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7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絹的圖像
Seta, 絹.

如詩的文字,如絲的柔靜。就像那座湖,你會以某種姿勢在其旁沉思,看湖面細細波紋,『在水面上描繪出他過往生命裡無法解釋清楚的景象,儘管它們是那麼地微不足道。』

『像他這樣的人觀察他們的命運,就好像是那些在觀察下雨天的人一樣。』(p14)


反覆的韻致誦念著……

『貝加爾湖,當地人稱它做:『那海』。』
『貝加爾湖,當地人稱它做:『那魔鬼』。』
『貝加爾湖,當地人稱它做:『那最終的』。』
『貝加爾湖,當地人稱它做:『那聖海』。』


或許,被保護或自我隔離的日子,就是這個樣子。

『生活有如一聲輕吟,人們踏著閒散疏緩的腳步群聚在一起,有如一群被趕進巢穴中的野獸一般。整個世界彷彿在好幾個世紀以外。』


『她消失在夜色裡,一個臨陣脫逃的小光點。』


『在那奇妙的鳥巢裡沒有一絲一毫的裂縫,只有在空中沙沙作響,無法穿透,比空無還輕的各式色彩。』


『「那是一種無以言喻的痛苦。」
溫柔地。
「我是那麼急切地想要得到從來沒有體驗過的東西。」』


受苦的人,沒有悲觀的權力?

『絕望太過奢侈,他無從收留它。』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還是相信灰姑娘的故事。


年歲已長,承認這點除了傻氣和勇氣之外,還是很不好意思。喜歡這類型的故事,不完全是那種有朝一日,鯉躍龍門的癡心妄想,可是善有善報,終會碰到Mr./Miss Right的意念,特別是夢想成真的快樂結局,總是讓人比較樂於接近。在一些灰色有雨的日子裡,藉以假想陽光,跟自己說,風和日麗的人生是存在的。


因此類似的故事百看不厭。


迪士尼的經典卡通不用說了,當時的人物描畫十分精緻,Cinderella進皇宮時,衛兵偷看的眼神、與王子在花園共舞時,王子下階梯的墊步、匆匆離開皇宮前,隻手微舉的驚慌神態、自「美女與野獸」以來,再也看不到的美式美女……大概是第一部蒐購的卡通片吧。有一次和April不經意哼出Sing, sweet nightinggale, high above me的句子,因為歌喉實在很差,母親說我們兩個正像故事中練唱的兩個壞姐姐。把自己年高的媽媽都洗腦的知道歌曲所出,再加上被取笑的內容,和April好高興,老是拿來自嘲。


『A Cinderella Story』算是比較接近現代的灰姑娘,高中校園式劇情的YA片子,稍稍帶有卡通式的誇張。內容當然不出原有童話的「版型」,為了Cinderella這個字就順便看了。惡有惡報還是大快人心,但主要樂趣在比對劇中演員誰是誰?


是不是要把『『Cinderella Man』這部片子包括進來,我原先稍有遲疑。也許同類的故事不必定要有兩個壞姐姐、也許惡劣的環境才是真正的後母(刻板印象中的)、而劇中人物也算苦盡甘來-但是男的灰姑娘?原本對拳擊題材的片子興趣缺缺的,但是沖著Russell Crowe 和 Renée Zellweger, Cable上映時還是看了。嚴酷的冬天、港邊擠著想搶個勉強可以糊口的工作(想到一些圍牆上, “粗工”及電話的字樣)、雪深深的下著,小孩病了,沒有錢買煤……有時不免懷疑到底這樣可以撐到幾時?或者應該問,到底要不要撐下去?看到Russell劇中的經紀人家徒四壁的樣子,再怎樣也要把門面妝出來,再怎樣也要為自己的拳手找到比賽及收入,有一種深深的感動。


『Pretty Woman』是擺明了說童話式快樂結局不可能,但又以「騎士拯救高樓的公主」為結的片子。我喜歡那個沒說他們會「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的結局:有懼高症的王子Richard Gere爬上消防梯,找到 Princess Vivian時說:now what ? 而Julia Roberts的Princess Vivian回答:and she gives him a kiss. 原名Three Thousand Dollars的這部電影,原本的結局並不是happy ending的。然而何必在「夢工場」裡把它說清楚呢?我相信每個想到劇中人物不會有長遠美好結果的人,不需要又一部片子來印證他們的想法。


覺得『The Prince and Me』前半部舖陳太多,以致轉折處說服力有點勉強,而且讓結尾失去力量。但是我自從『10 Things I Hate About You』以來就很喜歡Julia Stiles, (題外話: wow, 她要演The Bell Jar耶)所以每次cable重播時,還是會守著電視盒子看下去。印象中,Julia的角色都很堅強自主,聰慧而獨立,就像『Mona Lisa Smile』裡一樣(哈, 還兩個Julia呢),有自己的看法,選擇自己想要的路。在『The Prince and Me』裡,灰姑娘變成王妃,王妃又選擇回到灰姑娘的世界;原本應該可以有更多的後續可以說的,可是,我想觀眾還是有種只要王子公主誤會冰釋、困難解決,就是落幕時刻的預設立場。





