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6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a letter to Jess




我曾揣想夜風,
一襲長衣似地穿過竹林
梳理細長竹葉,輕撫下彎的竹枝
月色浮動, 妳是那上京趕考的書生


也曾看見那風,隱身藍天白日,
遠颺的帆正鼓舞前進,
艦首旗幟鬣鬣作響,
拋下一朵朵雲


歌者唱著翼下之風
我卻忘卻了划動雙臂
翼下  
曾允諾助飛的氣流




Dear Jess:


妳知道我一直是夏日渡假海灘上的菲立普,心裡念著,要給朋友們寫信;然而假期過後的情形總是:「什麼?妳沒收到我的明信片?這郵局怎麼搞的!」


我在心裡常寫信的,特別是公車上。聽到的一些好玩的事、看到什麼有趣而可以亂聯想的事(又有誰會和我對那句『I’m going to forty!』)、最近忙嗎?妳好不好之類的事。下車前信寫完,在心裡的郵局寄出去。該問該講的都說了,安心的繼續過日子。真到見面了,其實我也忘了要說什麼了。


Whistle Down the Wind是一首很喜歡的歌,我們都很喜歡的No Matter What(Boyzone 版本)就是出自同名的音樂劇。因為妳一定沒時間讀長信,所以我原寫了些短句;但我的句子無法像這首歌詩一般,把想的說的透徹,所以,就把我移情後的翻譯當成信吧。



隨風輕哨
將妳的聲音傳出
蓋過風雨
點亮一小塊
暗藏危險與驚恐的
黑暗


風在星上長鳴 
在妳沉睡時,低語耳際
我會在彼端擁住妳
我會停止這一切
所有的寒心沮喪
所有的
淌血的傷


漫漫長夜裡
記得讓聲音維持清晰強勁
妳所傳遞的每一個信號
都可以到達最遠
而我絕不會拋下妳
我珍愛的朋友


試著面對不同的聲浪
舉起一面旗
往天空送一束閃光
點燃一把火炬
或是 
圍起一圈篝火
讓妳所傳遞的每一個信號
都可以到達最遠
最遠 我在的彼端


所以
隨風輕哨吧
因為守候的彼端
有我永遠在




Title: Whistle Down the Wind
Artist: Tina Arena
From the musical: 『Whistle Down the Wind』


Whistle down the wind
Let your voices carry
Drown out all the rain
Light a patch of darkness
Treacherous and scary


Howl at the stars
Whisper when you're sleeping
I'll be there to hold you
I'll be there to stop
The chills and all the weeping


Make it clear and strong
So the whole night long
Every signal that you send
Until the very end
I will not abandon
You my precious friend


So try and stem the tide
Then you'll raise a banner
Send a flare up in the sky
Try to burn a torch
And try to build a bonfire
Every signal that you send
Until the very end
I'm there


So whistle down the wind
For I have always been
Right there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短髮正及後頸,斗室夜讀,鉛字圈成密密汗漬。

前額撥至耳後,髮梢垂墜指尖,三兩滴含鈉的水珠。

右腦的鼓聲在枕上翻滾換邊,咚咚敲漲眼窩,汨汨淚流。

光影閃在眉梢眼角,驚奇於痲痺的臉頰竟然仍能微笑。

想將吶喊的一半還諸天地, 即使另一半還來不及思索。
(這一邊是屬於理性還是創意?)

終於雷聲歡動,太陽穴到鼻翼,雨靜靜流淌。

交叉的食中兩指納悶著:天氣?,還是咖啡因?

有獰笑絲絲遁去,「其實是稍早吞的那顆小藥丸!」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最近和朋友聊起天來,都是那個影集第幾季的結果如何如何?誰後來怎樣怎樣?說到最後都會為自己的傻勁失笑。演藝界也是需要年紀大的粉絲的,至少購買力強呀!不過,頂多就是看看八卦新聞閒談而已,從來不是追星族。


然而沒想到,這一次的洛杉磯之旅,最後一天卻是很追星的。



早午餐先是到「據說」名人常去的The Ivy。朋友說,室外才是看人與被看的地方(雖然後來聽說明星大多是坐室內的),眼見院子裡靠牆明明有一空桌,侍者就是回說戶外沒位子了。Ariel的男友Joe塞了二十塊小費後,那張空桌才又神奇的沒人訂了。於是我們欣喜落坐,既來之,則查看之。門口光是代客泊車就有六位帥哥,客人陸續進來,目不暇給大概就是這樣子吧!


