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8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還未雲起, 已嚮往那季節更迭,
颯颯風聲穿林, 拂動微顫, 枝頭一片紅葉.
山稱嵐, 橋曰渡月.
庵寺梵音無聲, 只餘勝水.
如石趺坐茶室亭間,
須臾葉落, 羽化成蝶.

 

回應 Emma 秋纏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在書局翻看Ludlum, Bourne系列三本中文書時, 就已注意到這兩本書:
  • 阿基米德寶典
  • 秘密晚餐

或許說, 被”達文西密碼現象”嚇壞了有點誇張; 但是書市中這麼一窩蜂的, 類似的書, 類似的書腰簡介, 世界各地售出版本, 各網路書店的排行榜及銷售數字, 等等等, 等等等. 整個就是煩. 這個世界的各行業, 運作方式是這麼雷同: 一個人/事/物紅了, 同類的東西就要拿來炒作, 拚命製造話題. 一定要過度消費掉這個題材, 才能讓它冷下來. 其實我根本不是所謂小眾, 閱讀也幾乎跟著潮流走, 可是, 到底有沒有人想過, 同樣東西一直吃是會膩的啊!

於是行經書市, 有種想大喊夠了的衝動. 然而我當然不可能在公共場所大喊, 於是只能選擇走開.

 讀到灰鷹這篇出國總結, 覺得還是不能全數抹殺. 在Ludlum前也躊躇夠久了, 只為了要不要讀原文, 又考慮到小說與電影漸行漸遠, 差異那麼大. 停步不前的原因實在可笑, 這兩天決定要去帶回家, 同時要把上面那本也帶了.

另外在同篇文章中的”時間迴旋”, 則要記得翻一下.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才看完Spook第一季,頻道轉回電視時,剛好看到AXN台的廣告。Paul Potts的新專輯,廣告片段是決賽勝選後的表演。


資訊得到的晚,關於此人及他艱辛的學藝和奮鬥過程,是最近才在Jessica版上讀到的,我這個連台灣星光大道都沒看過的人,也才知道所謂的英國「星光大道」(Britain Got Talent)。我因在一週內知道此人,知道他決賽獲勝,可以去英女王面前獻唱,知道唱片公司已準備了合約…..一切似乎還是網路上的種種消息,突然看到廣告,有種「怎麼這麼巧」的,似乎時空錯置的奇怪感覺。


世界各地果然都是人才濟濟,上了舞台的,或許只有部份遇到伯樂的人罷了。對Paul Potts而言,終於是Dreams come true -- 雖然,我不免要持較悲觀的角度:唱片是出了,在競爭這麼激烈的環境下,希望別是一時煙花呀!


在youtube上聽了他的歌聲。聽到的幾段都是「公主徹夜未眠」,所以也不知道其他的曲子他唱起來如何?Jessica 說 Paul曾在賽中唱過 Time to Say Goodbye, 不過比較沒有Nessun Dorma來的好聽。最近因為看的電影也有一些出名的詠嘆調在其中, 想起初聽歌劇的往事來。


那是大學畢業後的第一個工作。公司總經理自己喜好聆聽歌劇,因為家眷都在美國,居家無事時,弄了一套家庭劇院各項配備在家中享受。那是個還有Beta錄影帶的時代,他已經裝了 Laser Player,託人買了許多歌劇的雷射disk。只有自己聽覺得沒有人同樂,無趣;要他秘書找了一些同事去他家中一起觀賞。別說我們這些其實啥都不懂的鄉巴佬沒興趣(歌劇,上層社會人士的東東,誰聽的懂啦!),就有興趣也不想去總經理家裡聽啊!


老總秘書費了一翻唇舌苦勸較熟的朋友去參加。她當時的男友是我部門相熟的同事,曾在故鄉教堂詩班唱詩過,幫著找了些資料讓我們惡補故事大概及曲目。第一次聽的就是Pavarotti的『弄臣』,LD有許多特寫鏡頭,看著Pavarotti邊唱邊擠眉弄眼的。雖然在唱些什麼完全聽不懂,沒想到卻一頭栽進去。記得第二次被邀去聽『魔彈射手』時,已經沒有心不甘情不願的感覺了。資訊還很貧乏的時代裡,這樣的機會實在難得。我想我是在魔彈射手後,愛上男聲合唱。


