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2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Venice, Veneto, Italy by Sergio Pitamitz
Venice, Veneto, Italy

 

威尼斯 - 蒼老的過往榮光,潟湖之城。

 

作家們的威尼斯作者在書中說,那些作家們來到這裡(威尼斯),覺得「所有的事物都被描述過了,還有什麼可以說的呢?」然而每個人還是說:「只能增加一些個人的想法。」,而這一些個人的想法卻常變成一本書。我沒去過威尼斯,沒有去過的人,竟然也想來加上一些想法,威尼斯真是個奇特的地方。

 

因為讀過,看過,總覺得我是去過的。

 

 

詩的威尼斯

一段時間以來,在網路上讀著瑪麗安的詩,不懂其意卻耽溺其美的讀著。其中有許多許多的威尼斯,一些照片與詩句,就像人家形容的:那波浪拍擊著我的窗戶。

拜倫也住過威尼斯,雖然他這首未標題的詩,不一定與與威尼斯有關;但我看到灰藍暮色籠罩下的水都,gondola都休息了的照片,就覺得「我們就別再晃遊了」(we'll go no more a-roving)。

Venice Gondolas by Keith Levit
Venice Gondolas

So, we'll go no more a-roving
So late into the night,
Though the heart be still as loving,
And the moon be still as bright.

For the sword outwears its sheath,
And the soul wears out the breast,
And the heart must pause to breathe,
And love itself have rest.

Though the night was made for loving,
And the day returns too soon,
Yet we'll go no more a-roving
By the light of the moon

 

影像中的威尼斯

等到想找聰明的雷普利先生來讀時,時報藍小說的版本已經絕版了。在沒有中譯本的情形下,買了原文來預備著要讀。然而計劃雖如此,終究還是先看了電影。聰明的雷普利先生Matt Damon來到威尼斯,搖船載著他來到一處居所,船還在搖晃中,船伕按著電鈴,(還是Matt掏出鑰匙?)鐵門半浸在水中,而鑰匙是沉甸甸的,很古老的那種。現代時代裡的舊威尼斯。

【濃情威尼斯】(Casanova)裡的Heath Ledger悠遊於運河道、聖馬可教堂和不可計數的運河上的橋樑。石板街道、外推的拱窗;蕾絲袖口中伸出的手拿著手杖,長襪及有絆扣的鞋踏遍全城。這時的威尼斯有著被教庭極不認可的墮落歡愉,連風中塵埃似乎都擅於招惹窗內人兒。舊時代裡的活潑威尼斯。

而又怎能忘了【情定日落橋】(A Little Romance)?每看到Diane Lane一次就提醒我一次那個趕在日落前,和小情人在嘆息橋下相擁而吻的女孩。教堂的鐘聲與飛起的白鴿,尤其是那些身著橫條紋水手服的船夫。永遠浪漫的威尼斯。

 

畫的威尼斯

莫內 (Claude Monet) 的威尼斯總是水溶溶的,氣氛氤氳迷離,和建築之間充溢著或濃或淡的霧。船篙、扁舟、波澤,都似晃晃悠悠。池上水面,建築景物與倒影,若虛若實,總不免遲疑:這該是水都還是霧都呢? 

這種霧氣當然完全不同於威尼斯畫派的前輩眾人。顏料取得不易,只能畫些宗教或人物,一直覺得可惜了身遭風物。運河的粼粼波光、總是嵐霧還未飄散的清晨或暗夜廣場、日落紅霞或教堂尖塔......也只能是較現代的模樣。

 

Como and Venice Sketchbook (Finberg CLXXXI) Venice: The Punta della Dogana 1819 by William Turner
Como and Venice Sketchbook (Finberg CLXXXI) Venice: The Punta della Dogana 1819

 

20080519 drafted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Colmar_坐船04.JPG 

 