陽光美好,所以眾人都戴著墨鏡。Joe不著痕跡地四處逡巡一圈,告訴我們:太早了,名人還沒來。撇開非常名人式的價格不談,The Ivy的餐很好吃,不負盛名,我十分喜歡。特別是在報上讀過有位男星常來外帶的沙拉,更是清爽不澀口、美味但不油膩,好極了。問起來過這裡的明星,服務的侍者煞有介事地從圍裙口袋拿出點餐小本子,說,我查查看。開起諸如小布是我們的朋友,是他介紹我們來的之類的玩笑,她也很順口地回答,非常有默契地接著演下去。一頓飯吃的高興極了。



Rodeo Drive已經是觀光客必訪之地了,特別是噴泉前,因電影『麻雀變鳳凰』(Pretty Woman)而聲名大噪的旅館,一直是遊客照相的熱門景點。可惜旅館已經換掉遮陽篷,灰白相間的顏色,沒一點氣氛。附近是出名設計師的店,還有一家精巧的boutique hotel在其中。雖然也去逛了一些喜歡的設計師店,但摸摸看看而已。倒是有幾個櫥窗設計非常有趣。


朋友說晚上吃飯的餐廳很靠近柯達戲院,所以吃飯前先讓我們去那裡走一下。每次看奧斯卡頒獎,一直有個錯覺以為是個很寬闊的地方,沒想到其實還好。數著地上的星星走到中國戲院,看路旁一些穿著電影主角戲服,和人拍照賺小費的蜘蛛人、史派羅船長等等,一下子就到了中國戲院。一些手印時代久遠,都不認得誰是誰了。只有吳宇森導演的手印靠近馬路、又新又深,最顯眼。其他的若真要找,旁邊小亭子裡賣有地圖-資訊是有價的,沒人要直接告訴你。


一如之前在The Ivy,吃晚餐的義大利式餐廳Pane e Vino據說也是名人常去的所在。不過我們運氣也一樣,沒見著一個知名的人。倒是餐廳老闆與一位年長的侍者,非常有教父裡人物的氣質。服務我們這桌的侍者卻是個英國人,聽他用英國口音介紹菜的內容,有點怪異。而且此人沒怎麼認真服務,我們又因為得提早去機場,苦等上菜許久而不得,Joe很生氣,後來找值班經理談。我們一直勸他算了吧,因為人人看起來都不好相與的樣子啊!


其實老闆很客氣,拍拍Joe的肩膀:有什麼問題嗎?菜很快就來了!等等等的,說了些安撫的話。當晚餐廳人大概不少,又有辦生日宴的,或許是這樣才所延遲。否則除了侍者應該打屁股,餐也是很棒的。可惜為了那「至少三個鐘頭前」到機場的規定,我們放棄了Ariel和Joe極力推薦的餐後甜點提拉米蘇。


也好,有個很好的,再回去吃一頓的理由了。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電影『窈窕淑女』(My Fair Lady)中有一幕,愛慕從賣花女成為名媛的男子,在她所住的街上徘徊著,唱著「On the street where you live」,入夜了,工人們拿出長竹竿似的工具點亮街燈。不知道為什麼我很喜愛那四角或六角的街燈,燭光暈黃,搖搖閃閃,地上光影昏昏,但就是有一種很適然、很溫暖的感覺。


我們在Pasadena投宿的飯店,在面街的大門處也有一盞類似的燈,只不過不在長桿上。一個才到我膝蓋處的男童像,手裡提著一盞樣子一樣的燈:具體而微,而且不是油燈的圓形,正是四角的。夜裡才到旅館,那盞幾乎快貼地的燈火,像夜燈一樣讓人安心。


在男童身後是一排低矮灌木,像台北路間的安全島似的,分隔兩旁進出旅館的車道。迴轉的地方有個穹頂,往裡可以直接看到飯店十分知名的中庭,明明滅滅的小燈閃爍著。因為出發前曾上網看過飯店資料,知道它歷史悠久,下車時,直覺有種老派飯店的氣氛。



飯店大,曲曲折折才找到樓梯。房間又大又舒適,傢俱典雅,甚至覺得套上床帳,我們就會有二張古董四柱床了;再加上極為舒軟的躺椅和腳靠,非常「沙龍」。浴室的配置卻又很新穎-有點太新了,當晚花了好幾分鐘才找到機關,讓熱水從花灑而非水龍頭流出來。朋友開玩笑說,每個人都該穿它的浴袍照相留念,做盡觀光客該做的事。


Ariel送我們上樓,擔心我們晚餐沒吃,半夜會餓,行李才一放下,就催著我們出門找餐廳。這個飯店蓋在矮坡上,大廳因此在二樓,我們頭一次出門就走錯樓層。時間晚了,雖然有幾處私人派對還在進行著,但餐廳都休息了。夜裡四處巡看,穿門過戶地,來到飯店後方的草坪上。戶外個人SPA池裡有一對客人,希望沒被我們的經過打擾;步道通到泳池邊,旁邊就是早已休息的餐廳-晃了一小圈,又碰見了。


