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8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之一 窗裡有窗




藍白一直是喜愛的顏色:希臘、愛琴海、無艮的天空、淡色的海風。

陽光下瞇起眼睛的貓咪和少女,小麥膚色的孩子、抽煙閒聊的村人。海角一樂園。

然而卻在尋訪愛蜜莉工作的咖啡館時,狹路相逢。假裝自己到了克里特、諾克斯,還有其他諸神的島嶼。百葉窗湛藍如海、白牆如帆,旅人於是在「午後曳航」。



之二 櫥窗風景



一直很喜歡這個詞。玻璃方框中,停著像是從實際人生擷取的一小段時空,頓住了在那裡,走過的人可以為它編寫想像許多故事。像電影「今天暫時停止」一樣,路人的每個想像,讓方框中的事物每天都重過一次。內容千變萬化 -- 直到下一個新的櫥窗設計陳列後,新的想像重新開始。

日本電視節目『電視冠軍』曾有櫥窗設計比賽的單元。某一集的冠軍將我們平常直視的的櫥窗以翻轉90度的視界重新呈現:看進櫥窗時有如從地下室往上看,地面是透明的: 斑馬線、男人女人小孩的鞋底、街口的號誌燈、依稀是忙碌的腳步,彷彿聽到街聲… … 平視似事不干己的櫥窗,一旦改在頭頂搬演,卻是那麼貼近自己。

陳列,現在可是一門大學問了。裝置藝術把真人實景放在櫥窗裡,吃飯、睡覺、閱讀、聽音樂、跳舞。玻璃屋提供觀者窺伺的機會,同時也限制了「演出」的內容。然而重口味的現代人們不再受到吸引,反而轉向true-man show那類實境節目。

於是很高興找到一隻在櫥窗內,吊床上,酣睡的北極熊。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黃昏了,夕陽西沉。

        漸暗的霞光中,

        有單薄的剪影,

        默默注視著追尋密碼的遊客。

        起風時,舉起的手勢,

        帶著蒼涼寂寞。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巴黎塞納河兩岸上,據說橫跨著三十六座橋。雖然並不是每座橋都有緣相見,趁著搭蒼蠅船時,也見識了其中一些。金碧輝煌者有之、古樸敦厚者有之。據說還有極現代感的橋 – 被塗鴉塗的。但是想領略的,是那只有自行車或嬰兒車之外,其餘車輛皆不得通過的藝術橋。


此橋橋面舖以木板,縫隙裡可以看到沿河而下的觀光船身影。橋欄不是如左近諸橋般的石材,而是漆有綠漆的鐵網。如果光看形容,再考慮鼎鼎大名的亞歷山大三世橋,可能覺得一點吸引力也沒有。可是這座禁止汽車通行的橋上,卻都是閒適自在、或逛或晃、或坐或臥的人,有種近乎家居休憩的氣氛;溜狗的、散步的、牽腳踏車的,夏日黃昏的橋上,好不熱鬧。有三兩處學生模樣的「小圈圈」,看不出是討論功課還是單純擺龍門陣聊天,雖然嘻鬧卻不吵;坐在鄰近的「一團」甚至還帶著紅酒,迎著我們看過去的目光,還舉瓶相邀呢!


我們則早早在旅館附近買了棍子麵包、肉醬和水;還去Laduree買了出名的小圓餅(Macaron)做點心。找了個空位席地而坐,撕了麵包沾肉醬吃。涼風習習,落日餘暉,臉上映著河面光影,看著觀光船來來去去;仗著應該沒人聽得懂我們用的語言,大咧咧的讚嘆帥哥美女;言不及義的東拉西扯:早上看的奧塞、明天就去羅浮嗎?真幸運啊!一到巴黎就遇到貴人!咦,他們人很好啊,不會排斥說英文… …


藝術橋上這個讓我懷想不斷的黃昏,眼見就要過兩歲紀念日了;幸好腦海裡的影像還歷歷如新,支撐著這一段無法遠行的日子。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博客網站上看到這個CD. 為了想擁有另一種秋葉, 沒有多考慮就買了.

夏陽正豔, 離秋天雖然還有一段時間, 看著畫冊, 聽著音樂, 秋的聲音漸漸充滿了小小房間. 再度想起北地的旅遊: 小木屋前貪看山色, 樹葉是如此繽紛多姿; 單車輾過落葉時沙沙響在耳際: try to remember the time in September, the medow......


專輯裡將秋葉法文原歌詞譯成中文, 可惜失去了詩意. 反正當成了解原詩的輔助工具, 就不管那麼多, 繕打出來po在這裡做個註記. 英文秋葉取第二段旋律自成一首歌, 雖短短數句但覺韻致綿長. 從網路上查知這首歌若摒除重複歌者, 約有130多個版本* -- 實在愛之者眾啊!