水意悠悠,尋找靠擁方向
澤漫,青草深處已遺忘的夢
是一船星輝燦爛
戀著粼粼波光
人心悄悄,眉色淡淡
緒碎卻深長,夜的眸
語。初春拂滿衣襟
的的回響在心的阡陌
盪舟搖入煙霏桃津,向誰去
漾漾華貌,仍是無猜初識

 

回Emma詩 花開是繁華輕顰的波瀾

ps. Dear Emma, 謝謝妳的禮物。

贅語: 原本想的是羅蘭巴特的書名;結果回應時字敲錯,戀人絮語卻變成緒語......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了幾集據說是寫給四、五年級看的連續劇,過去的歌,年輕的記憶,突然充滿腦海心底。

 

流水

 

門前一道清流,夾岸兩行垂柳;
風景年年依舊,只有那流水總是一去不回頭。
流水啊!請你莫把光陰帶走......

 

 

流水是張艾嘉【童年】專輯的第二首歌,尾音還沒結束,童年的前奏就已響起。想到幼時與往事,腦海裡總是先出現流水的樂音。餘韻無盡,對著流水祈求,別把光陰帶走,讓風景年年依舊吧!

 

如果刻度是三兩年間,那家周圍倒是景色依舊-也說不上景色,還是對過那些公寓房子、還是同樣那些清早寒暄的老鄰居;只有鄰居的小孩突然在暑假過後不再穿著學校制服,啊!高中畢業了啊?不穿制服的鄰居小孩,身影融入一般街頭出入的人們,消失在社區裡。

 

如果刻度放大為三二十年,家對門是沒有公寓房子的。一畦畦的花圃,曾經種過梔子花、茉莉花和大菊花。颱風天,父母親總是站在二樓窗前看著對面的畦間小徑,喊著:啊!這次水淹的好快,已經到種在壟起土地上的樹根了;或是已經快到馬路了。天色晦暗,一定會停水停電的颱風夜,點著蠟燭的客廳顯得更是風雨飄搖。可以想見上學後,又得清教室與操場的一堆泥巴了!

 

冬景

 

荷盡已無擎雨蓋
菊殘猶有傲霜枝
一年好景君須記
最是橙黃橘綠時

 

很喜歡東坡這首詩,特別是經過配唱之後。

 

很多時候,好景是此去經年將會虛設的,楊柳岸曉風殘月;但是蘇東坡的好景,卻讓人懷有希望。冬藏的溫暖氣氛,隱隱在描繪大自然遞嬗的文字間流露。橙黃橘綠,總是會想到過年。年前顏色還綠的橘子在市場攤上堆著,母親說,看著都牙酸;我愛吃,勉強買兩顆給我解饞。翠綠的顏色漸偏黃偏紅,就到了父親上市場的時候了。家裡的舊式佛桌上,除夕夜要疊起四座「柑筒」。父親邊疊邊說,這種橘子放到十五都不會壞。

 

同樣也是年前,父親會買上兩盆菊花,一黃一紫,在年節間,兩盆花讓家裡客廳生色不少。然而我從沒見過花落時,常常在我還沒知覺時,母親已經把花移到後陽台,待我想到時,花盆裡早已不是菊花了。那時,燈提過了、「柑筒」拆了,年過了。

 

 

四季

 

昨日的夢已遠去 留下片片的回憶
沒有人知道它已往那裏去
明天的幻想是個充滿期待的空白
沒有人知道它將從何處來

四季是流水的波紋 轉成老榕樹的年輪
會不會今朝花開的清晨
變成一葉知秋的黃昏

四季是爺爺的皺紋 化作夜空中的星辰
會不會今朝花開的清晨
變成一葉知秋的黃昏

 

 

好友江在某一年的聖誕卡中說,我們已經相識20年了耶。寫卡片那時或許我們的心境比實際年齡還輕,總覺得20年已經是段很長的日子,沒有想過,20年算什麼?一過這個日子,另一個20年就遙遙在望了。

 