開始找男高音的詠嘆調來聽,而且從此耳朵先入為主的挑人,除了Pavarotti,都有點不順耳。記得96年三大男高音和祖賓梅塔首次為世足賽的世紀合作,和弟妹們盯著電視聽,興奮的不得了。我還是心儀著Pavarotti, Rainer和我辯著,說他太花俏了:「卡列拉斯唱的比較誠懇。」到現在,只要看到卡列拉斯,我就會想起那個看電視的夜晚;看到他來國家音樂廳表演的戶外轉播,就覺得他唱的很誠懇。


提到Paul Potts 唱Time to Say Goodbye時,想到波伽利。覺得只有波伽利的版本好聽,也是先入為主。初次聽波伽利在好友辦公室,記得好像是她一位DJ朋友介紹的,時間早在波伽利的首張CD在台上市前約半年。我去好友辦公室等她下班,她播放波伽利的CD,說,妳會起雞皮疙瘩的!果真是。音色如此接近,當初還以為波伽利故意模仿Pavarotti呢!


但是一段時間沒有接觸,我終究忘記了以為不會忘記的歌聲。常去的影音店介紹跨界歌手羅素華生後,竟然以為他的Volare才是我的初相見,全然忘記了自己聽過Pavarotti唱過的。大概是他唱Nelta Fantasia也很誠懇吧?聯想舊事,曾經那麼著迷於電影『教會』裡,Gabriel’s Oboe那樣美麗的雙簧管的聲音。


我沒有好耳朵,聽不出誰的聲音太花俏,誰的高音出現瑕疵,只是很享受著聆聽的當下。音樂流過耳際,腦中閃過聽這音樂時的發生事,曾經實際相關,或僅僅只是想像的各種情境-一種無法形容的享受,而且嚴格說起來,也許也不只有音樂本身吧?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No Reservations』(料理絕配)

 


由於張家的禮送李家,同事因而在週四被轉贈了二張電影特映票。兩人既有時間,電影卡司也還OK,於是就和同事 — 帶著點小小的貪小便宜心態 — 到個很久沒去過的電影院看電影了。劇情是一般的小品,只是場景換到紐約布魯克林區,一家法國餐館的廚房搬演。戲裡的男主角(Aaron Eckhart)原是義大利餐的廚師,編劇給他一個愛聽歌劇的習慣,於是電影背景裡充滿了男高音的詠嘆調,附加價值,蠻好的。


既是小品,多說則不免出現劇情雷(不過還是有一點小雷),談談幾位演員就好: 


Catherine Zeta-Jones:  實在太難忘她在”將計就計”(Entrapment)裡, 蛇一般的身材與姣好面容;在這部戲中,發現即使是好萊塢女星,多金可以maintain, 但總不敵時光的感覺。幾個接近的鏡頭,發現她臉上有一粒粒小小疹子似的東西。奇怪,現在電影都不修片了嗎?

片中的角色其實沒什麼可以發揮,但是各色菜餚的烹煮調配,以及在大廚房中的一切,大概也是需要惡補一下的。我不覺得她有那種電影簡介裡說的那種,好控制的、一板一眼的、或諸如此類的個性。與其說她演出這樣的女主角,不如說這些性格都是簡介,或是在別人的台詞裡說出來被介紹出來。對於脆弱、無法信任人、與很重的防衛心,類似性格的女性角色其實很多;但是或許編劇太想兼顧每一面了,以致於有種每一面輕點一下,可是主要要說什麼,反倒模糊了。

ps. 她在劇中的公寓我倒蠻喜歡的。(基本上只要是在紐約,有什麼不喜歡的 )。從公寓裡的走道看向廚房的方向,倒是讓我想到料理鼠王裡, Linguini那個破落公寓裡的小廚房。

Aaron Eckhart:   和同事一致認為,此人好像演什麼角色都不會讓人覺得突兀 (當然是就我們看過的電影而言)。可以是”無可救藥愛上妳”裡的英國詩人研究員、可以是”永不妥協”裡的嬉皮長髮式飛車黨,現在呢,搖身一變成為主廚。看到他的花長褲和塑膠涼鞋,也不會覺得沒有說服力。

Abigail Breslin:  小女孩長大不少了, 可愛的大門牙雖還一樣,但在Little Miss Sunshine和金像獎頒獎典禮裡的小肚肚,已經不見了。