Artist: Yves Montand
Title : LES FEUILLES MORTES
paroles: Jacques Prevert, musique: Joseph Kosma


Oh! Je voudrais tant que tu te souviennes
Des jours heureux où nous étions amis
En ce temps-là, la vie était plus belle
Et le soleil plus brûlant qu'aujourd'hui
Les feuilles mortes se ramassent à la pelle
Tu vois, je n'ai pas oublié
Les feuilles mortes se ramassent à la pelle
Les souvenirs et les regrets aussi
Et le vent du Nord les emporte
Dans la nuit froide de l'oubli
Tu vois, je n'ai pas oublié
La chanson que tu me chantais.

C'est une chanson qui nous ressemble
Toi qui m'aimais et je t'aimais
Et nous vivions tous deux ensemble
Toi qui m'aimais, moi qui t'aimais
Mais la vie sépare ceux qui s'aiment
Tout doucement, sans faire de bruit
Et la mer efface sur le sable
Les pas des amants désunis.

Les feuilles mortes se ramassent à la pelle
Les souvenir et les regrets aussi
Mais mon amour silencieux et fidèle
Sourit toujours et remercie la vie
Je t'aimais tant, tu étais si jolie
Comment veux-tu que je t'oublie
En ce temps-là, la vie était plus belle
Et le soleil plus brûlant qu'aujourd'hui
tu étais ma plus douce amie
Mais je n'ai que faire des regrets
Et la chanson que tu chantais
Toujours, toujours, je l'entendrai!


噢!我多麼希望妳能想起
那些我們曾經親密的幸福日子
那時,人生美麗得多了
連陽光都比今天的嬌艷
枯葉聚攏在鏟子上
妳瞧,我都沒有忘記
枯葉聚攏在鏟子上
回憶與悔恨也是
北風將它們帶走
在無人知曉的寒夜裡
妳瞧,我都沒有忘記
那首妳曾對我唱過的歌

這是一首與我們相仿的歌
妳愛著我,我愛著妳
我們倆個一起生活
妳曾愛著我,我曾愛著妳
然而生活卻拆散了這兩個相愛的人
靜悄悄的,沒發出任何聲息
海浪鋪過沙地
擦去了分離情人們的足跡

枯葉聚攏在鏟子上
回憶與悔恨也是
但我的愛 靜默而堅貞
保持微笑 感激人生
我如此愛妳 妳是那麼美麗
如何能讓我忘記?
那時,人生美麗得多了
連陽光都比今天的嬌艷
妳曾是我最親愛的人
我卻只留下悔恨
而那首妳曾唱過的歌
我將永遠永遠地聆聽



* http://lgg.dose.ca/music/?qt=song&q=Autumn%20Leaves&city=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下午, 斜照的光影昏昏;

藍白相間藤椅上, 貓在沉睡

魘住時間的風, 不再流動.

凝結空中, 旅人的語句與手勢.

抽一管水煙吧, 在這異鄉中的異鄉.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仔細想想, 我並沒有「書緣殊盛」的運氣,說到想讀的書常會不期然出現的事可說少之又少。


最常發生的是亂讀一通,更常是因為受到封面吸引;排版印刷清爽、字體適中就讓人好感度倍增;「文案精采」(是個“吃廣告”的人)就會讓我把書拿起來;如果是系列小說,續集當然繼續買下去;書名或內容談到讀書買書,一定可以讓我在書架前駐足。奇怪的是,號稱多少人讀過、在暢銷書排行榜單上盤踞第一多久之類的話,反倒令人想暫時退一步,等風潮過後再說。而最讓人一發不可收拾,看到後必得書而後快的,就是讀到一篇很喜歡的文章,大概基於贊佩作者的關係,該作者提到的書就會讓人巴不得也立刻拿在手中。在這樣的情形下讀到傅月庵談【寂寞芳心小姐】(Miss Lonelyhearts, by Nathanael West)時,馬上上博客來訂了一本**.


Lonelyhearts”是專有名詞,指「(在報刊上為徵求異性朋友者作諮詢的)『徵友專欄』撰稿人」;“lonely hearts”則是「(通過介紹人、參加特建的俱樂部或在報刊上登徵友啟事等辦法)徵求異性的人」,所以主從有別,相近而不相同。 

引自傅月庵文




寂寞芳心小姐身處30年代的美國,股市崩盤、經濟蕭條;社會上充滿著犯罪、暴力、絕望、錯亂...。種種生活和精神上的痛苦,是喝再多私酒也消除不了的。於是人們寫信給「專門給人忠告」的專欄作家,排遺愁緒,抒發鬱卒。結果好像沒差別,提問的人還是得和他或她的生活搏鬥,所得到的勸告也許有一點點鎮靜效果,也許讓他在某一個收到答覆的晚上得以好好睡一覺。但是寂寞芳心小姐(是個他)卻在心上堆積著這日日飛來的郵件,「傷心的人」、「絕望的人」、「厭倦一切的人」、「對肺病醫生幻想破滅的人」...每封郵件都在他的心上灑下一點點鐵鏽、一些些醜惡。即使他把自己的心稱做「脂肪的堆積」,也免不了在這樣的環境裡,日復一日地,一點一滴地被侵蝕,掏空。


