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來的文章.

 

說實話, 我沒讀過候文詠的書. 不過, 他畢竟是位很受歡迎的作家. 轉貼來源的blogger標題下的好: 對社會有影響力的人,就應該這樣運用自己的影響力

 

※  以下全文轉載自侯文詠的臉書

==================================

 

不管說笑話或者是聽笑話,有個不成文的潛規則,那就是:弱勢的人可以對強勢的人譏諷。好比說:開滿腦腸肥的有錢人的玩笑、開有權有勢的政客、興訟賺錢的律師、不知民間疾苦的貴婦……總是受歡迎的。

 

但反過來就不行了。好比說,開少數民族的玩笑、開弱勢團體的笑話、開窮人、殘疾人士……的玩笑,那就不行。

 

爲什麽會這樣呢?我也不知道。似乎人類內在的天性,有種追求公平的本能,因此,這樣的潛規則變成一種對現實的補償。似乎沒聽過什麽抱怨。

 

回到譏諷、抗爭這件事,我覺得遊戲規則和笑話也是一樣的。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童年時代,住家是日本式庭園建築,其中廚房的範圍可是相當的大,包括廚房、餐廳和兩間柴火間,小的那間終年堆滿了柴火、煤球等物品,另一間則用來養雞鴨什麼的。而廚房餐廳和正屋之間是獨立的房舍,以一條加蓋的走廊連結,記憶中走廊上常年掛著火腿、香腸、臘肉等食品。此外院子裡的魚池裡養了不少黑灰色的鯉魚,不過從不曾聽過把魚抓來吃,也許是怕鯉魚的土味吧。

 

我們住在日式的房舍時期,是母親最常宴客的一段時間,最早的記憶是庭院裡升起爐火,表示又有大型的宴會了。那時即使是原有的超大的廚房也不夠用,必須臨時在院子裡架上幾座炭爐,以備燉煮之需。國宴和家宴的菜單當然不同,四十年前,鮑魚、魚翅就已是母親國宴的菜色之一,但那都不屬於母親的拿手,只是因為名貴而應景。除此之外,比較稀有的菜色還有紅燒甲魚、清燉河鰻、紅燴海參、蜜汁火腿、油爆田雞等等。不過在這麼多嚇人的名菜之中,歷中最悠久的招牌菜卻是名稱並不特別的紅燒牛肉。

 

Page 84/85, 王宣一, 國宴與家宴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橋景與川景】

我去京都,為了小橋流水。巴黎的塞納河很美,但那是西洋的石垣工整之美;東方的、比較嬌羞的河,或許當是小 河,如祇園北緣的白川,及川上佇立的鶴,與那最受人青睞的「巽橋」,及橋上偶經的藝妓,並同那沿著川邊一家又一家觥籌交錯、飲宴不休的明滅燈火店家。夜晚 的白川,是祇園的最璀璨明珠,稱得上古典京都酣醉人生的寫實版本。又白川稍上游處,與三通交會,是「白川橋」,立橋北望,深秋時,一株曲柿子樹斜斜掛在水 上,葉子落盡,僅留著一顆顆紅橙橙柿子,即在水清如鏡的川面上亦見倒影,水畔人家共擁此景,是何等樣的生活!家中子弟出門在外,久久通一信,問起的或許還 是這棵柿子樹吧。另外的小橋流水,如鴨川西側的高瀨川,只是近日旁邊太過熱鬧。或如上賀茂神社附近的明神川,及川邊的社家。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他想到她,便訝異自己居然捨棄了這個女孩與她的小提琴。現在,他當然覺得當年她那抹殺自我的提議,根本無關緊要。她要的只是他的愛,要他保證他們還有長長的一生等在前頭,不必操之過急。愛與耐心,要是當時他兩者皆有就好了,憑藉它們,他與佛羅倫絲一定可以度過難關。想像中的小孩有機會誕生,帶著頭箍的年輕女孩會成為他最愛的伴侶。他當時不採取行動,人生就因此大轉彎。在卻西爾海灘上,他可以呼喚她的名,他可以追上前去。但是當時他不知道也不在乎她轉身逃離時,內心沮喪,自知即將失去愛德華,她從未像那刻如此愛他,如此絕望,只要他一絲聲音就能成為她的救贖,她就可以轉過身。但是他在夏日薄暮中冷冷站著,沉默不語,自以為是,看著她沿海岸疾行,辛苦跋涉的腳步聲逐漸被細碎拍擊海岸的浪花聲淹,直到她變成一個遙遠模糊的針點,襯映著黯淡月光下閃亮發光、平直無際的卵石道。

 

 

Page 189, 伊恩麥克尤恩, 卻西爾海灘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那時我正在廚房切菜,聽到大門外傳來人聲──女人的聲音,輕快如明亮的銅管樂器,以及男人的聲音,低沉如我手下的木頭桌子。那是某種在我們屋子裡不曾聽聞的聲音。我在他們的聲音中聽見奢華的地毯、書本、珍珠與毛皮。

 

Page12,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