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種其實知道自己什麼都做不來,卻什麼都想試試的無聊野心。譬如說,看到西西寫的十八世紀房子的種種,很想一頭栽進去了解一下JA的女主角們平日的生活;或者是看到了人家的橡皮章,有種立即到文具店「把貨備齊」的衝動。(又不是惜春畫大觀園!)色鉛筆買了,也實在不想讓它們只淪為照片裡的一個背景。最矛盾的是,明明是很宅的人,看到別人美麗的取景,很想要一台DSLR(拿來照家裡的牆縫還是螞蟻嗎?)。既沒有美工才華、又沒有美學眼光、更沒有創意想法與持續到完成的毅力,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偏偏喜歡。真是的,巴蛇吞象,一種極其無聊的野心。(20081017)

 

到國外念了快兩年書,Alina和Jasmine兩姐妹終於通過考試,從英文加強班 (EAL: English as Another Language)回到普通班,全家收到消息都替她們高興。Rainer可能以為那個資格考試很困難,竟然答應Alina若是考過可以有一台筆電;這下可好,女兒考過了,就等著已經要了很久的筆電了。雖然Rainer笑稱要促進3C產業,但兩個在台北的姑姑,想了半天還是不知道要送什麼鼓勵她們。每次想起前年中她們剛上學時,Alina在網誌上寫「什麼都聽不懂」的事,還是會心疼鼻酸。現在看到她們適應的不錯,終於比較放心了。

 

幾日裡沒特別注意,在不用打傘時突然發現,公園裡的杜鵑都開了。雖然樹不多,而且也不集中,但是若只看一株,花朵仍是燦燦地滿枝頭。三月更淡了,池水飽滿,下過雨後有些混濁,天氣冷了些,鷺鷥不見,魚也不見,水都不噴了;池石被水淹過不見,更別提常在石上曬太陽的大小烏龜,好像又回頭冬眠。常見到的人也少了,只有練太極的人,緩緩推手,一時,我像走入一個用慢動作播放的場景裡。

 

同事感冒失聲我肩痛,有事需要討論時,我說話他打字回訊息;不知道的人遠遠看著,我像個精神有異的人,自言自語的叨叨說著,那情景想來真是好笑。曾有一度我失聲將近三週,母親擔心我會從此不能講話,問了好多偏方逼著我吃。我這個嘴硬不信偏方的人,那次完全不敢再鐵齒,乖乖吞下一些奇奇怪怪的藥。那時還是沒看電影會死的年紀,印象很深的是,把要看的電影片名及買票類別張數寫在紙上遞給購票窗口,還是趕了一場很愛的電影。

 

Love by Christine Zalewski
Love

 

今年的春雷悶悶,驚蟄日的夜裡天空劃了兩道閃電,才知道驚蟄了。等候多時,深怕再不下夏季就會缺水的雨,嘩嘩地下了一晚。簷下珠簾似地垂下的雨滴,被遠處霓虹燈照在病房的白牆上,光影流動、雨聲泠泠,看著說不出快樂或傷心。披著薄被坐起,很有「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羅衿不耐五更寒」的感覺。看了一會子雨,意念模模糊糊的,又睡了。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