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7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噗浪和部落格一樣,總是網網相連、浪浪相疊。前些天從一個噗浪客點過一個噗浪客,突然發現有位叫「暴坊將軍吉宗」的朋友。我家有一段時間定時看這齣日本時代劇,(其實我們從錄影帶時代就開始看了。)我想,這會不會是和吾家有共同觀影經驗,甚至於可能有類似的家庭背景的人?結果點進噗浪一看,竟是位僅僅27歲的男生。這麼年輕的人,也會看吉宗哦?

 

這位朋友的噗浪名稱訂的是「余の顔見忘れたか!」(忘了我的臉了嗎?)我才一看就忍不住笑出來。『暴坊將軍』戲裡的壞蛋,通常是朝臣或是各諸候國在京的大官。這些人雖有機會覲見幕府將軍,述職回事,但通常不敢直視將軍。宮殿裡榻榻米甚是寬綽,將軍所坐那一室,比前面排班的朝臣跪伏的部份還要高些。戒慎恐懼的大臣們,連離開都得彎腰後退,抬頭機會不多,不過常進城,總是有機會看到臉的。

 

戲裡的吉宗深愛微服出遊,假裝自己是個沒落旗本的三男,鎮日似乎遊手好閒。常會發現一些壞蛋欺凌弱小,仔細訪查後,又會發現小惡棍原來都有大官們撐腰,最後都得自己出馬剷奸除惡。抓到壞蛋後,他會訴說罪狀,因為對方為官,甚至還給對方自行切腹的「禮遇」。(真的,可以切腹而非受刑,這是禮遇了。)被要求自裁的壞蛋多半以為來了個神經病, 根本不予理會。然後吉宗便會罵出這句「余の顔見忘れたか!」,然後壞蛋們便在庭院裡跪了一地。可是即使認出來者就是將軍,但為求自保,壞蛋們最後總是想乾脆殺了將軍,反正一不做二不休,他會大聲叫出自己的家臣武士,然後大家開始砍殺。

 

這齣時代劇的一大賣點,就是飾演八代將軍吉宗的松平健,持刀與各武士對招的部份。他會抖一下他的刀,除了讓大家看到德川家的葵紋家徽,也把握刀方向由刀柄換成刀刃 - 刀柄只會傷身、用刀刃表示開殺戒。我看到這位噗浪朋友的用戶照片,是在每集電視劇末大開殺戒的最後,吉宗吩咐屬下兩位忍者的命令:「制裁!」 的臉部特寫,再次忍俊不住。戲裡的吉宗只殺小咖,二三十人幾乎都是他對付,但對朝臣則保持將軍身份,由他的忍者動手,因為那算是制裁。

 

這部時代劇和另一部更長壽的時代劇『水戶黃門』,都是我父親很喜歡的電視劇,尤其前者,重播到我都能背出情節了,他還是每播必看。我們甚至跟著劇中人物,直接稱呼松平健為「U-E-Sa-Ma」。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原因,我和April連去東京,都要去歌舞伎町瞧瞧,去京都時,還想去看東映太秦映畫村,(類似中影文化中心那種地方,一些拍時代劇的街道和用具。)但因為去想去的地方太多而作罷,到現在April還時常念著惋惜著。

 

和Jess去京都的那次,住的大阪難波飯店附近,就是大阪的歌舞伎町。我行前並不知道,也未注意,而是住進飯店後,入夜時分,繞著一個購物街散步時,赫然發現松平健在當地登台。我興奮地拿出相機,照了一張有他的海報 - 其實實在模糊難認。我想我的朋友可能到現在都還不明白,看到那個歐吉桑有什麼好興奮的?

松平健.JPG  

現在想想,所謂的共有經驗就是這個吧?比如,與好友同樣熱愛「娃娃看天下」裡的娃娃,常常不用多所形容,簡單一句漫畫裡的話就夠了。家裡也是,Alina小時有個習慣,坐在大人旁邊(通常是我),一手都會放在大人大腿上。我們當時也叫她「U-E-Sa-Ma」,誰讓她和將軍一樣,坐著就坐著,為什麼還得有「臂擱」啊?

