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5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因為一集CSI,為了Gil Grissom一句「Stardust」,讓我又悠悠想起這首歌。

多年前的星塵往事,城市的光害讓人忘記黯黑天空中的眼睛。青青歲月中仰首夜空,曾那樣殷殷探看遍尋不著的南十字星-星象於我,至今仍是難解的圖騰。某個夏夜曾在山上看到久違的星星,在似乎伸手可及的距離內。夜空原來並不是墨黑,而是藍,深沉的藍。山巒靜默無聲,吹過林梢的,子夜的風微帶涼意。現在回視山上那個人影的我,一定濾掉了許多鏡頭,現在只覺得夜色如水,星空無以比擬的美。


 

And now the purple dusk of twilight time
Steals across the meadows of my heart.
High up in the sky the little stars climb,
Always reminding me that we're apart.

You wandered down the lane and far away.
Leaving me a song that will not die.
Love is now the stardust of yesterday,
The music of the years gone by.

Sometimes I wonder why I spend the lonely night
Dreaming of a song. The melody haunts my reverie,
And I am once again with you.
When our love was new, and each kiss an inspiration,
But that was long ago; now my consolation
Is in the stardust of a song.

Beside a garden wall when stars are bright,
You are in my arms; the nightingale tells his fairy tale
Of paradise where roses grew.
Though I dream in vain, in my heart it will remain:
My stardust melody
the memory of love's  refrain.

Words & Music by Mitchell Parish & Hoagy Carmichael, 1929
Recorded by Nat "King" Cole, 1943
Featured in the 1993 movie "Sleepless In Seattle"



在送走一起重看『金玉盟』的朋友後,電影『西雅圖夜未眠』裡的Meg Ryan站在夜靜無人的街道,Star Dust輕靈的旋律響起。不知道為什麼,Nat King Cole溫柔的聲音對我有一種撫慰的力量。即使是Autumn Leaves讓心隱隱悲傷,即使是過往雲煙如歌中星塵,它永遠是情愛餘憶的反覆思量.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在他額頭那輕輕一吻, 或許可以欺瞞歲月, 讓它暫時從我們身邊掠過, 改天再來, 來世再聚。」


想到多年前讀的"科林斯城傳奇". 徒勞的人啊, 欺瞞歲月的結果, 就會像西席佛斯, 永世推著那一再落下的石頭.....


「外觀緩緩變化, 通道越走越長, 閣樓永遠也到不了, 無窮無盡的樓梯終看不到出口, 忽見明亮的房間, 隔天又陷入陰暗, 誰要是不小心走了進去, 從此就在世上消失……」


有時, 那就是夢中所見. 無止盡是件可怕的事, 魘住了, 在明昧之間.


「每個故事都是作者寫給自己的信, 藉此找出他用其他方式找不到的事實。」


That's it, that's why we wrote to ourselves after so many years had passed. "We read to know we are not alone." We write to know the being of us.


「閱讀的藝術正在緩慢消逝中, 因為看書是很私密的活動, 一本書就像一面鏡子, 我們必須有足夠的內省能力, 才能在書中觀照自我。」


最近才學會的內省, 讓故事不再只是故事. 觀照自我衍生出一個極大的問題: 我是否是我?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傳說中今日會有的豪雨, 意外地在昨天傍晚下了. 配合著入夜的天色, 沒有閃電通知, 呼嘯被玻璃帷幕掩藏, 才跨出升降梯的眾人, 錯愕驚訝聲四起.

濃黑厚重的雲被昨日的雨水灑盡, 今日只留微雨, 間有微陰. 天是濛濛一片, 心尚晴.

微雨的日子讓人想起一張照片. 從咖啡館室內看出去的花都風景, 著風衣的情侶挽手而過. 室內似乎無人, 淡淡的冷清. 適合一杯卡布在手, 攪拌香頌風情. 於是你知道左岸咖啡的文案為何深得你心.



"雨天
適合閱讀眼淚
因為都是水
的詩意排列"
 


滴滴答答的雨最好下在安崗山下, 隨著莫札特在屋前瓦簷滴落. 青翠的攀藤沿著牆面游走, 葉子隨著每顆滾落的雨珠點頭. 廊下長椅還有你坐過的痕跡, 紅磚柱旁的留聲機漸漸停了旋律. 越過前院的小小茅舍, 聽不到孩子朗讀的聲音和笑語. 雨滴澆洗成排的咖啡樹, 書桌上躺著你送的指南針, 懷著滿滿相思, 編織一個個等你回來時要說的故事.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常覺得沒有Google, 人生不但無趣, 而且可能什麼事都不用做了.

