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9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Sep 28 Thu 2006 17:55
  • 窗台




愛極了紐約上城那種有六角窗的屋子,有時候看「You’ve got mail」只是為了片頭掃過的街景。很久前 Christian Slater 有一部片子(Bed of Roses)演花店老闆,在妻子過世後養成夜晚散步的習慣。某次散步經過女主角的家,不經意看到二樓窗前的女主角正傷心的哭著,於是隔日匿名送上一束捧花;一段其實蠻通俗的愛情故事就此展開。而我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窗下的Slater好似那個維羅納少年,『my Lady!my Lady!』窗下又想輕聲又想高聲的喊著。


那樣的窗台總有個平推而出,可以置物或落坐的地方。有人也許會加上軟墊;日本人大概會把下方當成儲物空間。窄一點只能擺兩盆盆栽,大多數寬一點的,可以放上三兩個抱枕;矮一點可以做腳踏;願意的話還可以放上一疊書。去年去澎湖旅遊時,住的旅館把它弄得好高,只能趴在台子上向外看,讓我心裡頻頻嘆氣:可惜了這麼一個六角窗台。


好像北地的屋子裡比較會開這樣的窗戶,砌一座這類的窗台。窗子可以開得很高,採光很好,給在起居室裡弄針引線或畫畫的太太小姐們休憩。BBC的電視影集中,Harriet就是坐在窗台上讓Emma畫她的肖像畫。春夏之交美麗的景致映在Harriet的臉上,Emma開始她不成功的「媒人」事業;(『Emma』);而Lizzy則在Mr. Colins的牧師住宅分派給她的房間窗台上,兀自對Mr. Darcy「一手阻斷大姐一生幸福」生悶氣(『Pride and Prejudice』);Molly對著窗台看出去的是站在雨中、望著Gibson住宅在心中道別的Roger(『Wives and Daughters』)。Regency時代裡沒了窗台,大概也會沒了故事。


而我,渴望一個像這樣的角落。秋冬時節,靠個枕頭窩著,膝蓋上蓋條毯子,泡杯熱茶在旁邊的小几上,讀一本小說消磨假日;就算僅僅發呆都好。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公寓或大廈的房子住久了,就想念起有小小院落的屋子來。自從Before Sunset上映之後,已經不知聽過多少人說想要一個Julie Delpy的家那樣的居住環境:有個小小過堂爬滿青藤,經過小小院子有個古樸的門… …


在巴黎街上亂走時,也曾看過一些像這樣的角落、這樣的穿堂。小時候讀的小公主,長大後看的穿膛手,矛盾而無來由的在腦海裡一起「蒙太奇」。看到個穿堂在面街的那一方有個歲月斑斑的木門,如果輕輕把巴洛克的痕跡抹去,再陰暗一些、再破落一些,再多個煤球爐,就是張愛玲『鴻鸞喜』的上海弄堂了。


過堂長且穹頂高的,即使輕輕的步履聲都會嗡嗡迴盪,像遮篷橋。想到這或許是幾世紀前驅馬而過的路面,有著插著的火把的古牆;又或者有Lizzy Bennet (Kira Knightly)坐著轉圈的鞦韆,又或者是Molly Gibson(Justine Waddell)多次進出的(Squire Hamleys家的)穿堂… …


宅後路邊的過堂小院,更是令人念想回味。西堤島有一家四星旅館就這樣坐落在一個靜靜的天光裡。小小的天井,有隻花斑貓走在一堵圍起院落的牆上,既不叫也不怕人。白漆的長窗裡依稀看到部份室內裝飾,仍是靜靜的。三個旅人天各一方的站著,各想各的事。


小小的Colmar也有類似的靜謐院落。太靜了,睡美人似的昏睡停格 – 另一端就是市集、餐廳及咖啡館,亮晃晃的陽光;這端卻爬藤無聲、風細微微,被碰到紡錘的手止住活動的另一個世界。尋常週間的日子,不見半個人影;從有聲踱到無聲,院落的花兀自芬芳。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21 Thu 2006 11:10
  • 巷弄