 

延伸閱讀:因為有朋友搜尋吉宗,所以我反點回去,發現「旅的火車頭」這篇文章。為江戶 (hahaha) 代言反詐騙的將軍,實在太好玩了。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eclipse09.gif 

 

連續兩天都有Google Icon, 首次遇到。

根據昨晚的新聞報導,我們不會有日全蝕,只會有日偏蝕。

ps. 正在邊看天象邊Google的同事說,2012/05/21 我們可以看到日環蝕。(屆時,Google Icon會再提醒我們吧?)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moonlanding09.gif 

 

阿波羅11號登陸月球40週年紀念.

ps. 看了電影後,我反而對登月未成功的阿波羅13號還要有印象,也比較有興趣些。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3. 查令十字路84號

 

這本書無需多言,網路四處都讀得到推介,讚賞美譽、心得感動。在彼此經濟皆不甚寬裕的環境裡,英倫二戰後物資拮据的時代中,一位美國讀者與英國書商相知相濡的情誼。海蓮漢芙(作者,也是讀者)有種快人快語,法蘭克除了是書商,還很有英國傳統紳士的性格。兩個一輩子都沒見過面的人,卻在買書賣書的通信中,建立深厚友誼。

 

漢芙找上法蘭克工作的書店,就是因為她要找的都是古本或絕版書。看到她挑的書讓我瞠目,真是古老又罕見,大部份根本聽都沒聽過;她雖然嗜書,但對新書沒有興趣,裝幀太好,沒有前人手澤,書商還會被她罵:「這是什麼書?你是不是在偷懶?」而法蘭克則從頭到尾秉持有禮的態度回應,到衰敗的大戶人家去估書時,總不忘把漢芙會有興趣的書留下。到後來,購書者不必指名書籍,反倒匯去定額的錢數讓書商自行寄書扣款;而書商也自行擇書寄書,自在帳目上扣抵,互信不疑。

 

詹宏志曾在一篇文章中說,他在美東某一二手書店看到一批早期推理小說,幾乎全部購下,請店員寄回台北。購書者因旅程安排,無法再逗留;店員則在還沒把書送到郵局前,不知道郵寄費若干。店員於是說,是不是顧客願意留一張空白的刷卡單,等他確定郵資後,再連書價一併補上?而這位顧客只猶豫了一點點時間,就交出了一張空白刷卡單。

 

每次讀到類似故事,我都會想到果然多讀書多獃氣。然而詹氏一如漢芙,不但如數收到書,卡也沒刷爆,而且之後定期收到書店寄來的書目;最讓我感動的,是在那次購書後約十年,其間不曾再見面的顧客和店員,容貌各異、人生變化,可是在詹宏志再度去同一家書店時,店員仍然認出他來。

 

查令十字路84號很久前就被改編成電影,(據說之前錄影帶時代,台灣電影片名被叫做『迷陣血影』-沒錯,大家都沒看錯。)海蓮漢芙由安妮班克勞馥飾演,法蘭克則由安東尼霍普金斯出任,我覺得兩者都是很適任的選角。班克勞馥某些角度和漢芙十分神似,霍普金斯的扮相則與他在『長日將盡』有些相同(除了穿著),可惜我到現在還沒弄到DVD,無法得知他們在片中的表現。 

 

鍾芳玲是位我很羨慕的書店迷,曾經兩度造訪查令十字路84號的書店舊址。當然此時早已人事全非,書店舊址店家幾度易手,鍾芳玲第二次去時,當時是家唱片行的店,也正在清倉拍賣中,想起來實在不勝唏噓。不過這個地址因書而舉世聞名,牆上至今還有一銅牌寫著:此處就是原來的Mark & Co.書店,查令十字路84號書中,漢芙買書通信的地點。

 

鍾芳玲本身熱愛這本書,蒐集有各種版本。她說她是一見不同封面的書就買上一本(聽起來很像某人買PP, ha!),還很想翻譯成中文,也實際進行了一段時間。除了造訪書店舊址,鍾芳玲還曾面對面訪問過海蓮漢芙,當時作家已是八十多歲的高齡,煙不離手,還喝著最愛的馬汀尼。然而訪問後沒多久,漢芙就過世了。鍾芳玲最後畢竟放棄了譯書,反而是又過了一段時間,由陳建銘譯後引介到台灣來。這本書論頁數實在輕薄短小,但承載的可不是輕如鴻毛。即使書店早已不在,我還是希望有機會能到當地緬懷一番。

 

後註:鍾芳玲造訪書店及訪問漢芙的文章,都收錄在她的書天堂一書中。

(2009/07/13)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辭海:書獃子 - 但知讀書不通世故的人

  

托爾金的袍子作者的話增補「格雷的畫像」簡述時,突然發現,我有陳建銘的書五本,或編或譯,而這些書,怎麼看都有些書獃氣。

 

1. 逛書架/ 2. 逛逛書架

 