 Jenny Wade:  其實對這位演員實在沒印象,不過她的副主廚角色,有一頭軟軟的,伏貼又有型的短髮,讓人好喜歡。看她挺個大肚子,調和廚房裡兩個風格個性迥異的廚師,蠻有趣的。

 Bob Balaban:  敲出他的名字後才發現, 那有人名字裡都是B的啊? 對於此人, 印象深的角色, 只有”侏儸紀公園 II”裡, 那個很自以為是的侄子. 在電影中, 他的辦公室挑高, 有大扇的落地窗;因為空間很大, 擺設疏落, 讓人很喜歡。(雖然不免煞風景地想到, 太陽一照, 可能在家中都得戴墨鏡吧? 更別提書架上的書或牆上的畫, 大概顏色會褪到變成白的!)

 Lily Rabe:  可憐,果然很多女侍其實都是想往百老匯發展啊。這位女星的某些角度, 像極了 Celine Deon, 大概是那個尖下巴吧!






其他的註記:

#1 在片頭的字幕中發現了 music: Philip Glass 的字樣. 只是不知道那一段才是Glass的作品。如果是影片初開頭的音樂, 那我想, 或許可以去試一下他的”極微”了。

#2 查資料時發現Glass先生出現在片尾街角的一桌,我真是有眼不識泰山啊!在格友版上看到他的近照多次,竟然沒發現。(說起來,我也不是每部希區考克的電影都能發現希區考克。)

#3 在電影裡,有一段是Abigail吃義大利麵。在幾個不同的鏡頭裡,那盤麵原是吃到快盤底,之後麵又變多了。在戲院裡就發現這個小事,後來發現已經很多人提出來了。

#4 (預告片也算嗎?)預告片是The Brave One. 對Jody Foster接片尺度愈來愈好奇了. 中間有一幕是她被欺負, 滿臉是傷地在醫院病床上裡醒來的鏡頭, 讓我想起”控訴”來。時隔多年,幾乎相同的傷臉… …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Reading: 

流浪集’紐奧良的咖啡’:一個丰姿綽約的不夜城,必須要有一些金黃色質地的某種東西,才能助其散發溫暖渾醉的永恆光芒。 


不知道為什麼, 每讀到紐奧良這個地名, 我腦中就自然而然出現兩個image:

一個是 The Pelican Brief 中的某些情節;
一個是 Ashelly Judd 在 Double Jeopardy裡.


兩個片段其實都只佔原書/原電影的極少部份, 可是印象像嵌進腦裡似的, 一提到紐奧良總是會聯想到. 而聲音, 當然就是"有名的黑人小喇叭手"囉.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母親剛從傳統市場回來, 買回了七夕拜拜要用的圓仔花, 雞冠花, 特別是鉛粉. 我趕緊拿了相機拍下來. 有些人或許連要用鉛粉拜拜都不知道, 更別說是見過它了.


這類風俗正在消退中, 拍張照片留個紀念.


昨日問了, 為什麼七夕要拜這兩種花呢? 母親說她不知道. 但是在她小時, 其實不是一定要這兩種花的. 母親說, 每到七夕一早, 她會和姐妹們四處去鄰人家摘花, (外公家有花園的, 可是好像都去摘別人家的) 別家的女兒也一樣. 花也不限兩種, 反而是錯落多樣. 母親仔細地回想, 忘了何時風俗改了? 莫不是嫁到本地來才這樣? 細細回想的表情很有趣.


七夕據說過午就可以拜拜. 我家習慣, 還得準備油飯麻油雞. (現在已經略略聞到香味) 伴著花朵鉛粉的, 還有"洗面水" (臉盆裡淺淺的水, 毛巾一條). 假期間, 小朋友都不在. 我多麼想在這個時候, 一一指給她們看這有趣的習俗啊! 特別是那兩個遠在他鄉, 家當還在遠洋的貨櫃上, 至今還沒一個家可以安頓的小女孩.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正是部落客喃喃自語天......

Silk 電影海報




說實在的, 我可以想像Kiera 是海倫, 但沒辦法想像Michael Pitt為任何人 — 以前看他的電影的印象太深了, 至少他不是我心目中的哈維……


而佔據海報上方那位, 則更不是我心中, 那個可以為她築起鳥龍, 蒐羅所有珍奇鳥類的女人.


但是, 我還是想看電影. 信心動搖中, 或許還是別去破壞書讀完後的美好感覺......



