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8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很喜歡藍,深藍、淺藍、天藍、海軍藍、藏青、雨過天青、等等等......

 

    

天氣晴美時,大家都說海天一色,海和天的青藍色其實有別,水藍、蔚藍、蒼藍,還有那老是讓人想到彩虹的靛藍。

   

    

看著顏色表上的名字,覺得「矢車菊藍」美的如夢似幻、「午夜藍」帶著神秘的深沉安靜,「皇家藍」氣質優雅,「普魯士藍」總讓我想到柏林,「波斯藍」懷有異國風味,「土耳其藍」則往往伴隨面紗與音樂。松青和秋香色總讓我想到竹林小徑,愛麗絲藍和薰衣草藍使人神移北海道或普羅旺斯。

  

  

或幽淡、或深沉,藍色使人安靜沉澱,含蓄平和,心思簡靜。

   

後註: 看Mama Mia 電影,片頭片尾,I have a dream的歌聲響起。年輕的女孩和男友乘一葉小舟由小島朝希臘本土而去。夜色蒼茫,深藍的海面有粼粼月光,啊!那藍!

 

 來聽歌吧。

 

 

 

I have a dream, a song to sing
To help me cope with anything
If you see the wonder of a fairy tale
You can take the future even if you fail
I believe in angels
Something good in everything I see
I believe in angels
When I know the time is right for me
Ill cross the stream - I have a dream

I have a dream, a fantasy
To help me through reality
And my destination makes it worth the while
Pushing through the darkness still another mile
I believe in angels
Something good in everything I see
I believe in angels
When I know the time is right for me
Ill cross the stream - I have a dream
Ill cross the stream - I have a dream

I have a dream, a song to sing
To help me cope with anything
If you see the wonder of a fairy tale
You can take the future even if you fail
I believe in angels
Something good in everything I see
I believe in angels
When I know the time is right for me
Ill cross the stream - I have a dream
Ill cross the stream - I have a dream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有一種心事
總是沿牆攀爬
在靜謐的夏日午後
訴說知了其實並不明瞭的情思


菟絲蔦蘿
在詩頁織成濃蔭
誰家屋外
僅只綠藤一枝
纏綿繾綣
匍匐來至窗沿


等待
些許清涼滴落
如飲醇醪
醉成青青客舍



回應 Emma 記牆


20080901

Emma 說我今天的留言像"ㄙㄨㄢ ㄉ一ㄣˊ", 那怎能不讓這篇隱藏的東西見天日呢? 我已是, 醉成青青客舍的" ㄉ一ㄣˊ"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痞客後台大改版,部落行家都諄諄告誡不要輕易嚐試修改或舖文的情形下,我偏就很好奇地想知道改了什麼?有什麼新功能?知道了後不試一下就手癢,也不管痞客會不會再次「頭殼壞去」,不顧一切就撩落去。

 


「膽識」突然增強也只敢在這方面吧?讀的書一直到最近,才有小丁點的範圍突破。

 




模仿犯

 


這是號稱平成國民作家宮部美幸的推理小說,厚厚地兩大冊,光想到要在文字田裡犛耕那麼久才能盼到兇手出爐,就一整個鼓不起興致來。今年首度放在書單上,本也只是放著,沒想到幾個月沒去博客報効的結果,突然某一天出現在訂購單上。(頭殼壞去的人應該是我吧?)

