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5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新娘子前天來電,我們聊些準備的如何,要把那個時候空下來給她之類的話題。說著說著,我問:根據習俗,新娘當天身上必須有一項新的、一項舊的、一項借來的、一項藍色的,妳各準備了什麼?


我可愛的朋友竟然說,(雖然新郎兩天前才跟她提過)她完全忘了這檔事了,幸好我問了,否則就糗了,因為接下來兩三天都是婚禮前的family activities,她根本沒時間準備。前三項都好辦,但要找什麼是藍色的呢?




有些朋友已經知道,其實我最想親眼看的是婚宴後丟garter的「活動」,所以我就建議,不如就買藍色的吊襪帶吧。新娘大樂,決定照辦。雖然這麼一來,我少了一點未知的樂趣,可是能參與一項事前準備,還是覺得很高興!


自從在格子裡說要出遠門,許多朋友來詢問和祝福,謝謝大家。今晚要出門了,Voyage歡迎大家仍舊隨意進出坐臥,先祝大家都有個愉快的週末。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Rainer在柏林原有的租屋處,附近多是退休人家,鄰居們雖然不像英國人那樣,個個園藝專家似的整理自己的院子,但是自有一派幽靜;萬萬沒想到竟然會在這種十分恬靜美好的居家環境裡遭小偷。財物損失不大,只丟了一兩台相機,他很寶貝的鏡頭還好好的待在袋子裡。但是最讓他惱恨的是一袋筆,全都給小偷拿走了。


那個筆袋裡有Rainer從高中起就陪他到出國的鋼筆,事情都經過很多年了,前陣子還聽到他再度提起那隻筆頭修過多次的鋼筆,看來著實很遺憾。小偷們偷鋼筆實在匪夷所思,就算能賣,能有幾個錢呢?又不是過去物資艱困的時代,一枝鋼筆得要存好久的錢才能買、也不是像『風之影』書中那支鋼筆一樣,因為是名人的遺澤,而想據為己有,這樣把一整筆袋的筆都拿去,難道他們也有中國人的迷信:小偷到人家家裡,沒拿點東西不吉利嗎?


其實Rainer那個筆袋裡沒有太名貴的筆,但是卻有幾支很有紀念價值:除了那支陪他從青春歲月走來的Parker鋼筆外,還有弟妹第一次出差國外買的Lamy中性筆、我因為他某個考試通過送的cross原子筆-都是我們年輕時,還沒有太多經濟能力時送的禮物,可能是情感因素,Rainer非常照顧這些筆,筆桿色澤褪了,筆芯也不知換過幾次了,但這些筆在被偷前,都還在「服役」中。


愛筆人士就像蒐集其他物品的人一樣,有些熱度和癡情,再帶上三分傻勁。April一個長輩朋友知道我們要去柏林,託April買一支Pelikan。老先生是非常勤儉的人,結果託買的那支鋼筆,在還是使用馬克的時代裡,就要台幣六千多大洋。因為是第一次買,我和Arpil都沒經驗,所以老先生沒敢直接向心目中的逸品出擊;後來知道Rainer也喜歡鋼筆,可以幫忙挑選,第二次買的Pelikan就直接攻向三萬以上。父母親本來覺得Rainer買筆有點玩物當正事,後來看到還有人才叫玩的兇呢,從此就不再多說了。我和Rainer說,要是他們看到網路上那些鋼筆蒐藏者,就會知道Rainer連入門都還稱不上哩。


自從筆被偷後,覺得Rainer對筆的熱情有點不一樣。雖然又開始買筆,但比較像應付公事所需*,少了一點興趣。回台參加小弟婚禮時買了一支waterman,我轉送了一支原是我前公司離職禮物的Mont Blanc, 之後就很少聽他再提起買了什麼筆,有時連型錄都不再拿了,更別提以前拿型錄數家珍,差點悶壞我們的舉動了。


現在幾乎所有作業都在電腦上進行,有些使用公文系統的公司連真正的簽名也不需要,沒什麼寫字的機會。不過喜歡寫的人,還是可以練字的。老爸常說Rainer的字太古板,我卻覺得整齊中有秀逸,而且他那個一見到筆就拿起來塗塗寫寫的習慣也還在。一家子遠行在即,對於他感興趣的台式小吃和職棒,實在不知要如何打包送出去?可以為未來的日子再畫上刻度的,想來想去,只有筆。