過去有一段通勤時間,常會經過台大城區部校園,總讓我想起到那裡和江相約的情形。記憶力超強的她,每每從上一回見面講到的事接續著報告後來發展,彷彿我們仍像在學校時天天一起放學,而不是隔了幾個月才又相見;這個男朋友如何如何、那個男生怎樣怎樣、高中隔壁班某個彼此認識的人現在的情史、她參加了哪個社團,等等等.....我也還年輕,記憶力尚佳,每次都可以毫無隔閡的聽下去。

 

同學時代,學校敬學堂旁有一株香楓,枝枒細細,葉片小小。我是看了書而按圖索驥找去的,同時知道的還有中山北路上那一排路樹,原來也是香楓。有上島咖啡,外僑商會,舶來品店;街頭乾淨,空氣清新,還有交通管制的中山北路,是我一直假想的異國街道。江和家人當時賃居在國賓飯店附近的巷弄中,我以為是城中的城中了。然而身為她精神垃圾收集者的我,終於了解雖然前台繽紛熱鬧,但總歸會有曲終人散的後台冷清。

 

於是常在秋日,頂著風在「異國的街道」長長的散步。經過多次遷居,她購屋時又回到中山北路。初春的站牌下,現在我收集的精神垃圾已經是媽媽經與工作上的挫折或成就,討論長輩們和自己的健康問題。四季流轉,同一條街道不再有異國風味,香楓,還是顫微微地有如秋日。

 

 

希望像月亮

 

是一個夜晚是一個夢 是一番追尋是一個冬
希望像月亮  高掛在天上 有時明有時暗
夢中的愛侶  何日你歸來  何日你歸來  到我身旁

是一陣秋雨是一陣風 是一度迷惘是一回瘋
希望像月亮  高掛在天上 有時明有時暗
夢中的理想  常駐我心坎 常駐我心坎  盡映成藍

是一回結盟是一回分 是一回虛假是一回真
希望像月亮  高掛在天上 有時明有時暗
夢中的世界  何日才能夠 何日才能夠  一片祥和

是一陣歡愉是一陣幽 是一回熙攘是一回休
希望像月亮  高掛在天上 有時明有時暗
夢中的笑顏  流出你心田 流出你心田  何日能見

 

A mirror has two faces. 然而世事不是鏡子,是有很多面向的。大膽說,不管經過如何的改變:外在加諸身上的,或是自己自動自發改的,妳會漸漸回到原生的點。追求的,唾棄的,生命中有些東西是一直會在血液裡流動的,不會疏淡或消失。儘管妳以為自己有新的視界與想法,在促使自己成長的考驗裡微調個性與應對,終究,在細微的動作或言語裡,特別是不經意或潛意識裡,妳都會回到原生的點,妳的童年,妳初生的家。

 

我幾乎是一直留在初生的家,沒有見山又是山的,遊歷後的領悟。從而保有簡單的快樂,小小的觸發就能讓我耽溺其中,懷想許多。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非常巧合地,和貓咪都把每天碎念幾句當成新年新希望。年也過了,新希望依然還新的像沒有開始。就從明天起的菲立普,突然想來趕一些功課。 

The Gossips by Norman Rockwell
The Gossips

 

和江吃飯,update彼此現況。飯後陪她一起散步到公車站牌,她問:「妳知道鄉民是什麼嗎?我同事說我不知道就會和我兒子有代溝了。」hahahaha.....可憐的江,工作超繁忙,大概連很瞎、秒殺之類的慣用語都不知道吧?

 

參加同事團購布丁的活動。套句壽司文章的篇名,「沒團購過,別說你做過上班族」。這是繼上次被Rainer笑到不行的三明治團購後,我的再次行動。偏偏似乎又出師不利,愛吃「凍類」食品的侄女們都感冒了,而我自己也覺得它沒之前美味。

 

我得提醒自己那天要研究一下April jr的星座分佈-太陽之外。一個生在火象星座、不滿五歲的小女孩,看到極愛吃的水果,竟然說,我要問媽媽才知道可不可以吃。是沒錯啦,鼻子過敏、還在咳嗽,冷冷的水梨或許不太適合,但妳可不可以自制力不要那麼高啊?