他們最近常在首頁上玩這些小把戲, 讓我這個沒什麼創造力的user既為之一樂, 又佩服不已. 今天這個太有趣了, 做為一個"也算推理謎", 決定把它貼在這裡. 



一個人過世這麼久了還向他說生日快樂是太奇怪了, 就當成推理迷的敬意吧!

Happy Birthday, Sir Doyle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一本書,都曾經是某個人最要好的朋友.      --《風之影》


文思困頓,也許是還沉浸在書中的關係.既如此,就做些句摘和相關雜記吧.

*** 2006/05/11 ***

The Shadow of the Wind

看到別人說他自己的閱讀習慣是雜食性時, 常有一種想要呼喊 "我也是" 的欲望. 但是事後回想, 我是嗎? hehe, 好像不是ㄟ. 我還是 - 和飲食一樣 - 是個很偏食的讀者. 而且在眾人皆曰好之際, 有時反而還退後一步, 不肯太過接近. 有些書, 就這樣延宕下來. 幾次反悔找不到書 (例如: 天才雷普利, 又如流動的饗宴) 也沒真正改過這個惡習. 寧殺一百, 莫放其一, 以後可要牢牢記住.

所以很高興這次我畢竟搶在第一時間買了風之影, 倒不是完全因為它得獎或所受的推崇, 而是因為它是推理. (文字的探索追尋也是想要一個答案啊!) 希望可以在假日多讀一些 -- 書實在太厚, 太重了, 不能隨身攜帶. 幸好『閱讀日誌』本來就是每天一小章, 我應該可以在兩本書間跳來跳去.

閱讀口味真的需要再雜食一些.

*** 2006/05/13 ***

風之影句摘

故事其實還在開始處, 不過已經非常非常吸引人了. 依舊例不先去看所謂名人引介的部份, 但在隨手翻過時, 還是有一個句子飄入眼簾: 比之Da Vinci Code和Kite Runner, 薩豐的筆觸更是溫柔.

以目前讀到的部份, 我也有同樣的感覺 - 雖然其實我覺得Kite Runner的筆觸一樣溫柔, 而且更因殘酷的現實使筆調更相對顯得柔軟: 懷想, 救贖, 寬恕. 每次心有所感的小說讀完後, 我會呆呆得不知接下來要做什麼. 依然記得追過風箏後, 心緒停擺的時間也蠻久的.

幾個心有戚戚的段落, , 暫摘記在此:

投影片2.GIF 

「遺忘書之墓」-- 像是聖索菲亞大教堂的天穹, 卻是藏書無盡的圖書館. (而我, 怎能抵抗圖書館?)
投影片1.GIF 

讀到這段句子與回家前在公車上讀『閱讀日誌』的一段話幾乎一樣,巧合到也是讓人輕微顫慄,真實到無可代替。『閱讀日誌』裡,作者是這樣描述的:「Lector Virgo (閱讀初體驗)......這類不帶雜念的讀法,於現在可能不復可得:就算是讀第一次翻開的書頁,亦然。」


*** 2006/05/18 ***


前頭的摘錄, 都還在故事展開前. 文字迷離而幽朦如影, 薩豐描繪的巴塞隆納, 空氣中帶著氤氳氛圍 -- 即使是大雨都是水氣濛濛. 舊日的城市, 過往的榮光;城堡似的豪邸, 點點洩漏著古老的秘密和另一類的"紙醉金迷".

如果, 風有影......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時序入夏,雖然還沒到盛夏那樣暑氣蒸騰,但是天色清朗,純粹的藍取代幾日前的灰濛。街上開出一朵朵花傘,傘下多彩明亮有如天空的顏色,衣裳褪卻春日的的輕軟色澤;蔻丹在指尖腳前,步伐搖曳生姿。晨起趕赴公事的腳步終於不再帶著瞌睡沉滯。


這種時光容易過去,轉眼間就會人人揮汗如雨。下午柏油路上的煙氣飄起,遠望之下,車輛行人扭曲的影像有如沙漠海市蜃樓,不需兇案就會「人間蒸發」。想到以前經過的北部海岸,靠山的小鎮還留有舊式排門,窄窄的市街門戶相望。燠熱的下午沒有一絲風,商家的塑膠頂篷遮不了炙熱的陽光,使得每戶人家都像昏睡。車子經過時像是踏入一個停格的畫面,車上人連談話聲都停止了,深怕驚擾已經停止的風。幾隻老狗貼地趴著,靜靜的山城小村有某種太初的混沌。