* Rainer有個主管規定,必須使用某種等級以上的筆
* Shopping info.
http://www.yfp.com.tw/os/OS-5/Pelikan.htm
http://www.montblanc.com/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久前的某一天,Lydie從美國來電話,有事要我幫忙;講過電話後,Jane接著同條線和她聊了許久,咭咭咕咕笑個不停。掛完電話後,她說她們決定告訴我一件事,因為擺在心裡許久,只有兩個人自己得趣,忍的好難過。


於是就在從美國旅行回來後都快兩年了,她們才告訴我,上次由美國回來時的機位,並不是因為太晚確認被迫延一天,而是她們要讓我多留一天,故意改班機的。難怪她們對我說時,彼此對視,笑的很古怪,之後每次兩個人通話也老是笑個不停,原來我這傻子被耍了兩年還矇在鼓裡,不明究竟。


這次去美,機位雖難得,畢竟還是拿到了,只等簽證拿到就可開票。閒人我照舊工作掛網,不理瑣事。簽證面談前,Jane來電話,說她們改了班機回程日期,又多延一天。本來是打算先斬不奏的,因為想到這次情形不同,而請的日期特別,大家都是努力把假排出來的,還是先告訴我,以免萬一耽誤公事。其實公事還好,只差一天,影響不大。只是,再一次的,我又是被矇在鼓裡,生死由人。(不管事的人大概皆如此吧?我想。)


結果就為了這麼一更動,待得我們取得簽證想要開票時,旅行社說已經沒位子了。沒位子?我們原來的訂位那裡去了呢?根據旅行社的說法,機票訂票作業沒有所謂的更改,任何更動或修正,都要取消前一個訂位資料,再新增一筆後來的,或說正確的訂位資料。我們保留在簽證日期後開票的要求,隨著他們取消前一次訂位的作業而不見了;更動後的新訂位資料,並沒有把這個要求同時寫進去,因為過了開票時間,機位就被別人捷足先登了。


這些消息當然是事後才拼湊出來。知道機位被取消的當時,三人都如冷水從頭澆灌而下,拿到簽證的喜悅、就要見到老友的期待,難道就此落空?


因為幾次三番聯絡,旅行社或航空公司都不接Winnie電話,只好請Jane出馬聯絡;我也不敢再做閒人,趕緊打電話給在旅行業的友人幫忙訂位。不敢再挑航空公司、不敢想省錢、不再要求直飛… ….但是就是訂不到-至少沒有三個機位。為了保險起見,不是同班機的位子也訂了,焦頭爛額地忙成一團;因為三個人一起聯絡,又怕double booked被航空公司把訂位給全數取消,想到自己此時真像Amazing Race裡的一隊啊,可是笑不出來,緊張到幽默感全沒了。


一路聯絡到晚上七點多,Jane來電說搞定了,事起突然,我們還遲疑的不敢相信。真的嗎?真的嗎?問個不停,恨不得讓旅行社馬上把票開出來-管它有沒有超賣,可以上飛機,站在廚房裡也可以!


第二天,旅行社一上班我們就緊迫盯人,實在很害怕那個環節又出錯。終於拿到刷卡單、終於收到電子機票的收據、終於可以放心了。


(呃,話說太早了。為了不讓新娘失面子,總不能蓬頭垢面的參加婚禮。讓我們開始煩惱dress code吧. )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雖然出國多次,其實每次都是閒人一個。跟團不算,即使自助旅行,也是刷卡後就等著準備行李上飛機,從來也不用和旅行社或航空公司聯絡,從來也不需要訂餐廳安排住宿,從來也沒操心過人家要帶我到那裡?是一個非常清心的「他助」自助者。朋友們一來經驗豐富、二來交遊廣闊、三來體諒我工作較忙,所有旅行的瑣碎準備事項都代勞了。


在這趟臨時決定的行程裡,最讓人掛心的就是機票和美簽。機票方面我還是閒人一枚,美簽當然一定得自己來囉。


好不容易訂到來回機票,卻已到了開票的時間;但是美簽還沒下聞,不能先開票。Winnie多方聯絡,終於讓我們爭取到延至美簽面談結束再開票的機會,放下半顆心。上網看面談時間表,最早的日期已經排到五月十七日了,當天只賸早上八點還有幾個名額,趕緊預訂下來。除了必備的文件外,其他輔助的文件只有在職證明,其他的一項也來不及弄。幸好Lydie的請柬已經寄來了,只好就帶這麼簡單的文件就硬著頭皮上了。


