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1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原是不經意的選擇,不知為何變成習慣。在病中,恰好聽的都是Liz Callaway。迷迷糊糊的睡去前,歌曲剛好來到Since You Stayed Here,每次聽起來都帶著藥劑的澀澀苦味。 

~~~~~~~~~~~~~~~~~~~~~~~~~~~~~~~~~~~~~~~~~~~~~~~~ 

寤寐間,冬天在街角的路樹掉下第一片葉子時開始。那片「知秋」的葉子改變了樹色,也增添了人行道的顏色。風中,女子抖落往事般地拍掉落葉,外衣的一角被風吹起──也許她是個新的人,穿的卻仍是舊時衣。再度穿上的衣服有海濱的記憶與氣息,藍色線衫上白色的錨,未曾丟棄的souvenir. 

靠背椅移到窗下了,接近入夜時分,隨手可以點亮屋角的立燈,不需站起;窗框重新上了漆,窗台上有盆小小雛菊;鄰家小孩不再玩丟球打破玻璃的遊戲。日子說不上悠緩閒散,只是似乎多了些時間窩在窗前看書或凝望。天空常清亮而藍,漸漸有了橙或紫,在街燈亮起後,變成灰黑而深沉。挑著讀的書偶而會讓嘴角揚起,偶而會讓鼻尖酸熱。在自己的房間、在工作的場域、在偶而與朋友聚會的店裡,生活繼續。The story goes on…… 

Artist: Liz Callaway 
Album: The Story Goes On 
selected from musical "Brownstone

You'd never recognize the room. 
The pictures all have different frames now. 
And all the chairs are rearranged now. 
Somehow, I've thrown out every souvenir. 
Yes, there've been changes made 
since you stayed here. 

You'd never recognize the street. 
The neighbor's kids play different games now. 
The colors in the trees have changed now. 
Strange how I've hardly thought of you this year. 
Yes, there've been changes made 
since you stayed here. 

The same address, (well) more or less. 
More happens, less matters, I guess. 

You'd never recognize my life.
I played a much more careful game now. 
And when I cry it's not the same now. 
Somehow, I never waste a single tear. 
Yes, there've been changes made 
since you stayed here. 
You'd never recognize the room.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生一瞬』。記憶真的是件愈來愈不可靠的東西,如書中所言,有些褪色了、有些忘卻了;模糊或空隙,只好憑印象或想像來填補。然而追想過後不免猶豫:這真的是「本事」嗎?有些過往事件與共同經歷的朋友談起來,每常有「我們談的是同一件事嗎?」的懷疑。到底在腦海裡,在置放這些事件時,那些「小小的、灰色的腦細胞」是如何運作呢?


年歲漸長後,開始忘東忘西:回憶起來模糊的往事、答應了要帶給朋友東西卻又忘了的事、不是忘了寫上待辦事項就是忘了去查的事、忘了已和人有約又答應加班趕工的事……向來自恃的記憶力似乎被某種看不見的力量收了回去。驚詫於自己也會忘記事情,從調適(真是恐怖,一分鐘前聽到的數字,一分鐘後就忘了),到接受(沒關係,現在要運用的是理解和智慧),終於,變得習以為常。


習以為常。因為週遭有人和你一樣。這個忘性並沒讓你生活困難、釀成大禍或製造事端,還是有些往事歷歷在目(或許已加上某些「填補」)、仍然有些影像或句子縈繞心中、不曾或忘。記憶力是或許是大不如前了,但終究還在「正常」的衰退範圍內。原來,這真的只是尋常小事;原來,有一種記憶力會在一夕間大幅度失去,無法挽回偏又略有意識,生命變得連黑白都不是。


『記得我愛妳』Se souvenir des belles choses. 法文片名據說是「記憶中的美好事物」的意思。男主角在一場嚴重的車禍裡失去妻兒,連帶的忘記了過去(或者該說,壓抑了過往生活的記憶);女主角則是遺傳了罕見又不治的病,記憶力在年紀輕輕時,短時間內就將喪失迨盡。兩人在記憶力復健的療養院中相識相愛:一個因為新生的愛情漸漸喚回往事,甚至可以重操品酒師的舊業;一個畢竟不是心理因素所致的遺忘,記憶力在短短的日子裡如江河東去。


在漸漸失語及遺忘的過程中,在腦中所謂的海馬區漸漸崩壞時,女主角掙扎著過一般「正常」的生活。然而,再多的鬧鐘與記事,也無法喚起該做的事;出門一步,隨即陷入迷途。在知道愛的時候與他相識,卻再也記不起所愛的任何事。


到最後所學得的語言盡皆忘卻,看著有一股由衷的不捨。一直以來,我時而無謂,時而擔心著自己的忘性。現在想想,合該忘記的,就讓它隨風而逝吧,讓留下來的,都是生命中美好的事物。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 週一

秋深了,書店中聖誕卡都擺放出來的日子了,卻是麗日高照,趕路時,真的揮汗起來。早餐時和母親說到,這時節了, 那些該去冬眠的小蟲子竟然還看的見,真的時世地變啊。母親說,閏月的關係,明天才十月呢!以前阿嬤說過有所謂的「十月熱」,如此稻子才能再一熟。 

突然覺得這十月熱不再奇怪,而且可以忍耐。也或許,最近讀太多詹宏志敘述幼時的回憶,想起到老家跑過田埂和曬穀場的童年了。