*** *** ***



在書桌的位子朝落地窗外看, 風大雨斜的. 那斜飄的雨絲, 總讓我聯想到Richard Amitage的Mr. Thornton. 一個酷熱的夏天, 只因氣溫稍降, 竟想到北方去, 實在有些想的太遠了.





但也因為正測試Window Live Writer, 整理圖片的功能好讚; 應該拿誰來裱框裝幀呢? 當然是雪絲斜飄面前的Mr. Thronton囉!!



*** *** ***


因為沒讀小說, 即使每天都注意著Selina版上關於Atonement的介紹, 但相關文章卻有些刻意地不點進去看. 今天實在忍不住了, (一方面, youtube load的很慢很慢, 也只有今天比較有時間) 看了一點點關鍵劇情 (套她的話). 那音樂真的棒透了. 我想, 或許該去看一下小說, 電影應該快上映了.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When Love Speaks這張CD, 是從Selina的網誌知道的. 也在她網上試聽過, 覺得美極.

前日出門到郵局領回包裹, 迫不及待想上傳, 結果一失手的結果, 就是原來很喜歡的網誌模版不見了. 自己沒本事弄出一個賞心悅目的版型, 想想就不再多花時間, 還是來讀詩 -- 哦, 不, 聽人家讀詩吧.

Live with me and be my love (Marlowe).
recorded by Annie Lennox




Live with me, and be my love,
And we will all the pleasures prove
By hills and valleys, dales and fields,
And all the pleasant pastures yields.

There will we sit upon the rocks,
And see the shepherds feed their flocks,
By shallow rivers, by whose falls
Melodious birds sing madrigals.

There will I make thee a bed of roses,
With a thousand fragrant posies.


我不喜玫瑰, 不過, 玫瑰花床聽起來蠻好的. 又想起一部電影來.



Sonnet 130
read by Alan Rickman



My mistress' eyes are nothing like the sun;
Coral is far more red, than her lips red:
If snow be white, why then her breasts are dun;
If hairs be wires, black wires grow on her head.
I have seen roses damasked, red and white,
But no such roses see I in her cheeks;
And in some perfumes is there more delight
Than in the breath that from my mistress reeks.
I love to hear her speak, yet well I know
That music hath a far more pleasing sound:
I grant I never saw a goddess go,
My mistress, when she walks, treads on the ground:
And yet by heaven, I think my love as rare,
As any she belied with false compare.


Alan Rickman的聲音很適合讀詩, 對於喜歡的, 就是訥訥的不知該說什麼. 


真希望能把 Christopher Plummer 在 "Must Love Dog"裡, 朗誦 Yeats 的詩那段剪下來.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To see the Summer Sky,
Is Poetry, though never in a Book it lie—
True Poems flee—                                 

—Emily Dickinson



凝望夏日青空
是詩, 縱使它從未在書頁間出現--
真正的詩飛逸--



於是撫摩沙沙紙頁
細數空白字句
拂過雨滴或淚珠
摺頁或劃線
一則愛情小令
一個達達馬蹄的黃昏


說它青春無怨
說它聲音充滿時間
說 我怎可把你比作夏日
說 任何事都讓我分心


當白蛾舞動雙翼
濤聲伴著管絃
青空映照一朵詩
在浪的婆娑間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雷雨的午後

 

  雷雨來的又猛又急,

  雖然烏雲已佈,

  空氣中仍有著什麼騷動著:

  濃濁而燠熱,包裹著,

  人似在洋菜凍裡,

  眼睛清明看到一切,卻動彈不得。

 

  風極大,呼呼吹著。

  行人綿羊般縮著,聚集在騎樓下,

  一群群,無助地看向天空

 

  這雨勢及風勢,再大的傘也無用。

  在公車上,透過模糊的雨窗,

  看到凝滯被雷雨掃過的一切。

 

  公車雖然緩緩駛過,仍濺起嘩嘩水花,

  來時無雨,去時雨息,

  膝上的莎士比亞,輕輕被翻過數頁。

 

 

* 讀詩的那天

 

 

  夏日的天空如詩,

  亦或看向天空的動作如詩?

 

  如果談及顏色

  它該是清亮的藍

  還是微有鑲邊的黑灰?

 

  清亮的顏色難以入詩

  就排列成句,那字也扭捏

  無法安頓;

 

  如果帶著灰色,

是深沉無法訴說?

  還是餘燼過後?

 

  然而書上是沒有這些顏色的

  真正的詩

  飛逝而去……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