第一次申請美簽時,未婚女子一般而言很難通過,同事與遊伴都替我擔心。看到旁邊有位衣著時髦的小姐,手上準備了好多稅單地契之類的輔助文件,更是冷了一截。沒想到沒問三句話就結束,害我一時愣住,腦筋轉過來後才大笑離去。911之後,聽說台灣遊客的條件反而放寬不少,只是規則也多了許多。


這次面談,一早就醒了。不知再來等待的時間如何,沒敢喝咖啡就出門。到AIT時,時間太早,7:45梯次的人龍還排了兩列在外面。我一邊等朋友,一邊哈欠連連。心想,這可不好,萬一面談時話還沒說,就對著官員一付吸安未醒的樣子怎麼辦?雖然看著排隊的人有些有趣,因為總有些不看預約單的說明硬要排隊的人,梯次不對,又從隊伍裡被請了出來;也有一人申請,家人輪流排隊的,看的我真不解:站在隊伍裡和站在隊伍外,有什麼兩樣嗎?想回我自己,站在這裡也是空等,不如找家早餐店喝杯咖啡吧。


這是美簽改變作法後第一次辦簽證,雖然想到要按指紋就覺討厭,但其實還是有些好奇的。至少一進門就得把所有電子產品交出去這一點就與過去不同,而且也像搭機前的檢查一樣,隨身包包得過X光機,人也得掃描。我又是沒人理的走過,可是Winnie被擋下來要求脫鞋,提包也被重新掃描一次。其實沒事,應該是緊跟著她的那位男士的問題。拿回東西後,她笑說,一直被嚇說在機場需要脫鞋檢查,沒想到真正大門還沒進去呢,她就遇上生平第一次脫鞋事件。


AIT把網路申請和內部一些預先的文件檢查都外包給台灣源訊,比我首次申請時那亂糟糟的情況好多了。只見內部左圍一個動線、右圈一個動線,真像「過五關」。源訊的員工先做一些文件檢查,我和Winnie都是照規定的乖寶寶,文件該填的欄位一個也沒漏、該簽名的地方都有簽名。這種預先檢查其實蠻好的,因為旁邊還真有些資料東漏西漏的人,若是排到面談窗口再被打回來重新排起,花的時間更多。


開始懷疑自已難道有翹翹的蘭花指,按指紋時一直被說要用力-我的食指一定太翹了,沒辦法貼在掃瞄機上。(哈哈哈)


等待面談時總會聽到正在面談的官員們問的問題,然後就不免覺得忐忑。特別是有人才一靠近,只一個問題就被請回家;但是那位被一問二十分鐘還沒完的小姐,又嫌太久了。到底能不能過啊?可不可以去參加婚禮,就看今天了。


排了快一個鐘頭的隊,結果面談不到30秒就結束。但是一切時間都是值得的,護照被收走,另外半顆心也放下了!心情既輕鬆又興奮地回到公司,Winnie聯絡旅行社,great! this is just great!我們的機位被取消了!


又得說那句老話:事情必得一波三折,這是命嗎?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愈來愈接近Lydie的婚期了,愈是接近,愈是不知道如何開口說沒辦法去參加。雖然她早在去年聖誕節的卡片中告訴我們佳期已訂,要我們把時間留下來。但替她高興之餘,才猛然想起,我們受邀的三人,月底都是不可能請假的。


開始想起過往同事時的點點滴滴,及一起旅行時的種種,頻頻把相簿拿出來溫習。相本裡有一張Lydie, Jane和我站在優勝美地乾涸的鏡湖中的照片,飄著霧氣的早晨帶著寒意,三個穿一式毛衣的人有點瑟縮的站在一起:Lydie優雅依舊、Jane仍是一派帥氣、而我試著讓自己看起來高一點。我們其實各有私交甚篤的朋友,可是做這種刻意而傻氣的事,好像也只有和彼此。


而我十分十分想念Lydie。其他的朋友後來還曾和她碰過面,可是我因假期有限,需要保留給探訪家人。於是只得羨慕萬分地看Jane和Winnie出門去,事後再聽她們的轉播,隔靴搔癢,聊勝於無。這麼些年過去了,她送來一個喜訊;而我們今年明明都還有假,卻動彈不得,徒呼負負。大家電話中說起來,心情都不美麗。


但是世事難料啊!就在盤算著要打個電話給Lydie時,Winnie的郵件來了,Jane的電話也來了。


Winnie的好友一直勸說,西式婚禮我們從未參加過,沒去太可惜了;更何況,這麼好的朋友怎能不親自去祝賀一下?而Jane說她突然開竅了,自問我們為什麼要死板的認為一定要停留很久呢,也可以只看看她,恭喜她,然後速去速回啊!而且剛好又碰上週末,多了兩天自己的時間,應該不會耽誤太多公事的。情勢於是大為逆轉,確認時差後發現我們可以趕上婚禮,真是太興奮了!yeah! 我們要去看Lydie了!


