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羅旺斯駕駛術(Conduite à la Provençale

 

普羅旺斯車和每年夏天從巴黎、德國、英國南下的光鮮流線型轎車大不相同,本地的車子──應該說是很多的本地車──遍體鱗傷:側視鏡龜裂(這就好像拳擊手往 往有一對被打得變形的菜花耳)、保險槓凹凸不平、後車燈破碎、車首車尾儘是刮痕、輪軸蓋不見了、排氣管三不五時懸蕩於外,凡此種種,都是在狹窄的道路、擁 擠的停車場這兩處戰場立下彪炳戰功的傷痕。奉勸來訪的汽車駕駛人,碰到那些看來身經百戰的汽車,最好閃遠點,你可不能小看了它們。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再強調一次(英文老師常愛這樣說),非常謝謝你的七件禮物。我喜歡把它們想成是從加州寄來的大包裹-錶是爸爸送的;毯子是媽媽送的;熱水瓶祖母送的,她怕我著涼了;稿紙是弟弟買的;姊姊送我一雙絲襪;姑姑送我一本詩集;舅舅送我一本字典,他本來要送我一盒巧克力,可是我說我喜歡字典。

 

把你想成一家人,你不反對吧?

 

Page 25, 王文綺譯(Jean Webster著), 長腿叔叔 (Dear Daddy Long Legs)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主教後退。他的影子搖搖擺擺,最後停住。雖然他站著不動,後面那道牆還是把他呼吸的動作都記錄下來。他的頭傾斜。他在亮光中看著自己的手,手裡空無一物。他張開手指,火光照亮他的大手。他把手平放在桌上。手不見了,消失在錦鍛中。主教回去坐下。他低著頭,一半的臉沒入黑暗。

 

克倫威爾把過去的自己裝在現在的身體當中(過去的他不只是湯瑪斯,也有人叫他湯摩斯、湯瑪索、湯楣斯……),接著他又回到過去。他的影子孤單地靠在牆上,不知主人是否歡迎他。哪一個湯瑪斯看到拳頭揮過來?記憶來襲的時候,他羞怯、閃躲、逃跑,或者把拳頭舉起,然後用力揮過去,即使要用意志攔阻,也沒辦法。如果手裡握著一把刀呢?謀殺就是這樣發生的。

 

Page 62, Hilary Mantel, 狼廳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生選擇什麼就必須承受什麼、得到什麼就會失去什麼,這道理到了這樣的年紀幾乎已沒有什麼疑惑的餘地,只是在日復一日-如川劇「變臉」般隨著工作或行程不停變換的角色扮演中,「自己」這個角色反而少有上戲的機會,除了午夜場;而在幾乎無聲也無觀眾的演出過程裡,和「自己」對戲的另一個唯一的角色就叫「回憶」。

 

Page 2, 吳念真, 這些人,那些事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聖誕歡愉 平安喜樂

 

不是很節日味的聖誕節前夕 (倒是有很濃的末日味 XD), 照例冬日的照片一張.

今年很多時間花在instagram和pinterest兩個平台上, 圖片既然那麼多,

深深覺得真是「勝過千言萬語」.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