還好我們藉此機會繞了一下飯店內部。因為停留時間實在太短,除了門口和大廳,完全不知道它白天的樣子;更別提飯店知名的SPA等設施。這是一家以休憩為主的resort,中庭與後方的草地,也是眾多新人選擇舉行結婚典禮的地方,隔日一早看向窗外,飯店人員正在草地上擺設桌椅,看來也是婚宴。晴美的六月週末,似乎大家都決定在此時結婚。


旅館雖有古意,上了年紀來打高爾夫的房客佔大宗,但年輕人也有一些。只是從晚上的私人宴會看起來,這裡好像是鄉村俱樂部,而他們是會員似的。門口車道旁停的車幾乎都一樣-大家都講好了今天開車庫裡的某一款式車出門嗎?


在地的朋友極力推薦飯店中The Terrace餐廳的早餐,約好一起享用。我們選擇在戶外,雖然仍有些微涼意,但是在泳池畔早餐,多麼的南加州式陽光與輕鬆的步調哇?觀光客不可不身體力行。


由於婚禮隔天,我們也應邀參加只有近親家人及至交的早午餐會,出發至餐廳前就要先退房了。行李寄放在飯店,比我們多住了將近一天。還好它們沒辦法去SPA,所以我就沒有太羨慕它們了。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好友Jane的護照夾上有兩張圖樣相同,顏色相異的貼紙。之前去法國時曾看到,還以為與航站或海關有關,一直也沒細問。到Huntington Library買票時,才知道那是Huntington的門票,給人貼在胸前的。Jane拿出護照夾貼上第三張時,賣票的義工老太太好高興:啊,妳多年以前來過了!


同行的朋友一直都很喜歡Huntington的花園和圖書館,每見有人要去南加州就推薦;我既然來到附近,住的旅館離那裡又只要不到十分鐘的車程,怎麼可以錯過呢?而她們兩位也很想再度舊地重遊。Jane的好友Ariel熱心地接送我們往返,在Pasadena的第二天,我們因此有個非常愜意的花園遊逛。


原本打算這種在庭園走動的計劃,要安排在參加婚禮之後的,以免曝曬過後面容被毀,參加婚禮時不好看;可喜南加州正值早晨氣候多霧的時節,霧氣過午才會消散,那時我們早該回旅館妝扮打點,不多不少的時間,正好逛花園。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說到婚禮,總是想到「妳是我今生的新娘」(Four Weddings and a Funeral)這部電影。習性使然,劇中Hugh Grant那對兄妹,每參加婚禮必是匆匆忙忙。雖然笑點很多,我們還是深以為戒。無奈,真的不用擔心會不會遲到-因為一定會發生的。


若說女人打扮花時間,我想那只是部份人而已;但說女人出門準備多動作慢,嗯,至少我們突然變成其中之三。話說行頭在放進行李箱時已然確定,更沒有一整個衣櫃的衣服讓人三心二意,可是我們仍然讓來接的朋友在朋口等了一會子。原本都是快手快腳的人,所以一直覺得時間充裕;但是配件鞋子提包等等,又花了些時間。Ariel的男友笑說,以三人得共用浴室的情形加以考量,我們不算遲到啦!


Lydie婚禮的場地在River Center and Garden, 是個非常漂亮的花園餐廳,因為太搶手了,據說今年裡,每個週末都已被預定為婚禮場地。新人看了許多地方,包括我們住的旅館在內,還是覺得River Center最漂亮,可是週末的時間都被訂滿了,他們因此將結婚日期提前一天到週四。婚期遷就場地?還好不是篤信看日子好壞決定一切的人。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洛杉磯近來號稱很會塞車,特別是週間上下班時。其實比起台北交通打結時,那真只是小巫而已。(此間人士顯然還不能確切明瞭「塞車」二字的涵意)。但是不管到那裡,動輒三十分鐘以上的車程,雖說有捷運系統,也不夠普遍,其他又沒有什麼大眾運輸工具,兩地移動間少了車子,著實動彈不得。聽到朋友們每天上班時,高速公路上單程開車就要五十分鐘,覺得自己進城上班的路途突然縮短了許多。


也因為如此,到洛城當晚知道Lydie還要遠從城市另一頭的餐廳趕來時,就一直勸她打消這個主意。反正第二天就要見面了,不急在一時吧?可是Lydie一直為我們專程到美國參加婚禮而興奮著,覺得一定要先來見見面、隨便聊一下。門鈴響時我們都激動不已,等開門見了面,大伙兒歡呼擁抱之際,我還是有點夢幻般的感覺。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兩次去美國,出門前都是匆匆忙忙的。行李雖然都已整理,但是當天總是有一些突發狀況,讓原本還算充裕的時間,變的趕趕趕。我是緊張型的人,很容易擔心和設想些很糟的情形,在可以從容以對的時候就很會自己嚇自己了,遑論有事耽擱,不照計劃來時?常常是在胃不舒服的情況下到機場的。