我怕花香-愈是濃郁我愈容易頭痛。玉蘭、梔子、晚香玉……人人說起這花好香時,我避之惟恐不及;在桂花樹旁簡直是折磨,可是想到巷弄時,第一個躍進腦海的還是「桂花巷」,書裡的、電影裡的、想像裡的;或是詩裡的,探進薄暮的,「廈門街側側斜斜的巷子」。


舒國治在「門外漢的京都」裡有篇『長牆』,提到在京都靜謐的街上循牆而走,是他最喜歡的京都特色之一。我有同感,但是更有感覺的是巷弄,通常窄仄而短,路面石板淨而幽清;特別是人少,走逛起來非常舒服。「花見小路」旁的小弄、「寧寧之道」,光聽名字都清雅。


在一些歐洲小鎮也都遇見到如此的安靜的街巷,連一早的巴黎蒙馬特也看得到:一邊是觀光人潮不斷的聖心堂,轉過鐵特廣場後,卻是另一番景像。人家窗口九重葛花開爛熳,隔鄰的牆上蜿蜒著青藤,晨間的陽光淡淡的灑著,夜晚時轉角立的路燈暈黃,黑白照裡則像蒙著一層紗,迷離朦朧。


Colmar的清晨,微帶涼意的霧氣還未散盡,板條屋靜靜的站在晨曦中;彎曲的巷弄還帶著睡意,昨夜眾人歡飲啤酒的餐室,只有遮陽的篷布在風裡輕輕揚著。空氣裡,秋天的氣息比前一日還濃。曲徑通幽,一端還沉浸夢裡,另一端卻天光乍現。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記不得在那篇文章看到了,還是很有些人對艾菲爾鐵塔非常不以為然,視為憑空而起的鐵甲怪獸;入夜後還有燈光「秀」,簡直俗傖不堪。而我,大概就是貪「俗」的人吧!


那是Sabrina的花都啊!少了鐵塔和噴泉,戀人們要到那裡留下熱情的擁吻呢?一把美麗的傘、踮起的腳尖、扶著腰際的手... …沒了艾菲爾的背景該有多寂寞?空氣中的花香鳥鳴頓時失了意義,La Vie en Rose也會失了瑰麗的顏色。


入夜時分搭上蒼蠅船,順著塞納河而下。廣播裡嘈嘈切切的放送著景物介紹,古蹟的過去;眼前坐著兩手相牽、不時互望的情侶;河上有風有月、交錯而過的有船有橋。夜風習習,就在不知人間何夕何年時,爍爍的光芒映入眼簾。裝點著璀璨燈影的艾菲爾引起全船一陣騷動,相機手機鎂光燈,此起彼落;聽不懂的各式語言,口氣裡滿是讚嘆,兩手相牽的情侶應景擁吻。


據說以往夜晚的鐵塔只有燈光,並不會閃爍;但我們不但看到定時閃爍的光影帶著韻動的節奏,還有探照燈的光芒巡曳天際。有一回的晚餐在臨近鐵塔的巷弄中,朋友極力推薦,說是行家的選擇,所以我們還是訂了位,遲至快十點才進入餐廳。用餐完畢都近午夜了,在艾菲爾的燈影下走到車站搭車,朦朧中如真似幻,像小時的月夜。



附註:其實在鐵塔閃爍後,其旁的住家真的不勝其擾。看到一戶開著窗的人家,燈影在窗上和室內的玻璃櫥上一閃一滅,真的會讓人發狂。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秋色漸深,夏日小屋靜靜停在水上。
  蟲鳴蛙聲也停了,只有環湖的樹,
  沙沙的,被風吹拂的聲音。



  水上的波紋淺淺,小徑上卻有落葉紛紛 - -
  曳地長裙走過才出現的一點點石板路面,
  不一會兒,又被新的落葉掩蓋。



  宮裡已經一段時間寂寂無聲,
  再沒有人從門前石階大步而上,
  陽光,是許久前的事了。



  約瑟芬,(誰在喊著誰的名?)
  今天我們還是留在屋裡吧。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助旅行有一個跟團絕對「跟」不上的好處,就是隨興。聊天可以聊到半夜三更,早晨沒有morning call, 可以睡到自然醒,三餐(也不一定是「三餐」了)不用定時,地點還可以亂挑亂選,簡直棒透了。因為已經遠離back-pack的年紀了,住的雖說差些,吃的可不馬虎,早餐尤其慎重,試了許多不同的店家,美味趣味兼顧。