 

母親常說Jean像戲台上的丑角,很愛耍寶、甚至作弄大人。成天衝過來衝過去,站沒站姿,坐沒坐相。這樣的人竟然對學她走路樣子給我們看,行事其實四平八穩的姐姐說:姐姐,妳不要這樣走路,會跌倒啦!母親大搖其頭:龜笑鱉無尾。

 

在「你水管」(youtube, April說,現在很多年輕網友都這麼說,不過,有點冷) 複習美元戀。昨天看到一元用台語說一美無中生有:妳不要人講一個影,妳就生一個仔。哈哈哈,奶奶的名言,我已經很久沒聽人這樣說了。

 

和W及大膽討論彼此看書的脾胃。W看不下去往事並不如煙,大膽說介紹她讀的同事看了兩遍;W完全沒聽過我們仨,大膽則說那位同事看到流淚。我是第三票沒錯,可我跳過許多大陸作家的書沒有碰過。章詒和,楊絳不說,王安憶也是連一本都沒讀過。倒是讀了余華的許三觀賣血記,很想推荐給她們-不過,這或許也不合她們的脾胃吧?於是乾脆討論起壽司和草莓的書單來。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如同人生一瞬裡的幾篇文章一樣,綠光往事中某些篇章我也曾在數字週刊裡讀過。剛讀完綠光往事的前半部:家族私史。雖說年紀有異,而且我也不曾住過詹宏志書中的北部港都或中部山城,但想來那個時代裡,在台灣這個小小島嶼上有許多共通的經驗,難怪有格友會說這書讀來溫暖,實在勾起我許多相似的生活經驗-有些是聽來的、有些就發生在自己身上。

 

Parsley by Friedrich Strauss
Parsley

 

歐尼桑

 

詹宏志的阿姨們因父母早逝,跟著姐姐生活,都是姐夫在照顧。當時生活並不寬裕,六位阿姨一位舅舅,加上作者自己六個兄弟姐妹,可謂食指浩繁。阿姨們稱呼起作者的父親,總是用很尊敬的口氣說:歐尼桑,日文裡哥哥的意思。

 

我父親在兄弟間也居長,從城裡嫁來我們這個鄉下農家的嬸嬸,也都是這樣稱呼父親的;她叫姑媽為內桑(姐姐的日文),除了嬸嬸,我的父執輩稱呼彼此從不指名,總是沒頭沒腦的就開始說話;若要對別人說到自己兄長,老是「大仔」一種說法,連大哥都少聽見。我們是個似乎不需要稱謂的家族,我有時常想,被叫尼桑的父親,不知道是因為他多讀了一點書,還是因為嬸嬸比較「有文化」?

 

詹宏志也在書中提到,他的阿姨們也用台語改良的暱稱「阿尼阿」來指稱他父親。我母親和阿姨們,就是這樣稱呼大舅的,而且是更簡短的「尼阿」一詞。我小時一直以為那是舅舅的偏名(我有許多親戚、鄰居幾乎都叫偏名,不知道是不是小時候很難養活的關係?)後來才琢磨出來,那就是被台語簡化或模糊化了的哥哥嘛。

 

最好笑的稱呼,想想是稱呼小舅吧。已經為人阿公的小舅,名字中有個「憲」字,母親和她娘家親戚們,現在喊小舅還是說「ken將」,直把他當成還年幼的小弟,常讓我忍俊不住。

 

Ciboulette
Ciboulette

 

電燈泡

 

從小,我就被說很有遊玩命。還只足歲就被姑媽帶出門,到台南去探望當時在那裡當兵的叔叔。火車是晃悠悠的慢車,從台北到台南,得晃上多久時間?我實在很難想像姑媽為什麼要不嫌麻煩地帶一個幼兒出遠門?