多年前首次赴美,午夜時分的班機,算來還可以好整以暇地在下班後回家,先洗個澡、檢查一下行李,悠哉悠哉地到機場去。結果事與願違,有個同事就在下班的那一刻電腦操作錯誤,於是急著幫忙調帳改資料。同行的朋友在回家的路上打了幾次電話來催;弄錯的人雖頻頻抱歉,卻又不記得自己到底做了什麼,次序如何?又急又要告訴自己不能急,深怕匆忙中越補越大洞;耳邊已有大白鯊要靠近的音樂響起,腳不安份的如熱鍋上的螞蟻,腎上腺素讓手開始發抖──還好終於一一擺平。


急的時候總覺得時間過的好快,但其實也還好。要送我去機場的小弟特地早早下班回家,已經等了好久,速速洗個戰鬥澡,換了輕鬆衣褲,車子也沒開多快,依然在預定的時間到機場。可笑的是催我的朋友在來時彎錯路,反而因為繞一大圈而最晚到。幸好那時沒什麼提早到機場以備檢查的規定,yeah!出發找Lydie囉!


這次去美所以難安排,就在大家月底都不能請假。出發當天,在公司帶著同事操作各項月結帳的作業,到得我非離開不可時,那邊廂的朋友還在她公司裡因數字未定而結不了帳。這次換我在電話中催她-明知催也沒用,但還是要催給她老闆看,什麼節骨眼了,早早可以決定的數字還在那裡拿捏不定?再這麼個蹭下去,她一定會來不及的。


而出門攔計程車的我,也還是有點放心不下。有個作業執行了好久,遲遲沒有完成的訊息出現。同事和我共事許久了,明明看的出我很緊張,竟然還開玩笑說,如果作業有問題,他會打電話給航管局,就說我帶了違禁品,怎樣都要把我攔下來。幸好結帳順利,在去機場的路途中,每完成一項作業,同事就會給我簡訊,以便我掌握進度。在到達機場前,收到作業全數完成的訊息,終於可以安心上飛機了。Yeah!再次出發找Lydie囉!


*** *** ***

出發赴美前,和Winnie正好讀到勇敢的台灣阿嬤那篇文章,下機要排隊進海關時,Winnie提醒了我,就那麼湊巧地,我們剛好排在那位阿嬤被拍照的地方。隊伍還蠻長的,有很多從中美洲北上的旅客,想起勇敢的阿嬤,為自己有機會讀書識字既感謝又感慨。


雖然不是一家人,Winnie在過海關時還是向官員提出可否一起interview的要求。那官員招招手把我也叫到跟前,問了我們此行的目地。除了這個制式的問題外,講的不外是妳們從何處來,不敢相信妳們還是單身之類的閒聊。他的姓很奇怪,我好奇問了下怎麼唸,於是知道了一些該官員的祖先和歷史,嗯,他有四分之一的中國血統,但族裔算是韓國人。


邊聊也沒閒著,要按左右手食指指紋,還得再照張大頭照。官員順口要我們的登機證-登機證?這東東下了飛機誰還留著啊?我們開始翻提袋,好不容易才找出來。終於在官員問何時可以再見到我們的問題後,結束過關訪談。Jane已在外面等待許久,以為我們被刁難還是什麼的。拿了行李準備排隊過另一關檢查時,才發現我們拿回來的登機證上有官員的電話和電子郵件信箱。排在我們後面的人一定恨死我們了。


來接機的是Jane多年的至交好友,可憐她已在外被罰站了快一個小時了。班機遲延、排隊又久,還多了和官員閒聊的小插曲,時間拖的超過預期。Jane原來還在拚命想辦法打電話聯絡朋友,無奈在機場裡,漫遊雖然抓到了,可是一點訊號也無。結果出關後,一抬頭就看到她的朋友在揮手,Jane一路歡呼衝到門口,久未相見的兩人擁抱久久,我也跟著紅了眼眶。


到旅館還有一段距離,Ariel特地繞往市區,讓我們看看LA downtown的樣子。不過下班後的市區人煙俱無,會出現一些流浪漢,因為安全可慮,一般當地人是不會逗留的。Ariel一邊向我們介紹週邊,一邊討論著未來三天的行程計劃。其實什麼都好,只要婚禮趕的上,其他要去那裡玩或吃些什麼都不重要。十點多,我們住進Pasadena美麗非常的飯店。Lydie的rehearsal dinner正要結束,一路漂洋過海而來,今晚我們就可以看到她了。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