逛書架是遠流出版社的「逛書架小組」訪問編製、陳建銘策畫主編,一本「類」雜誌的書。書中介紹了十多位人士(包括陳建銘自己)、一間圖書館(孫逸仙圖書館)及一家書社(家西書社)的藏書。受到歡迎後,除了延續幾位本地人士外,還把目標移到鄰近的香港,成書逛逛書架,又訪問了十多人。

 

逛書架的每一篇末,除了受訪者簡介,另有一個「編輯台發問:想看誰的書架」的共通問題。陳建銘答案是:「正因為想看每個人,每個地方的書架,所以才這般機關算盡,如此大費周章搞《逛書架》這麼一本書來。」。這個問題我沒問過自己,因為是個很愛窺看別人讀些什麼書的人,所以誰的書架都好,主編這句話正合我意,甚是對味。

 

逛書架訪問的眾人中,陳建銘的書架我是很想一探的不提,另外一人則是陳蒼多。後面這位陳先生,在我年少看副刊連載時期,讀了許多他翻譯的文字,不免有種識之已久的感覺,很想藉攝影師之眼,登堂入室一番。有趣的是,陳蒼多最想看的則是陳建銘的書架,因為這樣是「兩個重度閱讀的書蟲相遇」。

 

買這本書時,我還不識楊澤。楊澤有幾排書架,是一般檔案室那種得用轉盤轉開的檔案架,藏書量驚人。但這不是我想看的,我想一摸的,是我在讀瑪麗安的詩後,才發現的楊澤的詩集-現在已經絕版,二手市場都不見得可以看到的詩集。

 

如果有朝一日,真能買書留書到某種程度,我希望自己有張大春的書架,而不是像陳蒼多那樣,因為實在積累太多,以至除了四壁之外,竟在房中疊成一個座方方的書山。我希望有個像張大春書室的地方,大片採光的窗,兩面縱深公寓樓間、頂天立地貼牆的書架,再有個碟片放映機,余願足矣。

 

逛逛書架訪問的人有幾位是知名部落客,如工頭堅、辜振豐、顏冠群(顏大貓,當時還未與運詩人結婚),香港方面則有我最想看的蔡珠兒的書架。讀蔡珠兒的文字,我總以為她大概書籍眾多,後來發現並沒有前一本逛書架書裡,那些書癮深重人士的書多。我想,有那種說吃食的文字,她大概都把讀的書內化於心了吧?編輯小組運氣真是好,訪問了蔡珠兒,還順道飽餐一頓。

 

對於看不看別人的書架,我讀到過截然不同的兩種看法。一種人並不是不想看,而是覺得不該看。他們認為別人的書架是很私人的東西,巡看別人的書架,有種窺人隱私、很不禮貌的感覺;另外一種(我也是此類人),除了對別人閱讀內容感到好奇,希望知道點自己原本沒注意到的書外,基本上認為閱讀的範疇多少代表這個個人。書的種類即使南轅北轍,可能表示這個人的興趣與工作互不相涉,但也可能僅僅就是這個人純粹興趣廣泛。我曾掃過JA相關部落格上許多讀者的網上書櫃,(天哪,像聞到魚味的貓!)除了Regency時代的書籍閱讀,家政植物旅行昆蟲,天文地理的,涵蓋面極廣,讓人很有想像空間呢!

 

現在有了網上書櫃,當然看別人書架方便很多-只是網路速度過慢時,也著實讓人不耐。書是要撫摸檢視的,網路再方便,能夠親炙的話,誰要對著螢光幕遐想呢?

 

書籍雖然不是小河,但泛濫起來,也是很讓人頭痛的。最近我被家人指責書本亂疊,不好好整理歸放。其實我有苦難言,書架有限,買書的欲望無窮,即使偷偷挾帶,它們就是會悄悄流淌呀......

  

 

3. 嗜書癮君子

 

買書當下,我已經承認自己是溫和的瘋子了;不過,在看過前兩本書,以及在aNobii上整理自己的書後,我確定自己一點兒都不瘋 - 還差遠矣。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tesla09.gif 

尼古拉.特斯拉,無線電發明家,我不認識他。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不管大家如何讚賞,說王爾德(Oscar Wilde)的快樂王子(The Happy Prince)寓意深遠,既警世又提示美德,小燕子如何忠心盡力......基本上我仍覺得這是個不快樂的故事。在小學時初次讀到,在至少已經小四的年紀,然而我當初那個深覺悲哀的心情,仍持續到現在,看到快樂王子的篇名時,就會被帶起來,翻攪著。在常常忘事的現在,我一直把這個故事和傷心聯想在一起,想來小時讀後心裡的難過一定有過之而無不及。

 