旅館附近就有一家Paul, 是連鎖的早餐及麵包店,(連日本及中國大陸都有店)有點像台北的 Yamasaki, 可以買到西點麵包, 同時又可吃早餐, 不過Paul的咖啡好喝多了。居家氣氛的環境,溫暖的感覺。可頌很好吃,坐在店裡可以看到它出爐的樣子。


回台灣前試了一家號稱果醬隨人用的店。第一次去時剛好超過早餐時間(11:00), 素有大膽之名的朋友重施故技哀求,店家搖頭說不行。(在我看來,若非因為並不是第二天就得走人,『大膽』並未堅持,否則我相信一定可以吃到的。)第二天只好借助外力讓自己早早起床,終於吃到早餐。聞名的果醬果如家庭號的大小,有三種口味,看到店家端出來就飽了。


有一天選在傳統市場邊的店,以它的早午餐聞名。我們慢條斯理逛過市場,把有趣的東西拿起來摸摸看看,一直到近午時分,怕又因時間超過才加快腳步。因為是早午餐的關係,份量豐足,色香味俱全。最有趣的是坐在門前的桌位上,隔著石板路就是菜架子,看著拿著藤藍網袋的人購物,好像自己就生活在那裡的感覺。


有兩次很凱,所費不貲。一次在去羅浮宮參觀前,朋友提到其旁長廊上的Le Café de Marly據說很好吃,於是很有默契的拍了前廊的照片就進去了 –吃食早於參觀,果然吾輩行逕,藝術似乎離我們比較遠一點! 不過實在是太美好的經驗了,端著早晨的咖啡,眼望石砌欄杆另一邊的中庭,玻璃金字塔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


另一次不在巴黎. 在Colmar看到這家以古蹟改建的旅館時(Hotel Les Tetes),第二天就要回巴黎了。中庭有修道院靜謐的氛圍,在陽光下又有著現代服飾的觀光客喝著下午茶,真是恍如一夢。去櫃台訂了次日早餐,結果第二天旅館竟說怕下雨,早餐全改在室內。我的夢啊!哎,應聲而碎。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身為讀書人
我們都會窺伺朋友的書房
即使只是為了打發時間

--卡洛斯.M.多明格茲,《紙房子裡的人》




四處看格時,最喜歡先看人家寫在Banner上那幾句話。有些一言道盡版主真性情、有些描述了格子的風景、有些摘錄心有所感的警語嘉言、有些把自己的創作搬上檯面;吶喊或廣告,總之觸動人心,讓人想到聊一聊。


說「情之所鍾,正在我輩」的Emma,卻是悠遊在「之間」:歐亞之間、港台之間、不同的時空之間、不同的人物之間、工作與非工作之間、 寵物與加寵者之間… …預告者忙碌的工作與生活,促狹與幽默,詩句兼容雜物,低調又有(明星)光芒,在在顯現游刃有餘的自得。


奧黛麗用簡單一句話涵括格子的內涵:「影藝娛樂業的行銷經驗與公關心得」,然而文章中則顯現不凡的「業界」功力。將多年來「浸」在影藝娛樂的心得,細細道來。在廣告主、媒體、藝人、閱聽大眾之間,展現從容的「公共關係」;擺脫所謂「長袖善舞」的誤解,將公關的雙贏的目標推到我們眼前。


城堡(目前)的句子據騎士自稱,是得自「飛花輕夢」的靈感而寫就的詩句。輕靈而美、氤氳而靜;覺得思念飽含絲絲深情,雨季六月的情詩四首,採花的Gentle Woman配圖。讀詩人我,偷偷留下讚嘆。