 

堂姑們久久未見,但是在我這一輩的孩子裡,卻特別記得我。因為好奇問了母親,才知道關於遊玩命的事。據說堂姑和姑丈約會時,都是帶我一同去的。那些碧潭、烏來等等的地名、遊船腳踏車等「觀光」交通工具、甚至吃了什麼東西,我其實一點印象也沒有;但是長輩們見面就要重述一次,我的二手記憶就這樣被塑造出來。當時不到三歲的當事人怎麼可能記得?不過,堂姑幹嘛約會要帶我出門啊?

 

詹宏志在書中寫他四姨經人介紹,認識了一位所謂的外省先生。初看彼此大概都滿意,那位未來的準姨丈在「相看」後,約他四姨吃晚飯。孤男寡女不可單獨出門,他四姨要求一定得有人作伴,那個伴就是詹宏志。

 

我不是詹宏志這種斯文人,很久前就了解,這種年紀被挾帶出門跟本不是作伴,而是為了避嫌。帶了個這麼大個的電燈泡,明白地昭示眾人,約會的兩人不會去什麼怪怪的地方,不會發生「什麼事」。記得我還和母親說,這都是藉口啦!那麼小的小孩,要安撫還不簡單?實在很此地無銀。但是顯然的,從詹宏志四姨到我堂姑的時代,這種約會習慣仍然被保留下來。原來,在我還沒什麼意識之前,已經坐過三輪車了。

 

 

Gingko Breeze
Gingko Breeze

陽春麵

 

在物力維艱的年代裡,小孩子外食的機會不多,至少我幼時是這樣的。詹宏志寫他父親去鎮上看醫生時,會帶他出門。看完醫生後,又會帶他去麵攤吃麵。點了小菜還加滷蛋貢丸,簡直是超級享受了。回家前,他父親交待他:不要告訴家裡其他人。少年詹宏志一直覺得這是個和父親共同擁有的秘密,是個特別的經驗;在他父親過世後,他和他母親提起,才知道他當時重病的父親,把打營養針的錢拿來吃麵了。

 

我小時全家曾一起上市場,母親進市場內採買,父親帶我們買外頭街上的東西。明明號稱連薪水袋都交母親的人,偶而卻會帶我們到麵攤吃麵。蘆洲市出名的切仔麵,古樸的碗裡,倒扣一團用竹編勺子似的東西「切」出來的麵,三兩根韭菜段,少許豆芽,最重要的是薄薄的一片豬肉片。光是吃麵已經讓我們興奮不已,有時父親還會點上油豆腐之類的小菜,小孩們簡直樂到不知飽。

 

我想父親也是省下自己的零用錢吧?家中經濟僅稱小康,三代同堂加上叔叔們,也是食指浩繁;母親一直在家中做著手工貼補家用。印象中,我們家不外食,小孩在國中前沒有零用錢。倒不是餓著或冷著,書照念,補習費照繳,只是不做「非必要」的活動。一年裡頭,大概只有過年期間才會自由一點。不是過年,卻能吃上一碗麵,本身就很不尋常,就帶著歡樂,帶著與父親一起共享秘密的,無法形容的心情。

 

母親應該還是知道的,只是也沒聽她提起。這幾年老有台北牛肉麵節的種種活動,後來也聽說蘆洲辦了切仔麵的比賽。我對吃陽春麵沒什麼印象,對切仔麵倒是很有感情。全家幾乎都是,只有Alina完全不喜歡。要怎麼和一個喜歡義大利麵的孩子說,切仔麵不只是切仔麵啊!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只是把碎碎念的東西撈回來......)