一直以來,我很怕夜深聽到小孩啼哭。通常那只是小孩子肚子餓了,而父母泡牛奶還來不及的短短時間,可是我總會覺得小孩像被離棄;半夜裡喊叫「燒肉粽」我也同樣的感覺,喇叭裡是罐頭的叫賣聲,賣的對象大部份都是那些夜裡聚賭的人(這是母親後來告訴我的),可是夜半聽來總是一陣心酸。特別在冬夜,四週靜悄,若不是還在準備隔日的考試,就是才剛上床。寒意侵人,有人為生活還在外奔波.....這些意象,雖然不相關,但總讓我聯想到幼時童話裡,那些家境清寒小孩的種種故事。

 

在王爾德的這篇童話裡,快樂王子的雕像站在城市頂端,在夜裡俯瞰下頭曾屬於他王國的土地。下方廣場上,他看到一名正在賣火柴的孩子。很自然的,我們會引申聯想到安徒生的著名童話賣火柴的少女。冬夜、叫賣、不能回家與赤腳小孩,真是淒慘萬分。這兩位先生的童話和說故事的方式我是喜歡的,然而回顧自己的閱讀經驗,我比較希望讓小孩子晚些才認識人世並不總是美好幸福的事實,能晚多少是多少。

 

有一段時間我刻意不去讀王爾德,明明他的童話也只少少九篇,而且也還有其他著作。似乎有個隱形人一直說著不要,直到今年初讀托爾金的袍子:一個珍本書商的私密告白時,才決定到書局重掃一次他的書。當時主要想找的書是格雷的畫像(The Picture of Dorian Gray),托爾金的袍子作者在書中提及的王爾德軼事頗為有趣,對格雷的畫像內容雖說有簡述,但沒有打壞我的興致。然而去到書店,看到書封,我又再度打了退堂鼓。

 

六月在友格看到格雷的畫像改編電影就要在國外上映,不免又再心動一次。其實我覺得這個故事的寓意太過明顯,也太老生常談,不過,沖著某人出任爵爺 (Lord Henry Wotton),那吸引力當然倍增囉!

 

Dorian Gray_small.jpg 

The First Look of Dorian Gray, 圖片來源: 。Shocktilyoudrop.com

 

註:以下是摘自托爾金的袍子一書中,關於格雷的畫像:

於是,在小說情節之中,肖像上的畫主臉龐逐漸顯露歲月摧殘的痕跡,而多利安.葛雷本人反而不會衰老,始終保持細皮嫩肉,俊俏依然。隨著肉身與心靈逐步分家,兩者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越來越明顯。多利安.葛雷一方面越來越不忍目睹畫像上毫不掩飾、敗露形跡的醜陋面容,一方面卻又繼續過著令自己的畫像益發顯的老朽的糜爛生活。最後,他再也無法忍受,突然得了失心瘋,撿起匕首猛力刺向肖像,結果,他殺死的正是自己。他的僕人圍上來一看,地上躺著一具醜陋枯槁得幾乎無從辨識容貌的屍體。而那幅油畫上的肖像,不知道什麼時候己恢復原本的青春美貌。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家裡兩小孩都是漢(汗)胞,晚間開著冷氣的室內,洗完澡像沒洗過一樣。前一個月下班回家時,常看到她們用長毛巾把自己的熊寶寶綁在肚子前,一額頭熱汗。母親一直喊,那麼熱,不要綁啦!兩個小孩繼續辦家家酒,不予理會。我問April jr.綁個小熊要幹嘛?她只是羞赧一笑,不回答,轉頭又去玩了。一直到弟妹回家接小孩,才知道她幼稚園的老師懷孕了。

 

然後開始有些好笑的對話:

 

April Jr.:「媽媽,結婚才能生小孩嗎?」

弟妹對結婚與生小孩的順序並無直接相關做了番解釋,然後加註說,大部份的時候都是結婚後才生小孩。

April Jr.:「那生我的時候,妳和爸比有結婚嗎?」

弟妹:「有啊!」

April Jr.:「那生Jean(她妹妹) 的時候有結婚嗎?」

 

另一次:

 

April Jr.:「小姑姑,爸比是妳的弟弟嗎?」

小姑姑:「對啊!」

April Jr.:「那妳先生還是爸比先生?」

 

Jean很喜歡抱姐姐,可是姐姐很不喜歡讓她抱。所以我們告訴Jean,要先問過姐姐才能抱她。一天兩個小傢伙玩在一起:

 

Jean:「姐姐,我可以親妳嗎?」

April Jr.:「可是我們還沒有結婚耶!」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資料來源: Lists of Bests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