我會想妳如那季盛開的花
艷陽將窗緣抹上黃金歲月
燦爛笑顰最是美麗的烙印
如印象派油畫右角的簽名
永遠是那季的瀲影和花蹤
有我想妳的落英灑滿波心


「舞蝶迷香徑,翩翩逐晚風」是多才多藝的逸蝶,是我因她人氣超旺而認識的天蠍女貓。格子是兼容並蓄,百花齊放。動植物、食物、藝術、讀書、旅遊… …實實在在過生活的女子。最喜歡她常說的兩句話:『人家才不希望聽妳訴苦』、『歡喜做,甘願受』。設身處地之後,妳會發現說出這樣的話的人,是被生活淘洗過後才能有的智慧,我學著笑臉迎人。


Minami的版頭也是一句話而已。用「如果我們的語言是旅行」一語道破資料詳盡、兼具文采的walking點滴。世界如此廣垠,文物如此豐美,不同的文化深厚而多歧,相異的人們形塑了我們趨之若鶩的不同國家或地區… … 隨著Minami在網頁上「走路」,讓人覺得「每個人身上都流著流浪的因子」也許是真理。


因為Both Side Now結識的齊柏林,用托爾斯泰的「純真的生命,活在信仰、空想及瘋狂當中。------」裝點兼容音樂與哲思的部落。我把那句後的虛線視為希望書寫有朝一日可讓後代為之發表的心願。筆耕是一條寂寞的路,相對而言,被了解後就更為狂喜。音樂同好者應當也人同此心吧?因為部落名稱『Yeses, Noes And In-Betweens』和好友Emma的『之間』,在我看來有異曲同工的相似啊!


有如神探的Jessica 也是以一語說明部落內容:『自閉兒媽媽的心情日記』。平穩的語句站在細膩的心思前面,爽朗的口吻、洞見的聰明、堅定的信仰。也許部落不只是為John而寫,而是為了家族而寫。一直記得Emma說她是為了搜尋天使才找到『強尼寶貝』的。天使果然存在,天主定然保守。且因同為「直立高度受到挑戰」的人類,又可亂談讀書諸事,最近又知個性也庶乎類似,我於是更聒噪了起來。


我自己版頭的那一句是因為「不可為空白」而亂填的,趨近於在地址欄上填「花街柳巷」、在郵件帳號處寫happiness@everywhere.com.的那類人。最近寫句摘上了癮,看到別人的選句總是好奇而想一探究竟,就像去人家的書房做「書背閱讀」一樣,沒有窺伺的意思,卻覺非常有趣。從推理的角度來看,這是給偵探的第一個提示。或許有人覺得放在版頭還能算是提示嗎?白羅(Agatha Christie某一系列的比利時退休探長)說過:「一截鉛管(指大物)和一小根火柴棒都一樣是證據!」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個怕老婆的笑話是這樣的:有人集合一群所謂怕老婆的男人,在他們前面列有二隻旗杆。主持人問:怕老婆的人請到右邊旗杆排隊。一下子,幾乎所有男子都排到右邊去了,只賸一個人站到左邊去。大家都很佩服他,主持人動問:請問你為什麼站到左邊?那人答道:我老婆說,人多的地方不要去!


「人多的地方不要去」。我是這樣的一個人。生活上有許多地方都受到規約、需要『擠著』或『搶著』做的事通常會退後一步、替大街上大聲嚷嚷的人臉紅,恪遵「據說」是參考用的規定… …某些地方膽小到連自己都感到厭煩。


於是,在想看Printemps (春天百貨公司)頂樓四望風光,卻剛好超過營業時間時,第一個念頭就是「算了吧!」可是在Haussmann大道上的Printemps眺望巴黎是很棒的私房景點,看著夕陽西下尤其美麗。然後就看到我那號稱大膽的朋友開始向百貨公司的人員哀求:拜託啦!只要5分鐘就好了,我們是從很遠的地方來的,明天清早就要回家了!(這是真的)以後可能沒有機會了!(希望這不是真的)。於是那可愛又好心的服務人員讓我們上了頂樓陽台,留下了這遠眺的難得鏡頭。誰要問我法國人如何?我一定會說他們真的很可愛!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蒙馬特的「蒙」其實是小山丘。人家與道路都有傍丘而建、坡度起伏的感覺。彼此平行的兩條街,高低有別。不能走到下個平行街去,只能一階階拾級而上或下。接連平行兩街的階梯有許多座,與其他縱貫的道路並無不同。


