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早晨的香水。

*** *** ***

視覺加上聲音影像的躍動,比諸文字閱讀要更讓人動容。若非在閱讀原著時就已十足運用想像力的人,或許會訝於電影上,感官的刺激。


*** *** ***

生就沒有氣味的人,像是從未存在在這世上一樣:欺近少女到如此接近的距離,耽溺於發現到的新氣味,卻沒讓人發覺--一種無關於世的生存。為了那個超乎想像的敏銳嗅覺,自己必須毫無氣味,天賦,天也取。


*** *** ***

空氣中淡淡的處女之香令人沉醉,小小幾滴就帶來行刑場上的世紀大雜交;整瓶揮灑後使惡臭之地的妓女、乞丐或流浪漢想要分得那份氣味-塗抹是不夠的,必須如飲食般把它納入,成為自己的骨血。格拉斯城的人們如宿醉後轉醒,太不堪了,必須找個代罪羊;市集眾人相信自己是為愛做了一件事,才能抬起目光。

愛是很多種的。


*** *** ***

「生成一個愛人且可以被愛的人。」葛奴乙的希望。使他在一個困難而不可能生存下來的世間裡,掙扎存活下來的力量。

想起奚孟農『雪上污痕』書中那個「沒有愛人,也沒有被愛能力」的男主角。愛,需要時空環境及學習。

可是,首次見識到的、造成其後種種追逐的香味已經不再。你可以重複拆解香料、重新製造各類香水,但有個少女的體香只得成為記憶,最初的遭逢、最後的牽繫。

或許,這是為什麼握有可以為所欲為的液體,終於還是選擇讓自己回到生命最初之地,然後「物化」無跡。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