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5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直是個很不喜歡電話的人,碰上需要打電話時,都是萬分痛苦無奈的拿起聽筒撥號,速速把事情聯絡完畢,然後迫不及待地放下聽筒,慶幸又可以遠離話機。我大概不適合做電話行銷的工作,或者,任何在Call Center的工作 - 連詐騙工作都不適合,可惜了。


公司裡有這麼一個部門是負責打電話的,有幾位同事每日配額都在百通以上。因為使用耳機的關係,這些同事撥號都是用免持聽筒的方式進行。自從該部門調整辦公位置到我的部門附近後,問題就來了。


首先是一直聽到對方響鈴。除非是非常專心或正在與別人討論事情,在耳際總是一直鈴聲不斷。那種電話沒人接聽的焦慮,使人多多少少緊張起來;而響鈴本身或最後那段「電話無人接聽,請改播其他號碼」的宣告錄音,有時候真的很吵,心情很難安定。


現在的人手機不使用一般響鈴聲的愈來愈多,五花八門的響鈴音樂真是讓我開了「耳」界。不知道是不是我個人的偏見,從同事這方聽起來,好像用80年代歌曲的人,通常同事對答的口氣都很平緩禮貌、用現化流行音樂的人,似乎比較「盧」、用台語歌的人,則常常考倒離我最近,台語講的「不輪轉」的同事。我在想,公司資料分析的單位,是不是也該來分析一下客戶響鈴音樂的選擇呢?


鈴聲或音樂,反正噪音一直都在。辦公位置剛調整時,主管曾問過我們部門的意見,如果太吵什麼的,公司會再想辦法改善。但打電話給客戶是公司不能免的業務之一,我們就是儘量去習慣在一個比之以往,較不安靜的環境裡工作。但是有些人手機響鈴真的很匪夷所思,真的會影響上班情緒。像之前「送汽油及一根火柴」、或是有些人故意用0204之類的撒嬌聲音,等等等,勉強算他某種幽默,大家拿來當笑話就算了;但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昨天同事撥了某個號碼後出現的一片喘息聲,這些人會不會太無聊當有趣了些?就這麼篤定打電話來的一定是熟朋友們嗎?


不過......這個拿來對付詐騙集團倒是不錯 - 可惜就是分不出那些來電是詐騙,可惜了!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那「未開始」書籍沒讀過一半不再買書的「宏」願,在許下之後馬上就受到試煉。雖然列了wishing list, 但是仍在碰到卜洛克的新書時破功。週末到 Page One 時,我告訴自己,我只是來看看書局從二月開始少掉的,原來是所有的英文文學類書籍的一大塊區域,是暫時的還是永久的不見了?但是我心裡隱隱了解,我是來解饞的,最好還可以找到Donna Leon的第一本推理書-剛從作家們的威尼斯讀到,很想一探究竟。


結果非常遺憾,店員說那塊區域被101收回去了,(sign......),陳列的書從此少了許多。但書架上還真有Donna Leon的書,雖然只有三本,但至少我買到 Death  at La  Fenice鳳凰劇院之死)。之後依慣例巡視JA, 發現新版本,而且價格低到出乎意料,紙也不割手,最重要的是,字體夠大,讀起來應該會輕鬆多了。原先還在三心二意要不要放棄P&P, S&S和Emma (家裡夠多了)後來仍然全數掃回家。


今早讀到的 The Thirteenth Tale 來到 Margaret 到圖書室找 Jane Eyre. 書中提到 Vida Winter 蒐集了許多 Jane Eyre 版本-不管稀有或普通的,許多許多:


I was in the library. I was looking for Jane Eyre and found almost a whole shelf of copies. It was a collection of a fanatic: There were cheap, modern copies, with secondhand values; editions that came up so rarely on the market it would be hard to put a price to them; copies that fell at every pint between these two extremes.