有一座非常喜歡的階梯兩旁有樹,中午的日影被篩成片片。風微微,不見兩端路上的燥熱,行走其間自有一份愜意。突然想到現代日劇的必要場景:男女主角從室內奔出後,下個鏡頭總是會來到一座像這樣的高階。


有另一座階則是順著兩旁住家而下,住在二樓三樓或以上的,站在階上就有了同樣的視線水平,看過去,倒似同在平地一般。大概天熱,在家的人大都敞著美麗的窗子:或有蕾絲窗簾、或有盆栽小物。站在階上一眼就可看進室內,聽到音樂的聲音。一戶正在打掃的少婦模樣的女子,在手上的撣子間對著我們微笑。


尋覓到愛蜜莉工作的咖啡館後,依著來時方向走回聖心堂。這一次故意走不同的階梯。一座行人較少的階梯躲在樹木及長草間,旁邊有塊空地傳出聲音。好奇循小徑走去,竟是個戶外劇場。不知道多少年前就被棄置不用,權充坐椅及舞台的砌石都已敗落,顯得蕭索;下眺市區時心情非常奇特。


階梯盡頭,再次來到有著彷彿地中海藍窗白牆的街道時,下午陽光喚醒的似乎是一場,日影斑駁、亂石頹圮的夢。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花冰淇淋沒有稍微暴出的牙,而是一鏟一鏟,小心圍成的冰淇淋花辮,長成如花模樣。有些店員甚至修潤花辮的弧度,如果點的是極愛的覆盆莓口味,拿在手中若擎一枝紫紅玫瑰,無刺、沒有距離、香氣撲鼻,要待稍融的冰淇淋在花辮上結成露珠,才捨得吃下去。


這家冰淇淋店記得是在西堤島上,每常排滿了人。不知是國外的乳製品便宜,還是因為旅行時大量走路,總覺得熱量不致於屯積,在國外時,幾乎每看到冰淇淋店就要來一球。覺得冰淇淋真的是「國外的月較圓」。如花冰淇淋不止有「如花」的噱頭,冰淇淋也實在好吃。


從亞爾薩斯再度回到巴黎時,一夕間秋意滿懷,氣溫比出發南下時幾乎低了快10度,店裡排隊的人比往日少,在點想吃的口味前,試吃了好幾種其他的口味。店員都給好大一匙,三個貪小便宜的人試吃得十分過癮:「Can I try that, please?」好像一直無法下決定似的一路吃下去。


附記:若要說吃過最好吃的冰淇淋,目前排名第一的仍是柏林Potsdamer Platz 的的Akaden, 二樓靠近Sony Center那端的那一家。自從吃過後,我妹一天到晚想去談代理。弟妹勸她,以這樣的成本,生意是做不起來啦。可是每次一談到或吃到冰淇淋,就會如被制約般的想起來。這家冰淇淋店就位在下樓手扶梯邊,坐在一樓中庭,可以看到手扶梯上一列往下的人,每人人手一枝,非常有趣壯觀。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習慣看到「春到」「福到」的門上方,卻看到了淺淺浮起的一顆頭,尋尋覓覓的午後,感覺有點奇怪。應該是個女子吧?面容太淺了,有些模糊;唇邊是否也留著淡淡的笑意?像是歡迎,又有點像是嘲弄。


應該是歡迎的笑容吧。

這裡是「狡兔之家」,夜巴黎出名的酒館。素樸的外觀,躲在素樸的人家屋舍間,好難想像。爬藤沿石牆而下,紅瓦屋頂,小小的木門。沒有霓虹「看板」,窄仄的甚至稱不上院子的前庭裡,只有牆上玻璃窗裡的菜單和飲料單,才能依稀看出是一家館子。