 


我的日系推理閱讀,似乎都伴著單元劇而行。除了兩三年前石田一良的池袋西口公園外,印象還停在更多年前的山村美紗及西村京太郎。山村美紗的作品以日本古都及特有文化和職人為背景,地點不是京都,就是號稱小京都的金澤等地;涉及的人物通常都從事著花道、茶道、和服製作等等的行業。西村京太郎則是彰顯日本交通的便利與準時,火車、新幹線、這個快車指定席、那個季節特別號列車等等。兩者都屬古典推理,小說看到後來實在乏味,但是改編成的單元劇卻有看Travel and Living頻道的趣味,文化、城市、交通、風俗與民情,讓故事生動多了。

 


日系推理以古典推理(日本稱本格推理)為多,卻少有Agatha Christie那種故事性。所以對日系推理小說實在不敢輕易嚐試,深怕誤觸沉悶地雷,賠了銀子又浪費時間;即使宮部的書都放在書局顯眼處,網路上也多有討論,一直挨到前陣子才決定給它一個機會。

 


小說還在開頭。因為故事同時以好幾股進行,讀了兩百頁除了一些人物的背景,連罪行都還不甚了了。慢慢的還是會讀完它吧-只要其他誘惑不要中途出現。

  




雍正皇帝-九王奪嫡

 


完全是看了Jessica的書櫃後才決定要讀的書。

 


此地二月河的胡雪嚴似乎賣的很好,我總以為是出版社大力推廣的關係。上書局找書時看到二月河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的書一字排開,又發現這三套書都另有電視劇版本的同名書在架上,才知道有可能是電視劇的威力。除了某些日劇和歐美影集,我大概至少有十年以上沒看過連續劇了,對這些風行已久,當時紅火的不得了的節目,完全是狀況外。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鹿鼎記的影響,清朝諸代,我最喜歡康熙朝。不過三朝都讀完的Jessica覺得雍正寫的比較好,既然要試試新的作家,還是先從可看性高一點的開始,以免又落入以往沒讀幾頁就丟開手的命運。人到底是喜歡八卦的,宮闈秘辛更是讓人不忍釋手。雍正朝第一套九王奪嫡很快就讀完了。

 


雖然九王奪嫡讀的津津有味,也訂了其後兩套書,但以歷史小說的手法來說,我還是喜歡高陽。二月河書中有些大陸用語讀來不慣是原因之一,但是敍事的風格不習慣才是主因吧?也或者,實在讀了太多高陽的小說了,習慣了一個人說故事的方式,總覺得別人的說法少了點什麼。

 


在讀小說過程裡,到網上及實體書局都巡了一遍。高陽寫了好幾本慈禧,但似乎沒有熙朝的故事,真是遺憾,看來只好看韋小寶過乾癮了。

 




姑獲鳥之夏

 


號稱京極堂第一彈的這本「絕版復活」書,封面很是吸引我-有些讓人害怕的詭異但又捨不得移開目光的那種。

 


說過我是個怕鬼故事的人,妖怪故事也是怕的。夢枕獏的陰陽師系列前些年被討論推舉的像是不讀會後悔,我仍是一點也不敢碰;但是京極夏彥的書,卻有種奇特的吸引力,有種深覺不該卻又去做的,那種小小叛逆的吸引力。幸好它是讀品,不是毒品,在書前猶豫了很長一段時間,終究還是買了。

 


一直以為故事會是時代劇一樣的年代,沒想到卻設在二戰之後。書頁才翻開而已,三流文士的主述關口剛走上往京極堂(一家珍本古書店)的路上。讀來忐忑:作者會怎麼安排故事啊?到底什麼時候會出現妖怪啊?會不會翻下一頁時,它們就像電影裡突然蹦出來的鬼怪一樣出現呢?

 


遲疑又好奇... ...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雲霧是從山巔開始的,輕飄飄,在山與山之間。調色似地讓每座山因為前後遠近的不同,而有了濃淡不一的顏色。



 

白雲飄過剛昇起的太陽,下探的光線,有如聖告圖裡的光芒。





經過朝陽蒸騰,山嵐於是更濃了些,完全掩蓋一水相隔,靜靜立在潭邊的旅驛。





而後漸漸地,有迷濛煙霧從水面嬝嬝升起,從兩旁的山,向潭水中央繚繞而去;


 


