特去了.

    公視這版NA真的編的很不錯耶.
    記得告訴我妳讀後的想法. :)

    voyagefeb 於 2008/01/26 09:04 回覆

  • Jo
  • 亂晃讀小說的部落格.
    非常好奇這個 Jean Plaidy 是何方神聖?
    為何她的小說 (historical fiction)那麼多人讀?

    google 結果, 原來是那位我也認得的 維多莉亞荷特 (Vitoria Holt).

    http://www.fantasticfiction.co.uk/p/jean-plaidy/
    網頁裡的個人資料裡說的清楚:
    She used eight pennames during her career and many of her readers under one penname never suspected her other identities.

    齁, 真有人搞的清楚嗎?
    不過, 小說寫的還真是多啊!
    (今天才發現也有Tudor時代的, 大開眼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