總會想起如教父或描寫同一時代紐約義大利移民區的電影,在想像的影片中去除Sonny(Santino 'Sonny' Corleone)拳打腳踢揍人的畫面,對著腦海裡那些繞著噴水消防栓嬉鬧的小孩們兀自微笑。覺得好像那水也流過自己腳下 – 地下水的沁涼是無可比擬的,或許只有童年阿嬤舊家院落前的小溪還可以吧。可是通常鄰家的水牛會浸在溪裡,我也只敢坐在板橋上把腳放進溪裡踩踏,直到家裡人喊吃點心囉才起來。其實那些點心我全都不愛,但是冰冰涼涼的捧在手上很舒服。仙草、愛玉、涼粉條、米苔目……這些夏日甜品的名字, 對我來說就等同於在溽暑中解渴。


不知道什麼時候愛上京都?是因為在台北看了太多日式房舍的關係嗎? 還是看多了山村美紗的小說? 京都由於也是盆地之故,夏季時其實也是燠熱難當。可是在我心裡想像的京都卻總也能消暑。從室內陰暗的榻榻米望出去, 簷前有風鈴叮叮;室外木板長廊適合赤足走過;院中地上有枝枒稀疏的日影,知了共鳴、沙沙響著讓人眼皮沉重的調子。再過去一點當是河上波光瀲影,木橋上留著剛從溪裡捉魚蟹走過的、半濕半乾的腳印。山是嵐山, 橋是渡月。


懷想著總有一天,一定要在鴨川邊過七夕。穿yukada、踩夾腳木屐、拿一柄小圓扇、還有商家門前紅巾榻上的一碗冰。傍晚時分的小巷中, 戶戶人家用木桶木杓潑水於街心, 矮籬邊的朝顏(牽牛花)雖然不復晨間綻放時的美麗,襯著水珠還是可以想見芳容。一直覺得「天階夜色涼如水」更屬於京都和鴨川(這樣的想法或許不算離譜,畢竟京都是仿古長安的格局建置)。希望古都夏日祭典繼續延續下去。


每逢夏季,總是準備著聽到颱風的消息。總是在大雨潑灑時一再聽Rod McKuen的La Mer,特別是風聲雨聲的那些段落,在他低語的詩章裡想像著外海的波濤起伏。季節還未更替, 「夏日遠逸」的聯想總是在音樂中悄悄的流洩一地。昏昏的天色,呼嘯的風, 極力拍打落地窗的雨,整片窗子因而震顫,似乎就要隨風而去。陽台的盆栽彎低了頭,帶著股倔強和忍耐;看到不得不出門的行人勾著頭,抵著傘,在強風中奮力前進。


然後一刹時風靜雨停、落紅滿徑。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若說沒有天神召喚, 為什麼有這麼巧的事? 不到24小時內, 「撞見」Yeats的詩三次?


Sunday, May 07, 2006 20:11


今天在家看Must Love Dog . Christopher Plummer在片中飾演Diane Lane的爸爸. 應該是家族中的小孩受洗的餐會吧, 他在片中朗讀Yeats的詩, 哎聽起來韻律真美 -- 又契合故事.

我果真還是喜歡愛情小品, 小小的過場, 短短的幾句台詞, 搭配得宜的音樂, 竟讓人可以聯想起好多好多. 還記得我在拿出DVD時心裡還在想: 當初為什麼會買這個DVD呀? 只因為Winnie說Diane Lane的某句台詞讓她想到我嗎? (Related to JA, of course) 結果, 我還真過了個蠻有趣的下午. 不是怎麼了不得的片子, 只是April一直問: 妳到底在看什麼那麼好笑呀? 我也說不上來.


W.B. Yeats (1865–1939).

The Young Man’s Song


I WHISPERED, ‘I am too young,’
And then, ‘I am old enough’;
Wherefore I threw a penny
To find out if I might love.
‘Go and love, go and love, young man,
If the lady be young and fair,’
Ah, penny, brown penny, brown penny,
I am looped in the loops of her hair.