至於『Ever After』,則是目前為止,同類主題裡我最喜歡的改編電影。原因無他,除了童話故事裡應有的架構與元素一樣不缺,也有非常重要的happy ending 之外,這個灰姑娘愛看書、獨立,而且一天到晚在拯救王子,這個性格型塑鮮明又超脫窠臼的人物,讓我十分喜愛:迷了路要她爬上樹巔去找、落入吉普賽人手中,靠她用計脫困、連自己被綁被賣,也靠自救,不求他人。這應該不是童話的原貌(哈哈哈,格林兄弟被叫進宮去關切一番),但是一個完美結局的故事,想來其中人物應該有outstanding的性格。所以明明應該是舞會時才初次見面的兩人,卻早早地認識了;明明說的是相識期間的種種情事,片名卻是Ever After。在我看來,正是因為Danielle這個人的性格,所以幾乎可以斷定他們一定會happy ever after.


Happy Ending,為什麼不?


2007/07/31 讀推理莎士比亞, 這幾句剛好和想法契合, 註記在此: (p125)

『...這些戲劇的引人處, 部份在於明知現實, 卻不禁止情侶享受當下的快樂和對未來的樂觀. 莎士比亞一點也沒有想說服觀眾這些情侶的婚姻會是例外, 相反的是他們剛好是上述公式的例子. 觀眾被邀請進入愛情的魔術圈, 明知道這只是短暫的幻象, 但至少在劇情的當下, 仍然可以樂在其中.』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週日review Without a Trace第二季.


Jack帶Martin去某獄中詢問一個和目前案件有關的犯人. 那犯人似乎是Jack逮捕歸案, 所以Jack 無法從他那裡問到有用的訊息, 於是讓Martin去問. (我腦袋裡自然而然出現另一個Jack : 沉默的羔羊)
 

結果進去獄中前, Jack 交待了一些犯人的背景資料, 提醒 Martin 要小心, 然後說:

 
Go Clarice!
 

hahahaha, 笑不可抑......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初是在『長腿叔叔』的書上讀到的。茱蒂正在補強少年時期未讀的書,那時正讀著史蒂文生的遊記,寫信告訴長腿叔叔說「世界這麼大,好想戴上帽子,抓起雨傘,即刻就出發探險去。」


我以為我有同樣的想法,或許也有同樣的衝動。不看看這個世界怎會甘心呢?讀過三毛訴說在北非西屬撒哈拉沙漠裡的點點滴滴,當初所引起的流浪風潮,牽動的一定不只我的心弦吧?把自己放到一個如此偏遠的地方,天蒼野茫的遼闊、天地間似我一人的獨活,一直在學業和工作間渡日的人實在豔羨。


和Rainer一家在Mainz搭上遊船,預計一路隨萊茵河而下。河上的風在船離岸後大了起來,追逐日光的歐洲人全都無動於衷,只有我們一行人紛紛從袋裡翻出外套穿上。弟妹心細,帶了兩條絲巾,兩個小朋友的頭頸都被包起來,絲巾尾端飄在風中,斜看過去,再襯著船尾的白浪,幾幾乎是「尼羅河上謀殺案」的鏡頭了。我們繼續往南,經過河口過往收稅的池中島,心裡想著就要看到「羅麗萊」。


兩岸是連綿的山,滿是葡萄園。山頭上隔不多遠就是一個古堡,多到後來我們不再驚奇,連呼喊的興致都低了。大概因為我們是船上唯六的東方面孔吧,樓梯口上來一個黑髮的清秀女子,直接往我們坐的方向走來。實在是巧遇,那位美麗的小姐也來自台灣,孤身一人到歐陸自助旅行,買了歐洲火車聯票四處去(聯票遊船也可以用)。才聊了一會兒她已經去過的城市,就到她要下船的地方了。那是個出名的葡萄產地,她說她想要去見識一下釀酒的古堡,隨後就要在當地轉搭火車往下一個目的地。年紀甚輕,背包很小,一派從容。我們對著船橋上的她揮手,一起目送她離開。這一站上下船的遊客很多,沒多久就看不到她的身影。每次回顧這個邂逅都深深覺得,即使歲月倒流,渴望出遊的心依舊,我都懷疑自己有沒有這樣起而行的勇氣。


『電子情書』電影中的Kathleen有一封給Joe Fox的信是這麼說的:

I lead a small life. Well, not small, but valuable. And sometimes I wonder, do I do it because I like it, or because I haven't been brave? So much of what I see reminds me of something I read in a book, when shouldn't it be the other way around?


當遲疑地不敢踏出步伐時,我時常想起這段話。然而,我依然不是個勇敢的人,依然顧慮多多。所以只能是to-be-a-voyager, 把一些希望放在格子裡,提醒自己,或許也順便可以收集勇氣?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真的很有趣. 我也來列一下自己讀過的.

2. It is a truth universally acknowledged, that a single man in possession of a good fortune, must be in want of a wife. —Jane Austen, Pride and Prejudice (1813) 
已經是公認的佳句及小說破題, 沒什麼好再加的了.