一旦決定出門,事情突然千頭萬緒起來:日期太趕,四處努力訂機票;上網填申請資料、預約美簽的面談時間;拍簽證所需的照片、到郵局匯簽證費;申請在職證明、開口請假;開始狂寫鉅細靡遺的作業手冊;除了原來的職務代理人,還另抓了兩個別部門的同事來訓練。等等等,等等等…


先給Lydie寄了要去參加的通知郵件,她的電話馬上就來了,溢於言表的快樂的心情,從太平洋彼岸傳了過來。在簽證沒拿到之前,其實很多事都懸而不能決,可是我們已經開始打聽天氣和dress code了。就像所有其他的旅行一樣,在等待出發的日子裡,其實心情已經先踏上旅途了。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識得terminal這個單字時還未出國過,同事說是終端機的意思。那是職涯上首次的跑道轉換,同事來幫忙在辦公桌上安裝終端機,調整機器後頭的位址,隨口說了這些話。而我正巴不得把指定閱讀的手冊一把火燒了,當成符仔水喝下去,看能不能快速搞懂那些章節,也沒去細查字典。一直到第一次出國,才知道航站也用此字-也對,航站總是某一段旅程的終點吧?


最近看了幾次重播的「航站情緣」(The Terminal),突然想起這件舊事來。終點與終端,應該是路途的盡頭,然而電影裡的主人翁卻是個進既無法進,退又無處退的人,有些嘲諷。


湯姆漢克斯(Tom Hanks)在「航站情緣」裡所飾演的Victor, 是一個在飛航旅途中國家政變的人,他的國家原來的政權被推翻,新的政權還未被世界承認。待得他進入紐約機場, 排隊入關時,身上所持有的旅行文件變成廢紙一張。他不能出關,因為沒了簽證;可是國家戰亂,機場受制,他也不能被遣返,於是成為一個卡在航站的旅人。航站最高主管是個按方吃藥、按圖索驥而行事的人,對手上這個燙手山芋不知該如何是好:沒理由逮捕Victor、也不能放他走(雖然中間一度想故意製造他「闖關」逃跑的機會)。而連同他的簽證失效一般,Victor的錢也不被美國政府承認了。一個需要公事公辦的主管,一個身無分文,卻想盡辦法要拿到入關證件的旅客,故事於焉展開。


當身為旅客時,我們在機場來去停留的時間有限,在上飛機前,大概就是餐廳和免稅店。我們不會特別去考慮那些飛機進場出場如何調度、旅客眾多時如何疏運、濃霧大雪時航班大亂如何排除;過海關時,不會想到那個官員可能蓋章蓋出了職業病、不會瞭解他們緝毒追走私和其他不為人知的作業;更別說想到,一旦出現了手冊上沒說明的例外,他們瞠目以對之際,到底該怎麼解決?


機場原來真像個小世界,可惜我們總是過路匆匆,沒去細究。我們不可能想到有人會卡在機場,進退不得,一待大半年。劇中有一幕,Victor和一個商務客對著鏡子刮鬍子,那個人說:你有沒有覺得我們像住在機場?Victor拿著刮鬍刀的手停在半空,愣了幾秒。我想他一定在心裡說:you have no idea.


小品的電影當然包含了所有溫暖的要素:親情、友情、愛情,再加上每個小人物背後的故事。電影雖然選了個少有可能發生的題材,但仍算通暢有條理。撇開故事背景,像劇中的Victor那樣,堅持完成父親的心願,困難挫折一一行過,其實是很多片子或書籍的主題。但或許是因為角色設計的關係,可能是來自東歐、白俄或蘇聯附近國家的Victor,有一種純樸與淳厚的天性,直率而認真,相信人們也與人為善,還有一技之長,於是覺得「完成一個允諾」的那種貞定與執著,很有可信度,很喜歡。


