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2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某天深夜‥‥‥

 

「我常在想,」米基.巴魯說:「如果生命拐個彎的話,我會是什麼樣的景況。」

 

此時我們坐在葛洛根開放屋,亦即他經營多年的店面。這一帶整體生活的優質化對葛洛根起了不可忽視的影響。酒館本身其實裡裡外外都沒有多大變化,不過當地的老顧客泰半不是死了便是已經遷徙他方,如今來訪的客層顯然比較溫文且較紳士風。這裡提供健力士黑啤和生啤酒,還有多種高品質的單一麥芽蘇格蘭威士忌以及其他高檔威士忌。登門造訪的顧客得以指著牆面上的彈孔相互訝嘆,也可以一來一往交換酒吧老闆過去光榮與不光榮的事蹟。有些事蹟確實是真的。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日本優良的紡織品可以發揮多種用途,因為這優點,日本婦女相當的忙碌。我的母親在書桌前攤開稿紙寫東西的時間不算少,但是她在家事方面卻也絲毫不馬虎。雖說打掃工作是由父親或跟小孩子們一起完成,不過在服飾方面,她卻花了相當多的時間。這也顯示出,當時日本婦女們在這方面技術都十分精湛。

 

漫漫長冬過去了,從春天到初夏,嫩芽綠葉散發著絢麗的光彩,也該是換上輕薄毛織品的時候。這時母親會格外忙碌。她會把襯衣的兩面拆開,先剪開正面,接成接近原本布匹的樣子再縫合,然後繃上竹籤。這個時候,大家不必去說明自己在做什麼,就算物換星移,她們好像也渾然未覺。等到恢復成原來一匹布時,便在布兩端插上針,這時需要有個可以夾住固定的樹木做為工具。我家的做法是在路邊的兩株櫻花樹上各別捆住布的一端,接著用一種叫繃竹籤的細竹棒子,每隔約五到七、八公尺就插入一支竹籤,讓本來鬆垮的布匹變的挺直,再將事先融化的海蘿漿糊倒在布匹上。布匹會因為液體重量使中間部份下沉,此時必須儘快將布匹拉高,拉緊到近水平的狀態。不用多久,初夏耀眼的陽光會將漿糊曬乾,之後從布匹的下方把竹籤一支支抽出。布料就不會鬆鬆垮垮,變的平坦且方便折疊。最後將縫合的部份拆開,恢復本來袖子、前後片、領子以及帶子等零件部份。

 

Page 132/133, 壽岳章子, 千年繁華

 

實在很像老媽年前洗被漿被啊! 不過衣服(和服耶)這樣弄, 實在太辛苦了.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轉貼來的文章.

 

說實話, 我沒讀過候文詠的書. 不過, 他畢竟是位很受歡迎的作家. 轉貼來源的blogger標題下的好: 對社會有影響力的人,就應該這樣運用自己的影響力

 

※  以下全文轉載自侯文詠的臉書

==================================

 

不管說笑話或者是聽笑話,有個不成文的潛規則,那就是:弱勢的人可以對強勢的人譏諷。好比說:開滿腦腸肥的有錢人的玩笑、開有權有勢的政客、興訟賺錢的律師、不知民間疾苦的貴婦……總是受歡迎的。

 

但反過來就不行了。好比說,開少數民族的玩笑、開弱勢團體的笑話、開窮人、殘疾人士……的玩笑,那就不行。

 

爲什麽會這樣呢?我也不知道。似乎人類內在的天性,有種追求公平的本能,因此,這樣的潛規則變成一種對現實的補償。似乎沒聽過什麽抱怨。

 

回到譏諷、抗爭這件事,我覺得遊戲規則和笑話也是一樣的。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童年時代,住家是日本式庭園建築,其中廚房的範圍可是相當的大,包括廚房、餐廳和兩間柴火間,小的那間終年堆滿了柴火、煤球等物品,另一間則用來養雞鴨什麼的。而廚房餐廳和正屋之間是獨立的房舍,以一條加蓋的走廊連結,記憶中走廊上常年掛著火腿、香腸、臘肉等食品。此外院子裡的魚池裡養了不少黑灰色的鯉魚,不過從不曾聽過把魚抓來吃,也許是怕鯉魚的土味吧。

 

我們住在日式的房舍時期,是母親最常宴客的一段時間,最早的記憶是庭院裡升起爐火,表示又有大型的宴會了。那時即使是原有的超大的廚房也不夠用,必須臨時在院子裡架上幾座炭爐,以備燉煮之需。國宴和家宴的菜單當然不同,四十年前,鮑魚、魚翅就已是母親國宴的菜色之一,但那都不屬於母親的拿手,只是因為名貴而應景。除此之外,比較稀有的菜色還有紅燒甲魚、清燉河鰻、紅燴海參、蜜汁火腿、油爆田雞等等。不過在這麼多嚇人的名菜之中,歷中最悠久的招牌菜卻是名稱並不特別的紅燒牛肉。

 

Page 84/85, 王宣一, 國宴與家宴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橋景與川景】

我去京都,為了小橋流水。巴黎的塞納河很美,但那是西洋的石垣工整之美;東方的、比較嬌羞的河,或許當是小 河,如祇園北緣的白川,及川上佇立的鶴,與那最受人青睞的「巽橋」,及橋上偶經的藝妓,並同那沿著川邊一家又一家觥籌交錯、飲宴不休的明滅燈火店家。夜晚 的白川,是祇園的最璀璨明珠,稱得上古典京都酣醉人生的寫實版本。又白川稍上游處,與三通交會,是「白川橋」,立橋北望,深秋時,一株曲柿子樹斜斜掛在水 上,葉子落盡,僅留著一顆顆紅橙橙柿子,即在水清如鏡的川面上亦見倒影,水畔人家共擁此景,是何等樣的生活!家中子弟出門在外,久久通一信,問起的或許還 是這棵柿子樹吧。另外的小橋流水,如鴨川西側的高瀨川,只是近日旁邊太過熱鬧。或如上賀茂神社附近的明神川,及川邊的社家。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