 

2007/10/21

 

這是一本以故事為基礎的書,說的 - 或說編的,就是故事。Page-turner一本, 使我不管一切,又在車上看起書來。佩服這樣隨手拈來,就能編出很有吸引力的故事的天賦。故事大部份發生在英國約克郡,還沒有到那種充滿雲霧,蒼涼古老的蘇格蘭高地。(會想到這個是因為,簡愛在書中一再被提起。) 然而整個氛圍是那麼冷,那麼寂寞,讓我讀到後面幾度落淚。書頁閤上後,Judy說的 in between的嗒然若失於焉更為嚴重。

 

2008/03/31

開始讀英文版。這書的中文版,說實在,細節有些模糊了。今早等車時從第一頁讀起,Margaret 收到來自Vida Winter 的信。第一人稱的敘述談到Vida 的字,談到辨識不同的手稿,尤其是過去人們的書寫筆跡,一段很美的文字,引在這裡。(也補在寫字那一篇)

When you read a manuscript that has been damaged by water, fire, light or just the passing of the years, your eye needs to study not just the shape of the letters but other marks of production. The speed of the pen. The pressure of the hand on the page. Breaks and releases in the flow. You must relax.

 

想起曾在巴黎路易斯島上的書局(其實比較像禮品店)櫥窗,看到一份號稱是李斯特手稿的信。紙已暈黃,墨色很淡,草寫的字體十分秀麗,但我辨識不出那是些什麼字。我一定是沒有relax, 雖然,以現在的後見之明,我似乎是曾感覺到那 pressure of the hand on the page.......

 

2008/04/16

 

對著迷的東西有種「OBS症候群」。繼續看youtube上的 Danny & Lindsay, 重看簡愛2006及 S&S 2008, 為自己那麼耽溺於 Romance 感到好笑。今早讀到的 The Thirteenth Tale, Margaret有這麼一段,真是說出我的心情。

I read old novels. The reason is simple: I prefer proper endings. Marriages and deaths, noble sacrifices and miraculous restorations, tragic separations and unhoped-for reunions, great falls and dreams fulfilled; there, in my view, constitute an ending worth the wait. The should come after adventures, perils, dangers and dilemmas, and wind everything up nice and neatly.

故事若是安排的迭宕起伏,當然讀起來更不忍釋手。而Margaret說的沒錯,"Ending like this are to be found more commonly in old novels than new ones."

 

2008/05/20

 

到Page One找Donna Leon的小說,之後依慣例巡視JA, 發現新版本;價格低到出乎意料,紙也不割手,最重要的是,字體夠大,讀起來應該會輕鬆多了。原先還在三心二意要不要放棄P&P, S&S和Emma (家裡夠多了)後來仍然全數掃回家。

今早讀到的 The Thirteenth Tale 來到 Margaret 到圖書室找 Jane Eyre. 書中提到 Vida Winter 蒐集了許多 Jane Eyre 版本-不管稀有或普通的,許多許多

 

I was in the library. I was looking for Jane Eyre and found almost a whole shelf of copies. It was a collection of a fanatic: There were cheap, modern copies, with secondhand values; editions that came up so rarely on the market it would be hard to put a price to them; copies that fell at every pint between these two extremes.

 

我於是想,對於喜歡或說對我們有某種意義的書本,買上許多,撫摸浮想,讀或不讀,應該已經不在考慮範圍內了。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Alina是個愛畫圖的小孩,從小拿筆的姿勢就不用大人調整;幼時畫的內容雖然童稚,但還蠻有模有樣的。小弟婚禮的那一年,她爸爸特地提早了將近三個月帶全家回台,讓小孩在台灣過暑假,Alina順便被帶去上畫圖課。

 

那時的Alina剛上柏林的幼稚園,在一個老師連她的中文名稱都發音不準的環境裡,(順帶一提,Alina是這小妮子上小一後自己取的名字)識得的國字有限,都是她媽媽念故事書時順道學會的,除了更小時候的陳太太太外,筆畫多一點的就難免有趣事了。

 

內江街有這麼一家台式小吃店,我們進城的公車路線會經過。有一日,弟妹在圖畫課後回家笑不可抑,告訴我們說:公車因為紅燈,正好停在那家小吃店旁。坐在窗邊的Alina看著招牌大聲念著:水...當...魚...九...店。知道正確答案的我們不但全都笑倒,壞心眼的April竟然還說,即使未來有一天,這小孩可以一路念書念到碩士博士,她也要拿這白字事件不時糗糗她。

 

Dear Alina, 請原諒大姑姑一定要在大庭廣眾前把糗事說出來,這樣,或許小姑姑以後就不會再念叨了。生日快樂!

