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週一

秋深了,書店中聖誕卡都擺放出來的日子了,卻是麗日高照,趕路時,真的揮汗起來。早餐時和母親說到,這時節了, 那些該去冬眠的小蟲子竟然還看的見,真的時世地變啊。母親說,閏月的關係,明天才十月呢!以前阿嬤說過有所謂的「十月熱」,如此稻子才能再一熟。 

突然覺得這十月熱不再奇怪,而且可以忍耐。也或許,最近讀太多詹宏志敘述幼時的回憶,想起到老家跑過田埂和曬穀場的童年了。


 *** *** *** 週二 

新相機到手囉! 雖然此次購物也曾考慮再三,不過採買過程中,相較於不時進來詢問機種,說著攝影專業術語的其他顧客,我顯然是「外貌協會」一員:外型是否輕薄短小、外觀顏色是否喜歡、觀景窗是否夠大(可不能再拍瞇瞇眼照片了)……,其他機件效果鏡頭等等,完全沒想到要問;店員熱心地介紹如何操作、有那些新功能,甚至還對照著內盒文件,一一點著各項線路、充電座、記憶體等配備;而且在我還沒開口前就說還要贈送這個那個的。相較之下,我真是個「不專業」的消費者,看了外觀,試了手感,問了價錢,進了相機街的第一家店,十分鐘後就愉快地帶著新玩具回家了。 


*** *** *** 週三 

才和母親說過十月熱的話題,天氣就轉而陰雨綿綿起來。從公車點點雨滴的車窗看出去,不知道為什麼想起當初看完『記得我愛妳』後寫下的東西。 

在漸漸失語及遺忘的過程中,記得我愛妳。在崩壞的所謂腦中的海馬區,徒然地想留下自己的形影。再多的鬧鐘與記事,也無法喚起該做的事;出門一步,隨即陷入迷途。在知道愛的時候相識,卻再也記不起所愛的任何事。 

嗯,陰霾的天氣裡最好還是讀些陽光故事,快把同事借的小說拿出來,再次回味A Good Year吧。 


*** *** *** 週四  

【謀殺專門店】終於進行到『箭屋』。奇怪,我原以為可能會有點悶的,但讀起來卻一點都不會──結果只得每天把書搬來搬去。自從之前讀『人生一瞬』以來,再加上又天天帶著新玩具,有種每天都練臂力的感覺。 

週三從影音店回家時尤其狼狽:很重的一個提包、一把過長過大的傘、花了大把銀子的DVD和CD,再加上因嘴饞而買的雞腳凍…… 

對一個原就視從容優雅為可望不可及的夢的人來講,那形影,完全無庸置疑,像個「阿桑」。  

*** *** *** 週五 

一直到今天上網才發現昨天是感恩節。這是聖誕節的先聲和預告,提醒著禮物採購、將來臨的節日及年度一次的問候。結果似乎也未見任何相關的消息,一點預警也無的就過去了。近年來看電視的時間雖多,但都在電影台間來回;而電影台現在連應景的節目也懶得播了,所以終究無法得知。 

話說回來,這週以來也沒看cable, 時間反倒都在DVD上。昨夜一口氣看了四集The Closer第一季。雖說是換湯不換藥的辦案解謎,而且連續看下來也覺得每集劇情安排(或說「偵探」手法)沒有太大變化,但還是興緻盎然地看了下去。(否則怎可能連看四集呢?)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