 *** *** *** 週二 

新相機到手囉! 雖然此次購物也曾考慮再三,不過採買過程中,相較於不時進來詢問機種,說著攝影專業術語的其他顧客,我顯然是「外貌協會」一員:外型是否輕薄短小、外觀顏色是否喜歡、觀景窗是否夠大(可不能再拍瞇瞇眼照片了)……,其他機件效果鏡頭等等,完全沒想到要問;店員熱心地介紹如何操作、有那些新功能,甚至還對照著內盒文件,一一點著各項線路、充電座、記憶體等配備;而且在我還沒開口前就說還要贈送這個那個的。相較之下,我真是個「不專業」的消費者,看了外觀,試了手感,問了價錢,進了相機街的第一家店,十分鐘後就愉快地帶著新玩具回家了。 


*** *** *** 週三 

才和母親說過十月熱的話題,天氣就轉而陰雨綿綿起來。從公車點點雨滴的車窗看出去,不知道為什麼想起當初看完『記得我愛妳』後寫下的東西。 

在漸漸失語及遺忘的過程中,記得我愛妳。在崩壞的所謂腦中的海馬區,徒然地想留下自己的形影。再多的鬧鐘與記事,也無法喚起該做的事;出門一步,隨即陷入迷途。在知道愛的時候相識,卻再也記不起所愛的任何事。 

嗯,陰霾的天氣裡最好還是讀些陽光故事,快把同事借的小說拿出來,再次回味A Good Year吧。 


*** *** *** 週四  

【謀殺專門店】終於進行到『箭屋』。奇怪,我原以為可能會有點悶的,但讀起來卻一點都不會──結果只得每天把書搬來搬去。自從之前讀『人生一瞬』以來,再加上又天天帶著新玩具,有種每天都練臂力的感覺。 

週三從影音店回家時尤其狼狽:很重的一個提包、一把過長過大的傘、花了大把銀子的DVD和CD,再加上因嘴饞而買的雞腳凍…… 

對一個原就視從容優雅為可望不可及的夢的人來講,那形影,完全無庸置疑,像個「阿桑」。  

*** *** *** 週五 

一直到今天上網才發現昨天是感恩節。這是聖誕節的先聲和預告,提醒著禮物採購、將來臨的節日及年度一次的問候。結果似乎也未見任何相關的消息,一點預警也無的就過去了。近年來看電視的時間雖多,但都在電影台間來回;而電影台現在連應景的節目也懶得播了,所以終究無法得知。 

話說回來,這週以來也沒看cable, 時間反倒都在DVD上。昨夜一口氣看了四集The Closer第一季。雖說是換湯不換藥的辦案解謎,而且連續看下來也覺得每集劇情安排(或說「偵探」手法)沒有太大變化,但還是興緻盎然地看了下去。(否則怎可能連看四集呢?)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是為了倚靠而停留吧?       

陽光從城市一邊斜斜的照過來,
河另一岸的屋子,把形影靠在岸這邊的屋牆上。
緊緊依偎著,卻是虛實幻夢一場:
既不可能實際併肩、也無法擁在懷中;

有的只是影子──在夕陽西下的天光裡。
漸漸失了重心,慢慢垂倒在河中;
夜一旦來臨便分隔兩地,被施咒的騎士和鷹女。   
    

註:看完Audrey寫的Michelle Pfeiffer, 難免想起喜歡的故事.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Nov 21 Tue 2006 11:58
  • Babel

因為已經許久不上電影院了, 
都忘了片子播映前, 還有許多預告可以看. 
本週日看到的每個電影預告都覺有趣, 
連『死亡筆記本』都是. 

但是小布(Brad)和小布(Blanchett)的Babel
 (怎麼怎麼寫都是B啊) 讓人心一沉. 
好重好重的預告, 似乎很沉很沉, 都到地心去了.......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路公車很久未搭了,今天興起坐了一下.
下車時,報站名的廣播又讓人再次「驚喜」了一下。

『行政院』
Executive Yuan

Exactly what is that?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讀詹宏志的舊文新書.
昨夜正讀到"咖啡應有的樣子",
很想quote給Emma.

後來發現若要前文後語的轉述, 實在太長了, 
還不如請她直接看原文.

原以為是一本可以在做事情空檔, 讀一小篇文再繼續正事的書.
事實是, 我一路陷讀下去, 也把其他正在讀的書停了下來.
少年懷想與過往時光, 
想起每個在老家的暑假.
原來年紀漸大的人, 就會這樣.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個部落格也許應該叫喃喃自語比較名副其實,

想到的, 不成片段的語句, 

明明應該先記在筆記簿上的,

都因為這個電子式的, 隨時可輸入的device在此.

反倒不加節制的, 絮絮地說了起來.

那麼多想買黑莓機的人, 嗯, 不是沒道理的.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南法的陽光, 對照英倫的陰雨; 

圓錐玻璃帷幕的現代大樓, 
對照古老斑駁的牆, 和有著鑄鐵欄杆小陽台的窗.

配著久遠的音樂, 上演著不變的情節. 

雖然文案上說, 這是適合週六晚餐後的電影, 

我卻在週日的早晨品味. 



ps1. 原是為了在到期日前, 用掉某張免費電影券. 心中也早已訂下想看的片子;   
        沒想到在透雲而出的日光中, 看到一排排的葡萄樹(劇照). 
        站到服務的櫃台前時, 脫口說出:美好的一年 

ps2. 歌曲其實並不相關, 也沒被用在電影中 (of course not) 
         或許是因為影片的步調, 發現自己在出場後, 一直哼著It Was A Very Good Year. 
         Robbie Williams re-edit version.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多數人也許蒐集別的東西,
我卻在蒐集(或者該說設立?)不同的blog.
就和小時候取筆名相似,
不是重點的東西佔據了許多時間精力,
真正重要的, 卻老是排在後面或忘記...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有人因咳嗽「吐出幾絲像鵝毛一樣」的痰來,因口耳亂傳,遂而變成「吐出鵝毛」來,繼而更變成「吐出一隻鵝」來。
~~~~~~~~~~~~~~~~~~~~~~~~~~~~~~~~~~~~~~~~~~~~