我於是想,對於喜歡或說對我們有某種意義的書本,買上許多,撫摸浮想,讀或不讀,應該已經不在考慮範圍內了


PS. 想到讀了威尼斯的作家們後,對威尼斯又嚮往的不得了。(候麥的綠光是 1986 年威尼斯影展金獅獎的作品,寫文時一直覺得,這真是巧合到家了!)我還不算真正開始讀托斯卡尼豔陽下呢!會不會讀後又陷入另一個美麗的義大利地區啊?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Le Rayon Vert
 
 
或許,這是我學得的第一個法文詞條。雖然不會發音,那些排列的字母就像它的字義,綠光 (The Green Ray) ,常常閃在眼際。初識候麥*、初識巴黎、初識那個夏季若未渡假,簡直是昭告世人自己孤獨的社會。
 
 
接近夏季時,當行人躲在冷氣房中,躲在涼陰的騎樓下,只賸映著日光,亮晃晃的街道;汽車海市蜃樓地漂在熱氣蒸騰的柏油路上;城市像進入午寐時,常會想起那個空盪盪的巴黎,Delphine找不到旅伴,在眾人都出門渡暑的日子裡,惶惶地覺得自己被拋棄。
 
 
而我進入職場,剛過試用期。正值暑日,走上一段反光刺眼的路才能到辦公室。試用雖過,公事上許多事情仍舊不熟悉;人際關係大異於在學校時,對於是不是一條適合的路懷著疑惑,一日終了下班時,仍有少許惴惴不安。
 
 
於是綠光成為一種追求,在某種天候適宜的黃昏,當夕陽落入海天交接那一線時,幸運的人會看見綠光,像是內心無言的企求得到未知主宰的應允。而幸運的人,通常是由心境轉換而來:放棄既定成見,就像Delphine終於決定自己一人出門旅行,放棄對朋友的依賴、放棄一定要有伴才算受歡迎的執念。你會說,女主角在車站遇到正讀著卡拉馬助夫兄弟們的木匠,後來相約一起到海邊等待落日時看到綠光,真是個太傳統的結局。但我喜歡小故事,愈淡愈有得深思—有些小故事的後勁很強的,這麼多年後都還發酵著;更何況,電影結束前,我也看到綠光。
 

 
* 候麥 Eric Rohmer
 

PS. 影音店裡,有一陣子曾經有候麥,但只有關於四季的片子(因為當年金馬國際影展曾放映);而我想蒐集的「喜劇與諺語」系列,卻從未在市面上見過。網上搜尋時,看過在城中某處有他的片子,但因為隱居在大樓高處,電梯口紊亂混雜,遲遲不敢一探。W聽我說後,自告奮勇要陪我去,然而也過了一段時間了,我都快忘了這件事。卻在一個午後,一個文具櫃前,一冊叫做綠光的小手記,喚醒了那些心愛電影的片段。考慮著,或許應該重讀六個非道德故事
 
20080905

Contes moraux (Six Moral Tales): 六個道德故事系列

Comédies et Proverbes (Comedies and Proverbs): 喜劇與諺語系列

  • 1980 La Femme de l'aviateur (The Aviator's Wife) — "It is impossible to think about nothing."
  • 1982 Le Beau mariage (A Good Marriage) — "Can anyone refrain from building castles in Spain?"
  • 1983 Pauline à la plage (Pauline At The Beach) — "He who talks too much will hurt himself."
  • 1984 Les Nuits de la pleine lune (Full Moon In Paris) — "He who has two women loses his soul, he who has two houses loses his mind."
  • 1986 Le Rayon vert (The Green Ray/Summer) — "Ah, for the days/that set our hearts ablaze,"
  • 1987 L'Ami de mon amie (My Girlfriend's Boyfriend/Boyfriends And Girlfriends) — "My friends' friends are my friends."

Contes des quatre saisons (Tales of the Four Seasons):  四季系列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我不看球賽 - 確切一點說,我什麼運動節目都沒看。世足賽期間或許會瘋上一陣子,不過畢竟四年才一次,其他的就算了。而且每種運動比賽的規則我幾乎都不懂,有那些隊伍,有那些隊員,彼此實力如何等等等,不是搞不清楚,就是張冠李戴,出口就成笑柄。是笑柄與否,我也不介意,但是可憐的April卻沒有對談的對象。 以往都是Rainer和她說個沒完,Rainer一家出國後,April看完球賽沒人討論,Rainer在德沒有棒球賽可看,兩個人都寂寞。


最近讀卜洛克的殺人排行榜,第一篇的小故事是關於一位美國職棒球員。卜洛克列舉了一些球隊與球員,包括洋基隊。(廢話,主角住紐約耶) 洋基隊因為有王建民,April提起的次數也多,因此我也間接知道一些球員名字,讀起小說來,那些名字相對應的臉孔還彷彿在書頁間出現呢!但是小說畢竟是小說,所以一些球員當然是杜撰囉!這個故事裡的球員騰波,就是小說主角,職業殺手Keller (故意與Killer諧音)的目標。


話說騰波是位高薪球員,球技不差,但球隊、球評、球迷一致公認,他這人太過自私,只為自己打球,從未想到球隊整體的利益。騰波就要締造自己400支全壘打,3000支安打的紀錄了,他揮棒時,只想到自己的紀錄,擊出安打時通常壘上無人,要不就是分數落後太多,要不就是領先太多,有無他安打其實都無所謂;而且他的薪水太高,球隊又賣不掉他,不能賣他就不能再添生力軍,於是有人就想一勞永逸的解決這件事,於是就想到Keller......