 

 

 

 

 

來看看人家的招牌吧:

 

水當魚九店.jpg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這不是宮燈!這不是宮燈!

 

lantern09.gif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東風夜放花千樹
更吹落 星如雨
寶馬雕車香滿路
鳳簫聲動 玉壺光轉
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
笑語盈盈暗香去
眾裡尋他千百度
驀然回首 那人卻在
燈火闌珊處  

-- 辛棄疾

 

 霓虹_2.JPG

 

我是奉「人多的地方不要去」為圭臬的人,連最有興趣的平溪天燈,都還無法啟動我出門一探的開關,更別提那擁擠不堪、時有呼爹喊娘,小孩走失新聞的燈會。唯有一次出門看燈,是當時的北市府首次請企業認捐路段,在仁愛路上一路迤邐而至中正紀念堂的燈節。絢麗奪目,各類造型創意趣味兼具。我通勤回家時已略看過一些,極力慫恿也不愛出門的母親去瞧瞧。

 

年節間的北台灣,春雨綿綿;車窗玻璃映著窗外花燈璀璨的顏色,至今想起都像一段琉璃時光。車多又下著雨,讓原本就會打結的交通,車行更是緩慢,我們最後只看了一小段路的花燈,就往回家的方向走了。不知道是不是再隔幾日,Rainer全家就要出國長住,尤其是才剛滿足歲,是全家歡樂來源的Alina, 也要隨父母遠行;還是車窗上點點滑落,流淌有如燭淚的水滴;明明來看元宵花燈,車子內卻氣壓頗低,連素會插科打諢娛親的Rainer也沒什麼聲音。

 

在這次之後,其實就沒刻意看過燈了。有一年春節假期裡,從信義區經仁愛路回家,又看到安全島街樹上的彩燈。天色將昏,雨意迷濛,不由得又想起Alina出國前的那一次燈節來。

霓虹_1.JPG 

 

電動花燈遠看爍爍,極是歡鬧,近看實在令人不敢恭維;直不如一條街上成排的小燈,數目眾多,可以明滅閃著不同主題、相異的花樣;有些配上噴泉,上噴的透亮水柱映照不同顏色,旁灑的大珠小珠更顯繽紛。愈來愈少見宮燈了,或許是紅通通一片,或許是不好製作,或許是只有我覺得美麗?今年東區百貨公司的行人走道上,如去年一般,在年前便早早地掛上多排紅燈籠,在這種景氣裡,幸好還維持著過年的吉慶味。我是喜歡燈節的,宮燈總是美麗而有故事。但總覺得現代燈會再辦個幾次,大概會把我對燈節的美好印象磨損殆盡。

 

也許,我現在就得開始眾裡尋它千百度了。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228.jpg 

 

天氣漸漸和暖,舊曆年後有這種氣候,人很是舒暢。歷來春節間總是綿雨不斷的北台灣,出現陽光讓人有如被賜福。開工,恢復原有的生活作息;問候實體世界的朋友,問候虛擬世界的朋友;鼻中彷彿還有年味,是開工拜拜的香煙繚繞吧?公園枝頭春意正鬧,想起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的句子。

 

 

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
餵馬,劈柴,周遊世界
從明天起,關心糧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從明天起,和每一個親人通信
告訴他們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閃電告訴我的
我將告訴每一個人

給每一條河每一座山取一個溫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為你祝福
願你有一個燦爛的前程
願你有情人終成眷屬
願你在塵世裡獲得幸福
我只願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叨絮:

1. 大概是因為一早收到 Elaine 出院的簡訊,讓人心情大好吧?

2. 「從明天起」,我為什麼一直想起菲立普呢?

3. 據說前兩年房市正好的時候,「面朝大海,春暖花開」這兩句話一直被拿來當做廣告詞,海子地下有知,不曉得做何感想?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