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讀點睡前書才能真正擺平,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的事?但一直到了需要在外留宿時,才真正體認到自己的習慣。提包裡總是帶著「防發呆」的書,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去朋友家聊天聊太晚時若留宿,雖然順便就有了本睡前書,然而如果旅行的天數過多,隨身那一本也是不夠的;事情到最後,發展成旅行前除了打包行李,還得為選擇那些本書而留下時間 。


其實之前是不需要三心兩意的:因為無庸考慮,反正一直是遠景版,被我摸到破破爛爛的P&P跟著我出門 -- 一本愛不釋手的睡前書,再恰好不過的選擇。然而這本書的書頁已經不堪帶進帶出,再加上有了新的英文版,於是變成企鵝版的 P&P 跟著我出門。知道內容, 知道它一定不會讓我失望或無聊,公務出差甚至還有安定神經的作用,於是很長一段時間裡,都無須他想。而且平裝的paperback很輕,近乎完全沒負擔。


直到四五年前去紐西蘭時,都還情有獨鍾,沒有改變過。還記得那時同行的友人帶的是魔戒 -- 雖正風行,然而重的很,實在很難想像一個怕肩負的人選擇這本書。不過朋友是睡前才讀,因此放在託運行李中,隨身是不帶的。在那之後的旅行,「防呆」的書卻突然有些改變,好像不再被需要。幾經考慮帶出門書雖仍背在肩上,然而幾乎沒被翻動。不知道是不是沒再帶 P&P 的關係?只記得之後的旅行航程很長,除了睡覺休息,就是看機上電影;到了每晚回旅館休息時,又顧著聊天;大概因為沒發呆,沒有無聊時刻,防呆的書因而英雄無用武之地。


去年年末的旅行,好不容易才看了超過一章的小說 -- 到底是何時何事?覺得自己的習慣似乎完全變了。


是對待書的態度變了吧?納悶著。


安法第曼在愛書人的喜悅書中提到一件事。她們一家四口出遊,她哥哥把讀到一半的書,書頁翻開朝下的放在桌上,(側看像個"人"字)就出門玩了。回到旅社房間後發現,書被閤上放在床頭櫃上,打掃的工作人員夾著一張紙在原來書頁的翻開處,上頭寫著:「先生,請善待你的書。」安說,這工作人員對待書是屬於「宮廷愛」之類:書一定得珍而重之的好好閱讀,不可筆記劃線,不可摺頁或隨意放置。她說,幸好該工作人員沒見過她父親的習慣,安的父親為減輕重量,常是邊讀邊撕下書頁丟棄的。


我突然覺得不必再維持既有的習慣,因為那將會是書仍是書,而我卻帶著桎梏;更不必趟趟帶著同一本書 -- 出外不就為了跳脫平日生活,那又何必只限於同一本書呢?在電影『航站情緣裡,女主角在機場書店買了一本拿破崙傳,我更是得到啟發:索性也不用帶書了,到了機場再買就是。只是我還是沒有親身實行過,因為提包內不放書有點彆扭。但沒想到心態一旦調整,卻變得乾脆連書都不看了。


前些天大家談及誠品募書的活動,想到自己既然想法已然改變,為什麼對捐書還是不捨呢?記起在某個部落格讀到的故事。那位台長有次到國外旅行,在某個火車站發現一本被一個旅客捐出的書,上面寫著類似希望有緣的旅人可以閱讀它,帶著它旅行;可以的話,在書頁上留下行經的地點,讀完後可以隨意放在某一地點,提供給下一個旅人。到台長發現這書時,書本已經旅行過許多地方了。我想,這才是一本真正在旅途上的書;而曾經跟著我出門的書,其實一點都沒有領略到異地風情。


或許,下一次... ...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zepelin
  • 如果和一群不看書的朋友出去玩,那書我是不帶的,因為會被說...,通常帶書去旅行,我小一個人的時候最適合.去台北買唱片打發火車上的無聊時間,書是應該帶的.
  • 我的朋友好像都有看睡前書的習慣,
    就算沒有的, 也不會說什麼啦.
    畢竟這是個人習慣啊!
    ~ 自從大部份的航空公司的經濟艙也有個人螢幕後, 我就很少在機上看書了. :)

    voyagefeb 於 2008/01/22 09:3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