這個故事因為和美國職棒相關,於是我略略地講過給April聽。最近球賽正熱烈進行中,今早她告訴我,洋基買了位日本球員,據說在日本時是三振王,年薪比王建民還高。但是到美國比賽後,卻是個丟分大王,每每讓牛棚裡眾人「剉耶等」。在昨天的比賽裡,此人先發的三局,洋基就丟了六分......


因為王建民的關係,April很支持洋基隊。哇哇大叫說完上面的話後,我們突然面面相覷:會不會有人想到Keller啊?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直有個迷信,如果把事情說破了,這件事就不太可能辦成;如果慶幸一件持續在做的事達到某個階段,這件事後續就又會坑坑疤疤地不順利。不過還是不管了,找回某種閱讀的momentum,週末讀完兩本小說,還是有一種很暢快的感覺。


殺人排行榜
:洛克殺手系列的第三本小說。通常卜洛克的小說我一入手就會迫不及待翻開,但是這一本卻是queue了很久。一方面如剛買到書時想的:真糟糕! 離上一本的小說出版日期太久了,都忘了Keller (主角,職業殺手) 之前都在做什麼呢?二來貪心不足蛇吞象,好幾本都翻讀幾章的書還在排隊,所以.....


讀完後,我又有點Keller,或說卜洛克,也要退休了的感覺。有點像讀繁花落盡後,那種曲終人將散,燈火正闌珊的悠悠的感覺。做為一個紐約在地的作者,創作的作品主角也住在紐約的人,卜洛克後911的作品,都微微帶著關懷與感傷。 所以我一直在想,到底是卜洛克老了,還是911的衝擊太大,還是......僅僅就是, 主角也老了。馬修史卡德己過花甲,友朋凋零,為原來警察職業上誤殺小女孩的自我放逐,在我看來已得到救贖;而Keller,雖然才過不惑,但是刀口上舔血的日子也不會多了。我想到書中說,911後,反恐 (覺得比較像"恐"恐) 的機場檢查,使Keller再也不能輕裝搭機到某處,完成客戶的交待,然後回家;他必須風塵僕僕地開上幾天的車,來回奔波,累也累死了!


非道德小故事
:想要抓住這個還想吞些字的感覺,決定選本小書;再加上前不久才提到毛姆,於是這本書就中選了。譯者陳蒼多是老資格的翻譯人,原本也有些衝著他的大名買書。可惜譯筆雖然依舊,漏字與錯字出現的頻率多到讓人懷疑這書到底有沒有校稿?


不過毛姆的短篇小故事,就如譯者在簡介裡的說明一樣,真是高明。Truly Storyteller。 十數篇短篇,就像書名一樣 (這應該是出版社給的書名),對於世俗的道德訓示有種嘲諷,敘述的語調不疾不徐,內容沒什麼暴力殺戮,但是諷喻,小小地刺痛著讀者。


其中有個故事關於一位自稱心臟不好的婦人,每當丈夫需要遠行,總是要求丈夫不要顧慮她;然而每到出發日,她就心臟病發作,躺在床上不能起身,先生為了照顧患病的太太,只好不離不棄;第一任丈夫先她而亡後,她又接受第二位求婚者,還告訴後來的這位:不會麻煩你太多時間的。結果第二位先生的生活仍和第一位一樣,被綁在家中,後來也是早早蒙主寵召;而她還好好活著,箝制著與第一任丈夫生的女兒......。


其實以前讀人性枷鎖時,我從未想起什麼關於毛姆的事,但讀這本短篇故事合輯時,我腦海裡一直出現那篇高中英文課的課文:Luncheon。

  

Ps. 我還真看過像Luncheon裡那個女人的人呢! (關於"午餐", 請參考這位部落客的文章)

pps. 毛姆到底環球旅行幾次啊?故事幾乎都設在海外,那些異國風情的地名,他卻如數家珍 - 總不會是看著地圖掰吧?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