以前常開自己玩笑,自稱精神垃圾收集者。在一篇文章中讀到,即使是精神垃圾,收集者也要記得不時倒垃圾,否則充滿了別人的情緒,滿溢的後果是很可觀的。但做為這麼個收集者,比之寂寞芳心小姐,大概是小巫見大巫了吧?寂寞芳心小姐要怎樣倒掉他滿溢的精神垃圾呢?每天去私酒吧喝個爛醉?作弄別人或做奇怪的夢?讓自己的信仰崩潰?失去好好地愛人的能力。這樣一個沮喪冷漠,價值觀開始扭曲的世界,終於讓人沒有勇氣面對。


其實,並不是大災大難讓人束手無策,反倒像坐在往懸崖落瀑一路而去的小舟上讓人心焦--再往前去必定粉身碎骨,然而無力可回天。不能視若無睹、聽若罔聞的岸邊人,同情、無奈、無解地在岸上煎熬。非常諷刺的是,書中這個報上的專欄,原是報社想要增加銷路所開的一個玩笑;但是執筆回函的人終究不能再嘻笑以對。


Nathanael West年紀輕輕(37)就因車禍離世。身為一個飯店的夜班經理,看盡了住房旅客在經濟衰退時的失意和窘迫。生活近乎潦倒,心靈無所依靠。有論者認為在作品裡的他始終是個局外人,居高臨下的來看待人世的苦難;用尖銳的筆鋒刺穿所謂的「美國夢」。但我總覺得他和自己書中的寂寞芳心小姐一樣,對這個世界還有著悲憫的情懷,哀矜而勿喜。設若讓他年紀稍長,不知道會怎樣來看待現今這個社會?



後記: 書讀後寫心得或感想, 蠻正常的一件事; 讀書期間做些句摘, 就像把書上的highlight移到文中, 也還算一回事; 書未讀完來寫個人想法, 這算那一齣呢?


** 原本應是難找的書, 竟然上網後一查便得. 這就有點「書緣殊盛」了.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pril的生日快到了. 壽星指定只要吃101地下一樓的鐵板燒就好. 因為在正日之前的週末正巧遇到公司旅遊, 於是就撿日不如撞日, 反正上週六要帶mutter出門, 也一定會忙到中午, 便決定午餐到101解決. 但我們到底是撞到什麼日子啊? 別說鐵板燒坐滿還有人站著排隊, 其他各攤各站也人滿為患. 繞了一圈後發現只有afternoon tea還有空位, 在看過立在店外的菜單後, 她們兩位終於點頭願意進去吃午餐. 幸好餐不錯, 頗得壽星青睞. 直說下次還可再來.

店裡陸續也坐滿人了. (天哪! 到底是什麼日子啊?) 附餐我照舊點了熱咖啡, afternoon tea有許多小地方都搬演著法式風情, 於是, 我的熱咖啡是盛在像碗一樣的器皿中. 碗上點綴著小草小花, 非常的普羅旺斯, 非常的夏日. 當服務人員把餐具撤下, 我開始喝咖啡時, 發現April頭低看桌下, 兩肩聳動, 近乎輕微抽搐… …

“April, 妳怎麼啦?”
“沒事!”(伴隨沒事是噗喫一聲, 接著是忍笑的聲音, 肩膀起伏的更厲害了.)
“到底怎樣啦?” (連mutter也是一臉茫然.)
“齁! 他們(指店家)一定要用「碗」給人喝咖啡嗎? Hum..ha..hum..hahahahaha!”

於是我加以解釋, 這好像是法國人的習慣云云…又舉例說我們很喜歡的【山居歲月】書中的插圖也是畫碗啊, 之前看電影【我女朋友的男朋友】, 也有看到他們用碗啊, 各類生活雜貨的店如「無印」和「生活工場」也賣這種碗啊… …那裡不對需要這樣強忍笑意啊?

結果她說, 拿這碗給她的感覺像是大塊吃肉、大口喝酒, 我應該直接把腳翹起放在椅子上(而如果這夏日藤椅換成長板凳就更像了.)這好小子! 想像力也太豐富了點吧? 可是她說她實在忍俊不住, 反正一抬頭就會想到那情景(敢情以為我是陳松勇啊?)結果這頓生日午餐就在她眼望別處, 我速速喝完咖啡的情形下草草結束. 因為壽星說:「不信換妳坐我喝, 妳試試看, 不笑死才怪!」

雖然那天連愛吃的冰淇淋都沒吃到, 可是顯然「飯食」還蠻讓人印象深刻的 – 不管是午餐還是陳松勇啦!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