Oh, love is the crooked thing,
There is nobody wise enough
To find out all that is in it,
For he would be thinking of love
Till the stars had run away,
And the shadows eaten the moon.
Ah, penny, brown penny, brown penny,
One cannot begin it too soon.


Monday, May 08, 2006 09:35

Another Yests' Poem


在一個文章也是寫得很好的網誌裡的banner看到這首詩, 覺得好棒. Google的結果發現又是Yeats -- 最近和他真是有緣. 想到上次去誠品找詩時, 還故意跳過他哩, 結果冥冥中, 天神似乎一直在提醒我, 妳忘了另一個重要的人了.

或許我只可能消受得了短一點的詩吧. 這些句子不知該讓誰來朗讀才好. 自從看了Must Love Dog後, 我就一直想到朗讀這件事. 詩在讀出後, 那種感覺好奇妙, 說句子熨貼到心上有點太過, 可是回想起Christopher Plummer的嗓音 (有點年紀, 帶點看過世情的低語), 詩變得好美好美.

ps. 待我把詩句找到後才發現, 大概在兩三週前才在 致羞怯的情人 選譯中讀過, 這記性.....


A Drinking Song


WINE comes in at the mouth
And love comes in at the eye;
That’s all we shall know for truth
Before we grow old and die.
I lift the glass to my mouth,
I look at you, and I sigh.


就在寫了前二篇雜記後, 準備下班時竟又看到另一個直接以Yeats的詩名為Blog名稱的網誌. 我想一個著名的詩人, 詩作處處可見應該是正常不過的事. 但在這廣大的世間, 或說無遠弗屆的網海裡, 為什麼像是有一隻指引的手? 透過不經意的click, 把我帶到Yeats的「詩」邊. 為了未來可能的忘記, 還是為自己留點線索吧.

All things can tempt me

All things can tempt me from this craft of verse:
One time it was a woman's face, or worse...
The seeming needs of my fool-driven land;
Now nothing but comes readier to the hand
Than this accustomed toil. When I was young,
I had not given a penny for a song
Did not the poet sing it with such airs
That one believed he has a sword upstairs;
Yet would be now, could I but have my wish,
Colder and dumber and deafer than a fish.

W.B. Yeats

甚麼事都教我分心

甚麼事都教我分心不專於詩意:
從前為伊人的容顏,等而下之
就以為白痴治下的國家需要我;
現在再也沒有甚麼更須舉手之勞了
除了這嫻習的工作。年輕時
我從未認真注文聽完一首歌
除非吟唱者採取的曲調風格
力足以令人信他樓上有一把利劍;
而現在但願,若是能照我初衷,
比一尾魚更冷,更啞,更聾。

作者:葉慈 譯:楊牧



因為逸蝶的告知, 才曉得Roseman橋上那張紙條上所用的詩句, 原來也來自Yeats. 回家前Google許久不可得(只有moth一字, 資料太多了, 又不知道詩名). 回家後找到小說相關章節, 才看到句子. 也終於了解為什麼上次找不到: 只因上回用偷懶的方式, 以為既是詩,應該會出現在現段落中間, 隔著空白; 結果不是, 只是被形容在文句中. Anyway. 找到了.

ps. 今天小小尋找過程中, 不可思議的是, link到詩句幾乎只算一個, 其他所有皆是The Bridge of Madison County的引文 -- 想來大受吸引的人實在是很多啊!
pps. 文末最後兩句好像在那裡讀過哩. 所以, 親愛的Dr. Bailey, 不只是文學批評啦, 連讀詩都一樣囉!

************************************************************
Literary critics make natural detectives," says Maud Bailey.
     --from A. S. Byatt's Possession: A Romance
************************************************************


The Song Of Wandering Aengus

I went out to the hazel wood,
Because a fire was in my head,
And cut and peeled a hazel wand,
And hooked a berry to a thread;
And when white moths were on the wing,
And moth-like stars were flickering out,
I dropped the berry in a stream
And caught a little silver trout.
When I had laid it on the floor
I went to blow the fire aflame,
But something rustled on the floor,
And some one called me by my name:
It had become a glimmering girl
With apple blossom in her hair
Who called me by my name and ran
And faded through the brightening air.
Though I am old with wandering
Through hollow lads and hilly lands.
I will find out where she has gone,
And kiss her lips and take her hands;
And walk among long dappled grass,
And pluck till time and times are done
The silver apples of the moon,
The golden apples of the sun.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06 Sat 2006 17:49
  • 解謎