好友Emma前幾個月因為在格友留言處留下個眨眼的表情符號,被該位格友誤會是眼睛受傷;該位格友回應時,語氣緊張但又沒提眼睛的字眼,害得我們其他人因擔心發生了什麼事,又留下了更多詢問的留言。好友解釋了上面的故事後說:沒事啦!此所謂「以鵝傳鵝」。我為這句契合原來的成語又契合「以訛傳訛」故事的諧音雙關語笑到打跌。太精彩了,借來做篇名。


因為好奇,前幾個月買了『都市傳奇--流傳全球大城市的謠言、耳語、趣聞』( Legendes urbaines)這本書。雖然書中所列舉的傳言,也像某種型態的說故事,但又不是平常習慣讀的故事,所以這書被我供在一堆遊遊書上頭──是那種得個幾分鐘空檔,隨手可以翻一翻的一類。兩三個月來我都是有一搭沒一搭的讀著,翻到那裡就讀一小段,也沒照前後次序。一天April突然說,妳那本新書讀來好可怕,我不敢再看下去。我初聽只覺好笑,流言傳奇、道聽途說的研究,能有多可怕?後來想想這句話也不無道理。妹妹應該是被書中一些比較可怕的傳言給嚇到,但若是細究謠言的可怖及某些同時引起的破壞,豈止好可怕三字可以道盡?現在一些製造小道消息、頭版放假新聞的媒體時有所見,多少人看到他們被「踢爆」後的道歉或澄清?影響,在說出或寫出的第一時間,已然發生了。