戲中沒有壞人,連處處給Victor罪受的機場主管我也不覺他壞。雖然討厭某些太機巧的人,但是不知變通有時也讓人頭痛。但再小品的故事也得有拉扯,於是有了個「蛋頭」官員來撐起架構,否則,幫助一個暫時失去國家的人,以他的職位,應該也是輕而易舉的事吧?偏偏一定要照表操課,行之不得又懊惱牽怒,結果還是讓自己出糗。


幸好各地移民官員不同。電影中有一場Victor被要求幫忙翻譯的戲勾起我另一段回憶。去溫哥華時因為要辦別的手續,必須和朋友到移民局辦公室「過五關」。前面已有二三十人排隊,我在最後一個。後面的守關官員等不及,要求他那一關由排最後的人先開始(那不就是我嗎?開始緊張起來)。但是中文翻譯員還沒來,怎麼辦呢?


官員:Can you speak English?
我(汗ing):a little bit.
官員:OK, you first.


雙腿發軟的跟在後頭,還好題目我都會。大概官員覺得和我「相談甚歡」吧,最後我們同機的台灣旅客,需要翻譯的,都由我代勞,(可是沒什麼需要謊報來幫忙的,惜哉。)是至今過海關很奇特的一次經驗。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去Laguna Beach在一個晚飯後,四季如夏的橘郡夜間,海軍藍的天空綴著幾顆星。在去程的車上我們一反常態,沒再嘰嘰喳喳地說話,也許是夜色太美,也許是再二天我就要回家了,也許,僅僅只是剛剛吃的中菜口味實在太重了。


海灘上建有木板步道,走上去時科登科登的,卻不覺吵。路燈相隔遙遠,看不見海的樣子,只有海浪拍打的聲音,告訴我們太平洋的方向。步道邊滿是些低矮的熱帶植物,黑暗中看不真切是些什麼,回想起來總是和某一次的鹽寮夜遊聯想在一起,瓊麻或蘆薈?多年後仍是個謎。


離入口稍遠的步道和公路平行,晚風吹來路邊餐館肋排的香味及人聲。歡鬧的氣氛、熱情的音樂、跳舞的人們… …可是回望中的那一幕,總像停格在另一邊,而公路這一邊的步道上,則被按了靜音鍵;但是又像沒有,沙灘似乎低語著,濤聲近在耳際,黯暗裡,誰在說著古老情事?都說潮汐是月的牽引,月呢?思緒遠在天邊。


真要探究起來,我其實從未真正看過Laguna Beach。但在記憶中,它有暮夏的風、晶璨的星子,在心裡的沙灘上,留下隱隱約約的腳印。玄宇長天,Navy blue, only blue……




Title: 沙灘 (English title: Blue Moon)
Artist: 陶


空無一人,這片沙灘
風吹過來,冷冷海岸
我輕輕抖落鞋裡的沙
看著我的腳印
一個人一步步,好寂寞


看海有些綠,天有些藍
那段愛情,有些遺憾
想不知不覺,游向海天
到最深的地方
才發現你早已經,放棄我


我聽到海浪溫柔的呼吸
我聽到雲朵飄來飄去
有什麼方法,讓自己真的忘記


Only Blue, Only Blue
愛讓人好憂鬱
我的心,我的心,藍藍地


我真的想找一條船
能遠遠離開這片沙灘
每次又回到同樣海邊
還是會對你想念

想念你有點BLUE
沒有人能像你
留給我的回憶,有點Blue
ONLY BLUE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春天走過四月,靜靜地,不為人知地走過了。

倒有幾個霪雨霏霏的日子,在螢幕上看楊柳。

四月二十,忘了穀雨,卻一直記掛著「巷底的郵筒說 妳在遠方」。

難得清朗的天氣,燕子在廊下倏忽來去。

還在思索著,什麼是「過於喧囂的孤獨」。

「愛情走過那條叫做夏日的街…...她閉上雙眼,就像一個寂靜的春天」。


四月,或許該去巴黎……


Title: April in Paris
Artist: Ella Fitzgerald

I never knew the charm of spring
I never met it face to face
I never knew my heart could sing
I never missed a warm embrace

Till April in Paris, chestnuts in blossom
Holiday tables under the trees
April in Paris, this is a feeling
That no one can ever reprise

I never knew the charm of spring
I never met it face to face
I never knew my heart could sing
I never missed a warm embrace

Till April in Paris
Whom can I run to
What have you done to my heart

註: 看到別人格子裡貼著這首歌詞,其實沒聽過,拿來亂湊句。

剛剛才讀到的雪天的文章, 強烈建議也去欣賞.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