「旅人」降兮北渚,目渺渺兮愁予,嫋嫋兮秋風,「明潭」波兮木葉下。



 
被美怔住的人,也只有這一句話。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溽暑當頭,揮汗不歇的日子,日曆上卻說今天立秋。
 
 
大氣天候變動過巨,識者都說曆法已遠,節氣云云,可能連參考的價值都沒有了。然而過去這一週來的晚間,後廳都有習習涼風吹進來。母親說那是東風,所以才會讓人覺得如此舒爽;一句廣告詞驀地躍入腦海:啊!天然的尚好。
 
 
所以隱隱約約地,時序還是照著它的老步調在走,那一絲絲很難察覺的漸涼變化,只在近午夜的時分顯露,需要刻意才能發現。因為天亮後就熾陽高掛、晴光滿眼,絕對的夏日氣氛,秋意遙遙啊!
 
 
而這樣雲白天藍的日子裡,看到母親還是循例準備了油飯、麻油雞,更是燥熱。
 
 
因為今天拜拜,吃食太多,即使想讓小朋友高興,還是沒敢買蛋糕來考驗眾人胃納。親愛的April,妳只好就和大家一起過七夕吧!生日快樂!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之一




預訂了維納斯的誕生一書,週五拿到了。宣傳單上,印有她亭亭立在海中貝殼上的畫面。記得過去在誠品聽課時,高老師曾說(同時也引了許多學者相似的說法):照人體比例,波提切利 (Sandro Botticelli) 畫的這位愛神實在有問題,特別是兩手不但過長,左手尤其不勻稱。然而,美真的不是件拿來寸寸分解剖析的事,如果只以人物是否具象表現和其表現是否合理,那後來超現實主義大師們的作品,根本沒機會成為流派了。
 
 
我想起波提切利較早的另一幅作品『春』,裡頭的維納斯站立的姿勢也幾乎一樣。我可以想像在她裙裾裡,重心放在一腳,身體稍微斜倚的模樣。面容一樣若有所思,看不太出來目光定焦何處?不知道畫家為何用這樣的面容來詮釋一位愛之神?特別是『維納斯的誕生』裡的維納斯,才從海中的泡泡誕生就面帶淡淡愁容。不過相較之下,我仍然偏愛比較後畫的維納斯。



之二


在網上書櫃Anobii看到有人說:他想了很久才決定要不要把漫畫放上來。對於我,這應該不是問題,因為即使我曾動念想買交響情人夢神之雫(至今也還沒付諸實行),不過從未想過它們是放在書架上的書籍之一。(這算某類歧視嗎?)
 
 
但是最近買的Banksy,卻讓我覺得它應該是一本書(聽起來有廢話之感)。雖然我仍然不覺得塗鴉是可以容許的行為,雖然我可能就是Banksy認為的那類無可救藥,對藝術的看法或認定,有種他所謂的「菁英主義」的價值判斷的人。但翻完書後,我實在很欣賞他的許多「作品」。特別是Banksy對一些教條、社會現狀、世界局勢(幾乎是對美國的嫌惡)的看法,透過圖案或簡單的文字,非常生動確切的傳達了出來。他的畫或許不是masterpiece, 但就像書中的一句標語,那是 wall and piece.
 
 

而且說真的,我們有什麼立場來指責塗鴉不是某種藝術型式?高老師的藝術史課程為每週的內容都給了個章節名稱,進入現代後的一個課程章節名稱是:「巨匠或郎中?」;我真的如此想過那些後現代或超現實主義的,所謂大師的作品。如果我承認看的懂它們,那我一定也看到國王的新衣了。每個人對藝術的看法如此歧異,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怎能遽下結論,說塗鴉不登大雅之堂呢?
 
 
是不是過往的教育訓練使然?使我被規約到無法反動或極端的思考?打破既定規則似乎是件很驚天動地的事,Well, 那自己不敢做或做不來的事,拿欣賞的眼光來看別人的作品,不就很過癮嗎?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