是個把歇後語都當成極短篇謎語的人,更別提宮燈上的燈謎了。我喜歡解謎,或者應該說,喜歡解謎的故事。至今仍為楊修解曹娥碑的故事(*1)佩服不已(我可能騎馬超過百里都解不出來!)。其實也不要求一定要自己解出來,只求故事有趣,能讓人欲罷不能的讀下去。說是偵探小說也行,說是推理小說,則涵蘊的更廣。不論是那種型態:古典(本格)、密室、歷史、冷硬、警察...甚至繁衍而來的間諜類,言之成理的通通愛。


有推理小說論者認為,古典派的小說如數學,設定題目後再敷以人物情節,只要邏輯轉合有理,人人會寫。對某一些類型或許如此,但編出一個精緻無比的「珍瓏」,配上毫無血肉感情的人物,和為使題目益顯困難的堆砌情節,味同嚼蠟,何來趣味?我總是跳過密室案件(真的是密閉房間內的那種, 不是變形的那種),或松本清張那類完全以火車時刻之準確來舖陳一個謎之類的故事 – 帶你繞了一大圈,哦,原來如此!心裡暗駡:能不能給故事加點油滋潤一下啊?即使是古典推理,也不要完全死守著范達因(S.S. Van Dine)「推理小說的二十條守則」不放啊!我不想和書中偵探比拼誰注意的細節多,誰的邏輯推論高明,我不需「…讀者擁有和偵探平等的機會解謎,所有線索都必須交待清楚」(*2),只要給我一個精彩的故事!


這個故事可以是現代人寫古早事,最好還活靈活現的像煞有其事:比如說【玫瑰的名字】或【但丁俱樂部】;也可以是現代人探查古早事,在沒有現場、沒有血跡指紋、甚至受害者或加害者都己不在人世的情形下,憑空思索:比如說【時間的女兒】或【啤酒謀殺案】;也或許是出現在社會版新聞中的一小截片段消息,卻在追查後引出一大截駭人或動人的內幕:比如說【冰屋】…只要說故事,不要談大道理。從故事中知道點別的東西是好的:比如說單麥威士忌或法醫學,但把不太適合在故事中出現的評論長篇累牘的塞到偵探口中, 真的使故事變得無趣。像讀【三口棺材】,覺得無聊到到希望它快快結束,偏偏神探還要來一段何謂密室的演講,哎....


無論那一個派別的推理小說,除了看「小說家是否創造出一位造型獨特引人的神探,小說中是否提出足夠困難而新鮮的謎題」(*3)外,偵探本身的性格職業也變成一種愛好:他們膚色有黑有白有黃、性別有男有女、職業有醫生律師警察,還加上不事生產的,或是以私探為職業的,也可能是不小心一頭撞進去而解開謎團的;世間種種加上人間百態;偵探在解謎過程中或許無動於衷,或許深陷其中;謎底揭曉後又常非「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有時情節的跌宕起伏,角色的衝突掙扎,甚至讓人忘了解謎的任務,一逕隨著作者的文字起舞,到公佈答案的那一刻還覺意猶未盡。於是闔上這本書,急忙找下一個故事接續,在謎的旋渦裡身不由己地載浮載沉。


有時想想我喜歡CSI和Without a Trace(失蹤現場)也是相同的想法。案情一樣在開始迷離不清,一樣需要邏輯性的推理及採證,故事一樣困難多變而迷人。偵探只是從一個變成好幾個、用的工具不再只有「小小的灰色腦細胞」,而是整個實驗室、查到的結果都有實物佐證(福爾摩斯一定喜歡這個),科學工具的引用並未讓故事跟著冷冰冰,有時反而有血有肉到讓人覺得這社會實在病得不輕。Without a Trace處在尋人黃金48小時的時間壓力下,動用了FBI行為科學研究和個性側寫,每件案子都在解讀人的行為、人的性格弱點、心理的轉折與變異,是我從「沉默的羔羊」以來就很喜愛的辦案模式。在看似平靜無波、日日如常的每天生活中,背後竟然千瘡百孔。追根究底一個字:人。


謎題和謎底之間,總是有無限可能。



Note:
*1: 曹娥碑後「黃絹幼婦,外孫齏臼」八字讚語之謎
*2: 「推理小說的二十條守則」第一條
*3: 引自『謀殺專門店』的店長詹宏志先生語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