就像街談巷議,每個轉述的人再添上點自己的想像和創造力,一些匪夷所思的「傳奇」就此橫向展開。流言如何形成或延展等等,讓有興趣的社會學者去研究,這不是我買書的目的;我其實只是想看看到底有那些城市傳奇在世間流轉。不經意流傳的故事有些可能好笑而無害,有些顯然造成偏見或隱匿為不知所以的傷害。若是像電影Gossip那樣刻意製造並廣佈流傳,也許製造者真的會有短期內被直接反噬的情形;然而一些看來不是刻意,甚至邏輯一點思考就覺得根本像在愚人的故事,還是在我們說話之間、郵件轉寄之間衍生、流傳。

來看看幾隻較為常見的「鵝」吧!

*** *** ***
不由自主的食人族

一九八三年八月十六日,在德國的Friedrichshafen, 一位男士在他剛買來當做早餐的麵包裡,驚訝地發現一截人的指頭。當地警察查明這麵包是由在巴登-符騰堡地區漢契根(Henchingen)的一家工業化麵包廠生產的。這家工廠一位員工在幾天前工作時,不小心切斷了手指,雖然曾在麵包饀料裡仔細的搜尋過,但始終找不到斷指。


*** *** ***
電焊工人的隱形眼鏡

馬德里。星期一工人聯合工會 一個親近共產黨的組織 宣稱,兩名特利羅位於西班牙南部的安塔露西亞核能電廠的工人出現隱形眼鏡緊黏在眼角膜上的現象,取出眼鏡之後,均因此而失明。

根據同一個消息來源,這兩名工人一是電子技工,另一是焊接工人,都曾分別暴露於火花四濺的工作環境裡。電弧造成水分立即蒸發的效果,導致隱形眼鏡所含水分快速乾燥。

當這兩名工人回家後,企圖脫下隱形眼鏡,用力過猛,眼鏡黏著角膜一起剥離,致使兩個人都因此失明。

*** *** ***
羅孚宮金字塔與撒旦的象徵

羅孚宮金字塔 呈現某種神秘與隱秘的面向。它連結巴黎子午線零度而位居首都的正中心,這座金字塔具有秘傳的象徵意義,緊密地與死亡終結和生命起始息息相關。這種象徵意義因為這座建築物上覆蓋著六百六十六片玻璃而更加地被強化。根據聖若望默示錄的記載,666是從地獄而來被詛咒惡魔的數字.


*** *** ***
被偷走的腎臟

我的父親在某一段時間裡,曾經擔任國際交換教授,在世界各地旅行。在訪問多國的許多經驗中,他曾與一位男性朋友一起拜訪巴西。某個晚上,他們倆決定外出狂歡。在喝了某一杯好得過頭的過酒之後,這位朋友醉得不省人事,然後他們倆就失去了聯絡。

隔天早上,這位朋友身上僅著內衣褲在某家旅館的房間裡醒來,背上留下一道很大的疤痕。他下樓到旅館大廳詢問,但是沒有人認識他,也沒有人能夠回答他是如何來到這家旅館的。於是他只好返回瑞典,並到醫生那兒診治。

在他失去知覺的那個晚上,他兩枚腎臟的其中一之一被偷走了。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