5. Lolita, light of my life, fire of my loins. —Vladimir Nabokov, Lolita (1955)
斷斷續續地讀著"小說的五十堂課" (The Art of Fiction, David Lodge). 這句話倒沒被放在談"開始"(Beginning)的那一章, 而是放在第20章, "精緻文體" (Fancy Prose, 亦稱詩化文體)中. 這本書只讀了中文版的第一頁, 但根據David Lodge的說法, Nabokov 在這句話中,  "出現了精彩如煙火表演的頭韻法, 敍事者為了慶祝那個他癡迷心愛的名字 (Lolita), 讓L音與T音巧妙地在行文中綻放" : light, life, loins. (後面其實還有: tip, tougue, trip)

我必須說, 沒讀原文小說, 實在很難發現這些. 不過話說回來, 若不是讀了Lodge的書, 就算讀原文我也看不出來.

8. It was a bright cold day in April, and the clocks were striking thirteen. —George Orwell, 1984 (1949)
有點耍頼地列在這裡, 因為也是讀中文版. 巧合的是, 也才剛讀到Lodge的剖析.........

9. 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it was the age of wisdom, it was the age of foolishness, it was the epoch of belief, it was the epoch of incredulity, it was the season of Light, it was the season of Darkness, it was the spring of hope, it was the winter of despair. —Charles Dickens, A Tale of Two Cities (1859)
這個太出名了, 很少人不知道吧? 所以我只讀了第一頁, 仍要把它列出來. 

11. The Miss Lonelyhearts of the New York Post-Dispatch (Are you in trouble?—Do-you-need-advice?—Write-to-Miss-Lonelyhearts-and-she-will-help-you) sat at his desk and stared at a piece of white cardboard. —Nathanael West, Miss Lonelyhearts (1933)
Well, 仍然是中文版. 但是至少讀完而且也寫了心得 -- 實在不像我啊!

14. You are about to begin reading Italo Calvino's new novel, If on a winter's night a traveler. —Italo Calvino, If on a winter's night a traveler (1979; trans. William Weaver)
仍是書店中的首句閱讀. 但實在是太喜歡這句話了. "如果在冬夜, 一個旅人". 對我而言, 書名就是詩了.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也算是和書有關吧?

*** *** ***

近來整理網上書櫃,玩的不亦樂乎。雖然本地類似功能的平台至少也有兩個(博客來及天下文化),但就是喜歡Anobii簡潔的介面。我的書應該很高興在網上有所依歸,而且找到可以串門的地方吧?


分類後的書籍竟然有將近三分之一的閱讀狀態是「未開始」,真是令人心驚。自己知道閱讀的速度趕不上購買的速度,然而看到心動的引介文字,讀到有力人士*的心得,仍然有股立即連上書市的衝動。告訴自己隱忍下來:未讀的書還那麼多,又何必買來徒佔空間?於是想買的書,像一個可望不可及的對象立在前方,天天搔動著勉強壓抑的購買欲;於是雙腳會不由自主地繞進書局,自我催眠,我只是來看看實體的裝幀封面、感受書頁與紙張;於是不時去點看網上書櫃同本書後,表示幾人擁有的數字,覺得自己應該使點力,讓那個數字加一。


既然是個意志力薄弱的人,結果想當然耳沒有例外:登入書市,加入購物車、加入購物車、加入購物車… …


*** *** ***


有點懷疑列在網上書櫃欲購書單裡的書,一旦買進來,或許之前的註記就會被消除了。想想還是留一些蛛絲馬跡在日誌裡。


前日讀到米山公啟「筆記成功術」的書介(題外話,愛買筆記本的人,看到這種書名,實在無法扼止點開它看一看的念頭啊!),說到「透過各種紀錄方法,例如,在部落格上發表公開的日誌,提高自己的創新和創造能力」,不啻為自己的掛網晃格掛保證(至於是寫日誌而不是看別人的日誌而已,就先不管吧)。所以,把該在筆記裡的東西變成某台伺服器裡的電子符號,或許也算米山所謂的「蒐集資訊、處理感情」的一種?


海明威/流動的饗宴-
明明知道中文版已經絕版,仍然把它列在欲購書單裡。算是某種耍賴吧,遲遲不肯去買一本英文版......


愛特伍/雙面葛蕾斯-
之前譯成"又名葛麗絲",覺得現在這個譯名帶有批判的味道。何必在書名就設定立場呢? 但這本書書頁的觸感真的比較好 :)


房慧真/單向街-
雖然明天就可以買到了, 可是還是想把它記下來. 這一年來讀著運詩人格子裡的文, 似乎可以把那些讀文時曾想過的種種, 藉由實體書保存下來。 20070712


赫拉巴爾/我曾侍候過英國國王-
也許, 會比過於喧囂的孤獨要好懂些? 至少書名的喻意好像比較明確?
改編的電影不知道會是怎樣的景象?


詹宏志/閱讀的反叛-
書市列著已絕版的字樣, 但還是列下來吧!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