或許也是嘲弄的笑容。

三個在熾陽下為找尋巴黎市內最後一塊葡萄園而來的旅人,在找到時才發現與「狡兔之家」近在咫尺。氣溫頗高的八月裡,看到整面葡萄藤的牆和藍色的門,好不高興。起先完全不知道那是個住家,還以為已經找到著名的狡兔。三人毫不忌諱地就往人家的窗裡看,感覺到室內的陰涼,。還正吱吱喳喳討論著時,「呀」的一聲門開,出來個老先生,對著朋友的相機說一串話。以為是刺探別人家居隱私,活該被罵;後來才知老先生是要幫我們三人照相,舒了一口氣,高興至極。照完相後,老先生往前走入另一間房子 – 哎呀,這裡才是酒館啦!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才提過沒有書緣殊盛的運道, 最近就讀到運詩人的「連環套」*一文。果真書是會引出書來的,昨日讀完前篇文章後,馬上又上博客訂了四本書。和朋友談起這件事,她也深有同感,覺得彼此應該update一下彼此的書單,有些書可以互借或相贈。買書還未成癡,所費尚可;只是空間時間十分有限,常需偷偷夾帶回家。暗暗立誓:家中未讀的書還沒讀完前,絕對不可以再買了。偏偏意志力薄弱,常受喜愛的作家或部落客的引誘;又有著非得馬上擁有的衝動,一旦看到,見獵心喜,諸般立誓拋之腦後。有些東西明明囫圇吞下,還未咀嚼出滋味前,又移轉注意力到別本書去了。惡習難除,實在頭痛。


最近幾年,愈覺自己原已所賸無幾的應世能力又消失許多。生活上一直是家人照料著,工作上還好沒什麼新事務,友朋相聚只要人到,也不用管什麼通知安排,只要人出現陪坐在旁就好。 除了買書、讀書、上網,幾幾乎廢人一個。書沒看出多少心得,倒是因為看了其他部落客的文章,反倒有種清明的認知。前幾日和格友談到,以為自己獨有的的感觸其實是因為沒看到別人書寫的文字。這些文字風格令人快意,敘理明晰的部落格文章,鞭辟入裏地把觸動讀者心弦的部份娓娓道來;讀到戚戚處,心跳加速、手足顫抖、甚至眼熱鼻酸起來。雖然同時體會了自己沒有的文字能力,但這個一直視為咬嚙人的小痛卻無傷於任何事,因為有另一種更大的閱讀快樂在擴大中,讓人更想勉力而讀去。書中日月長,終於有些體悟了。


一直以為自己太愛買書,但比起愛書愛讀人士,實在連小巫都談不上。看著那些書單,即使只選取有興趣的挑出來也是長長一串,不免有種蹉跎許多時光的感覺 – 因為好奇想讀的很多、因為追趕不及的還有很多、因為知道未來要讀的還是很多 – 即使閒散過日慢慢讀,過去這麼久的時間內也多少該消化些了吧?為什麼以前那麼不想「參考」別人的意見呢?(還是該說:為什麼之前讀到的文章都沒讓人有想讀的興趣呢?)結果終究應了那句常用來互開玩笑的話:「千金難買早知道,萬般無奈辦不到」。別人或許追悔青春時期未曾冒險或放膽追尋理想,我懊悔「消息得的太晚」,到現在還在追趕年輕時就該好好尋求的”書”識。沒時間再想「如果…就…」的無聊假設,只想遁著這個光源而去,目的何處已不是重要問題了。



後註:to Jane, 書單如圖,都還未買。
* http://blog.yam.com/yinsp1006/archives/336734.html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西方世界走唱賣藝的方式和我們熟知的略有不同。印象中小時候除了廟會酬神的野台戲,只賸「打拳賣膏藥」。靠著人力轉動馬達的「單人表演」畢竟較少,一到Colmar就看到「街頭藝人」,一陣心喜。


 (人客來了噢!調音、調坐椅、清嗓子好賣藝。一人獨角,六種把戲。)


遊覽車載來一團德國觀光客,鬚然老者的賣藝人,一聽來人口音便吹/奏/彈起『野玫瑰』。一團人站在過街廊下就這麼合唱起來,神情融入歌曲還在其次,隨後唱起『菩提樹』時,還見有人似乎眼泛淚光。畢竟這裡仍屬亞爾薩斯,或許想起了都德的「最後一課」。 




咦,且慢,那是法文的最後一課,德國人怎麼會想什麼最後一課?觀光團裡的老先生應該是想到遊子離家的心情吧?還是,跟著用國語在心裡唱和的我,哼起『彷彿和昨天一樣,我流浪到深更… …』的句子,替人家多想了。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